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感言—自我的觉醒

毕业了,四年的大学生活给了我很多很多。好多的人好多的事历历在目,让我一次又一次地为之动容,此刻我最想说的是,我很愿意是自己,不为别的,仅仅是很高兴做自己,没什么可以炫耀的,但依然很骄傲。

实话说,一直到现在,我依旧时常迷茫,只是不再像刚入学那样子无助了。很简单的思维对比,以前我迷茫,会找书看,看过来人给了我这个后来人什么建议,现在我迷茫,会静下心来思考,从自身的经历,用训练出来的思维能力分析问题,寻找答案。同样的,关于大学,我也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答案。也许还不算晚,悟以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嘛。

大学是自我觉醒的过程,该去成就自我,完成自我认可。我也的确是这么去做的,从刚入学的迷茫,念《读大学,究竟读什么》,到贯穿于整个大学的勤奋学习,一直到现在的很愿意是自己,就是这么一个自我觉醒的过程。我知道自己想要成为怎样的人,也努力去按着这么一个标准训练自己,虽然有诸多不尽人意,但我还是很乐意做自己。

我不可能是别人。在我遇到挫折的时候,也曾设想过,若是自己是某某某,面对这么一个问题,也就不会那么尴尬为难了……甚至会幻想若是自己成为所谓江湖的所谓武林高手,成为英雄,那该多酷呀。现在我不这么想了,若是我不能在自己此刻所处的环境中成为佼佼者,那么在那么一个江湖时代,我也同样不可能成为武侠,最有可能的是,我成为了店小二,不是侠客,而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我也曾为自己过去的错误抉择无限悔恨过,幻想着若是当日是另一番抉择,今时今日又该是多么美好呀。现在我明白了,若我还是自己,那么即使让过去再来一遍,我还是会做同样的抉择,因为,我就是我自己呀,以当时的水平,做出那样的抉择是必然的。想想,我是多么可笑,竟然会想以现在的认识水平来强求自己的过去,打个夸张的比方,我竟然要求自己还是不认字的三岁小孩时就像现在一般去看古文诗词,要求自己还不会数数的时候就去玩微积分。

因此,对自己,对过去,我不能做任何假设。我只能对自己的未来,做一点点努力。

偶尔会想,我为什么会羡慕别人呢?不就是因为别人拥有了我梦寐以求的东西吗?我真的很羡慕天才,因为他们过人的才智,特别是当他们将年轻与才华结合的时候,那是如此美妙。我又很羡慕特种兵,总能在最危急的时刻将最棘手的问题迎刃而解。这些东西,我发现,自己是根本不可能去拥有的,也就没有必要羡慕或嫉妒,好好欣赏就可以了。

还有一些东西,我尝试着去拥有,发现别人已经拥有了,也会让我很羡慕。比如,我就很喜欢那些可以专注于学问,能在任何时候都静下心来做学问的人。我也很喜欢轻舞飞扬写的那段话,“我轻轻地舞着,在拥挤的人群之中,你投射过来异样的眼神,诧异也好,欣赏也罢,并不曾使我的舞步凌乱,因为令我飞扬的,不是你注视的目光,而是我年轻的心”。我就喜欢这样一种专注而心无旁骛的状态。这些东西,既然我喜欢,那么就去拥有呀。

我也真的是这样子去做的,我喜欢,就去追求,认为不适合,就放手。

我喜欢有学问的人,喜欢听他们讲话,于是我参加各式讲座。从军训期间的“环球雅思写作公开课(吴建业,060925,D201)”第一讲座开始,到最近一次“Manipulation and Application of Nanostructure Materials(Prof. Li Sun, 100622,激光所114)”报告,期间我听过包括文理的各式专题讲座。包括了郑强的“中国教育的思考——大学生的人文素质与科学精神”,覃彪喜的“读大学,究竟读什么”,张海鸥的“用文学的方式解读苏轼”,Gerardus t. Hooft 的“基本粒子物理中的黑洞”。记得很有趣的一次是,我冲着古南永这个人而去听那讲座,而不是冲着他的讲题“睡眼,梦,释梦”,当时场面真的很热闹,是一家口香糖公司赞助的,那个赞助商在台上扯淡的时候,我们很不以为然,我还听到旁边有人低声说,“又不是冲着你来的,我们是冲着古南永来的”呵呵,真是有趣。还有覃彪喜那次,我没有去做家教,等着听他的演讲。

在我看来,能上台演讲的,都是在某一个课题上,有相当见识的人,能听他们讲东西,就可以在一两个小时之类,对某一个专题,有一个大概的了解,这可是我花上十倍时间去念书也无法取得的效果呀。

这些有学问的人,的确让我很羡慕,羡慕他们的过人见识。既然我喜欢,那么我就去追求呀,所以我从刚入学那会起,就不仅听各式讲座,也念各类杂书。孔子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人家苏老泉,二十七,始发愤,读书籍,我虽然不敢与这些大家比较,但是心向往之呀,见贤思齐嘛,呵呵。

