学习

开学到现在,我发现自己学了不少东西。

高级物理实验那个脉冲核磁共振实验被我弄了好几个下午,也弄出了自旋回波信号了。在弄这个回波的过程中,我基本掌握了示波器的使用。其实大一就学过示波器,但现在才真正会用,虽然有些惭愧,也算看到自己的成长了。也正是因为调脉冲核磁共振过程中掌握的示波器使用,在电路实验时,就可以不用麻烦老师了,我可以自己正确使用示波器。原来,投入时间与精力去学习是不会亏的。看样子别人发了两个下午做脉冲共振,也跟我一样交报告,而我却发了好几倍的时间去做,似乎我很亏,效率也很低。但是,我学到了更多的东西,也进步了不小。

单片机的左老师跟我们讲,无论做什么事,都要把基本的东西弄懂,不然改天做事,调程序,连基本的东西都不懂,调上个四五天什么怎么也调不通,那时候就只有放弃咯,像这样子是不会有进步的,所以我还是踏踏实实地做事的好,不要好高骛远。

今天上午,师兄去测试楼做XPS,我跟去了。那个做测试的龚老师告诉了我很多东西。经过向师兄和老师问问题,我学到了很多东西,我想这是不可能靠自己一个上午去图书馆查资料学到的。

大三了,不能像在珠海那样整体抱着书本了。大学当然是学习的地方,但是,学习不单是课本,世事洞明皆学问嘛。

2008/10/17, Fri

我什么也干不了可以生气

我是读微电子的,同学说毕业的师兄们说,公司对我们中大的微电子的大学生不太满意,因为我们动手能力不强,还比不过华工的同学。

也有评价现在的教育制度有弊端的,说培养了一群什么也干不了的“大学生”。这个暑假我也有一段可以算的上是实习的经历,也发觉自己的确不会干事。

似乎我们这些大学生很废的样子。不会动手,接着被评为什么也不会干,再接着失业了……好像的确很窝囊的样子。

不过我还是不那么悲观的。

就如一个英语专业的大学生去到外贸公司,不经意的一次公司来了个讲法语的合作伙伴,公司就想,你不是大学生吗?不是学外语的吗?刚好,来了个外国朋友,你去当翻译。只可惜该大学生没有学过法语……那么老板会认为这个大学生很废吗?会觉得学校的教育制度很有弊端吗?难道他竟然认为一个学外语的大学生就要掌握所有的外语?我要说的是,“术业有专攻”,大学生也是有分专业的,即使是同一个专业也会有“闻道有先后”的区别吧。何必把大学生看成多么了不得而过分要求他们呢?

普遍(?)认为中大的微电子学生动手能力比不过华工的同学,我看这是“闻道有先后”的问题。而大学生有很多东西不懂,很多工作不懂如何做,这可以看成是“术业有专攻”。根本就不是借口,这是我所认识的事实。

试想一下,现在学习的微积分我们是如何学明白的?是以从小学、初中、高中一直以来循序渐进训练的数学能力为基础的。同理,动手能力,你想一下子就从一个“文弱书生”变成一个“精通十八般兵器的武林高手”吗?不用想也知道不可能啦。我们这些从珠海那个世外桃源算着数学、物理过来的学生,也当然不可能进到实验室就如鱼得水了。实话说,从书本进到实验室,就是“投笔从戎”般让你觉得自己很废。再加上大三要学习的什么固体物理、半导体物理牢牢地把你套在书本里,根本不可能让你去练就“庖丁解牛”的本领。

的确,学的东西是“书本”的,而工作面对的是“现实”的,可以说完全是两码事,那么我们学习那些70 年代课本的价值在哪里呢?很可笑的一个问题,你小学学加减乘除的时候咋不问那些几千年以前的东西为什么现在还要学呢?你现在用微积分会认为以前学的加减乘除没用吗?同样的道理,也许你现在用的是奔4,学的却是8086,所以你觉得课程安排很不合理。我看你是自不量力,你以为直接学奔4 自然也就懂8086 了,这简直就是直接学微积分然后自然就懂加减乘除了,你以为自己是天才呀。同样,你以为自己是谁,直接去工作,需要什么学什么,然后就为了用一个知识而自然掌握一系列的技能,真是无聊。真是想一口吃成胖子?

不过也有牛人,什么也不学,不学高数,不学物理,同样可以做所谓的技术活,也的确是要用什么就学什么。流水线上的技术活不就是这些牛人同志干的咯,对他们来讲,大学的所谓素质教育的确没多大意义。

至于大学生的优势在哪里,那些做理论而不会动手做事的大学生有何用,也是个大问题了。

什么是有用?借用庄子里的一个寓言,长出的大葫芦因为皮薄装不了东西而被认为无用,庄子却可以把他们捆绑在一起作为船只浮游于江海。一个大学生自卑地认为自己什么也干不了,那么接下来要做得不是把自己废了,也不是跟着别人屁股后面跑腿,别人干什么自己也跟着干,而是要找到适合自己东西,那么同样也可以“浮游于江海”。

该发泄的也就这些了。

2008/8/21, Thu

生完气以后就得做事

今天下午去实验室调脉冲核磁共振,一个下午过去后,还是没有什么实际性的进展。

这个下午其实是中山医的同学在做实验,也是我星期二那次一样的情况,调了一个多小时就调不下去了(后来老师示范),就开始聊起天来。其中一个同学知道我是微电子的,高级物理实验是选修,就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奇怪地问:“你为什么要选修这种课呀?!”

我们专业也有好些同学没有选这门课,理由很简单,就是太花时间了,要写预习报告、实验报告,做实验又得一个下午,简直是要命。甚至有同学说打死也不选实验课。我倒是毫不犹疑地选了这门课,理由也很简单,就是锻炼一下动手能力。

我知道自己动手能力差,也为此生气过,但生气归生气,事情还得做。

想起小时候,开始时候极其不想上学,觉得坐在那里闷,不如自由自在地玩泥巴。刚开始练习写汉字,是写自己的名字,我的名字本来已经很少笔画了,结果看到有个名叫“叶才见”人,竟然羡慕起人家来,仅仅因为他的名字笔画少,可以少写字。现在想起来,真是觉得可笑。尽管当初千万个不情愿,结果还是傻头傻脑地学起来了,也就一直混到现在。试想一下,如果当初为了玩泥巴错过了学习,那真是不太妙呀,现在认真看看,自己笔下划出的本人的名字比“叶才见”这三个字好看多了,若是当初练习写的是“叶才见”这三个字,也真是不值。现在情况也一样,虽然说实验很耗时,特别是对我这种动手能力不咋样的同学来说,那更是吃力不讨好的事。不过比较起“泥巴”与“学问”来说,我如果选择“学问”的话,那现在我就应该“实验”而不是“回避”,如果真正重要的是会写自己的名字而不是别的简单的符号,那么现在我就该选择可以提高动手能力的实验而不是继续以往的“纸上谈兵”。当我还小的时候,不懂事,被强迫去做了一些现在看来值得的事,现在我有自由选择的可能了,我可不要选择日后看起来会后悔的事呀。

一个老师曾经告诫过我,大学喜欢干什么就玩什么好了,只是注意,要做一些不可替代性的事。我问什么是不可替代性的事,他没回答,只是说,比如网络游戏一类的,大可以后再玩,没必要用大学学习的时间去玩。

对我来说,动手能力还是极其重要的,也认为这是可以通过做物理实验得到提高,也是在图书馆学不到,所以我还是选修实验为妙。不然就要因为用了不该用的时间去玩“泥巴”而成为不该成为的“文盲”了。

2008/8/18, Mon

写QQ空间的理由

偶尔会整理一下QQ 空间,也会想一下我写QQ 空间的原因是什么?

突然发现,我写东西是不知道被谁看的,我是在没有对象的情况下写东西的。

这与写日记是不同的感觉。写日记,是与自己对话,自己就是对象,写什么都没关系,反正自己会明白、会容忍的。而写空间呢?没有对象,不可能有对象,任何设想的对象都可能是你的一相情愿而已,这也是我最容易犯的错误之一。

这时候我懂一点点知音难寻的感觉了。以前我一直都认为,知音不那么重要,反正我自己都不了解自己,更不可能期待有人更懂我,而且我也习惯了一个人的日子,也没什么需要找人倾诉的,反正我有要说的东西就写日记好了。既没有可能,也没有必要,所以就对“高山流水”没多大的感觉了。现在才发现,原来自己已经到了不知该找谁说话的地步了,写东西也不知到读者是谁。连设想也没有对象了。

偶尔想想,的确很可悲呀。

想不明白自己写空间是为了什么,但是,空间肯定是会偶尔被看的,那么换一个角度考虑,别人看空间的目的是什么?我不会去调研的,所以就考虑自己看别人的空间是为了什么?

我会偶然去看别人的空间,会看上一个多小时,看很多人的空间,留下不少的垃圾,偶尔会带走一些有趣的作品。那时候我多半是无聊透顶,没心思看书,又没有电影看,就别人的空间消磨一下时间,有时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也不定的,我就是抱着这种无所事事的心态去看别人的空间的。

那么对比一下,也许比人看我的空间就是因为偶尔的无所事事,消磨时间来着。这也就是我写空间的意义了,给需要消磨时间的人消磨时间。我不知道这个目的是否能达到,更不知道是否自己又是一相情愿。

知道自己没什么文学修养,写不出清爽的文字,所以,看来也是无法达到消磨时间的目的的啦。我看浪费时间倒是可以的。

到底我写空间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其实没有目的,就是自己无聊,有不忍心在那里无所事事,就制造些垃圾。看看上面的这些东西就知道了,垃圾。除非你是捡垃圾的专家,否则别想从这个垃圾池里收获什么。

垃圾,有待处理。

2008/7/23, W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