其实呢,我也不用羡慕,人家做了多久学问了?而我呢,本来人就笨,当然不可能在这个年纪有什么过人见识啦。当然,我也不用悲观,人家孔子还说,后生可畏,焉知来者之不如今也。

我的基本意思就是,我自己希望能做个有学问的人,所以我想办法去训练自己。包括听有学问的人的演讲,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嘛,我也去看杂七杂八的书籍,那大部分可都是人类文明的最精华部分呀。当然,尽信书不如无书,我也常常抱着质疑的态度看待他们。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更何况,世事洞明皆学问,质疑应该是做学问的基本态度吧。

而我不喜欢的东西,我也能有效放手的。我不喜欢微电子,就不玩了,跑去学物理了。我不学微电子的专业课,反倒是到学院去申请选修材料物理实验,生物物理等一些我本不该学的课程。

大四的时候,我又喜欢上了骑车,既然喜欢,那就骑呗。一个暑假的兼职工钱买了架ATX670,从骑大学城的14 公里到骑佛山的30 公里,从海南岛的东线500公里到6 月23 号120 公里风雨兼程的珠海骑行,真的可以说玩得很疯。

我不知道自己离“静如处子动如脱兔”的性格还有多远,但我一直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至少我一直在努力,反正地球是圆的,应该是会到达目的地的。

总的来说,大学四年,我按着自己的想法在训练自己。也许是我后知后觉,到现在才意识到自我的觉醒,又或是我自以为是,自以为自己觉醒了。不管怎样,我还是很乐意是我自己。也许几年之后,回过头来看自己今天的感言,就如我现在看初高中的感言一般,会笑自己的如此幼稚,但那又有什么所谓呢?当回过头来,能意识到自己的幼稚,就意味着自己成长了。

现在虽然不会为自己能背乘法口诀而高兴了,但是,小学时候,我真的很高兴自己能背那些东西的。同样的,当某一天我真的社会化到了对此刻自己兴奋的事不再有感觉了,我也不会觉得此刻是在浪费表情。

我的本科生活算是结束了,而真正的征途才刚刚开始。

最后,附上我很喜欢的两段文字:

《热爱生命》 汪国真

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

既然选择了远方

便只顾风雨兼程

我不去想能否赢得爱情

既然钟情于玫瑰

就勇敢地吐露真诚

我不去想身后会不会袭来寒风冷雨

既然目标是地平线

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

我不去想未来是平坦还是泥泞

只要热爱生命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损身无悔》

拼死着匿身半道的危险

水汽蒸腾

放出浑身的热量

自甘凝冻

成锦成霞

只为一方灿烂的天空

禁不住内心的鼓动

破土出笼

爆发出通体的活力

直逼灵空

成木成林

只为成就一片葱茏

无止息蹒跚的脚步

欲致千里

嘶哑而幼稚的垂吟

求啸峰巅

2010/6/26, Sat

摆脱无知而不自知

近来迷恋哲学,特别对尼采情有独自。

首先接触的是他的Also Sprach Zarathustra,可惜他的原著是德文,看不了。中文有多个译本,《苏鲁支语录》或《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看着不爽,于是找英文版来看看。有Thus Spoke Zarathustra 和Thus Spake Zarathustra 两种译名,我在网上能找到的最早译本版本是1923 年的,下面就是首两页截图:

到图书馆借了两本Thus Spoke Zarathustra,其中一本竟然是1978 年出版,最早的借阅记录是1984 年,在我来到这个世界之前,这本书就已经在构建某些人的精神世界了。

将此书捧在手心,翻动书页,有那么一瞬间,我心中涌上一股莫名的冲动,不禁为之动容,忘了书页的文字,思绪飘忽,体验到的是时光的流动。一本书,不知经过了多少读者之手,传到了我这,我之前的读者是否也有那么一种动容呢?忽然意识到, “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后来的读者,也该有同感的吧——我双手翻动的是历史,眼前流淌的是时光。

初中开始接触《红楼梦》的时候,很是搞不明白,为什么那些大家,都对“版本”学那么痴迷。甚至到了大二,当林滨老师(教我马哲)告诫我们要去读“一手”的马克思主义的时候,我还那么孩子气地大放厥词专门写帖子说“我不读一手的马克思主义”。哎呀,真是世事多变,如今我倒是比谁都痴迷于“原著”。

这种痴迷,不是毫无理由的。把该书上一句话的各版本炒出来,一比较,就知道高下了。

德文:

Du großes Gestirn! Was wäre dein Glück, wenn du nicht die hättest, welchen du leuchtest!

英文:

Thou great star! What would be thy happiness if thou hadst not those for whom thou shinest!

You great star, what would your happiness be had you not those for whom you shine?

Great star! What would your happiness be, if you had not those for whom you shine!

Oh great star! What would your happiness be if you did not have us to shine for?

中文:

伟大底星球!倘若不有为你所照耀之物,你的幸福何有?

啊,你,伟大的星球啊!假若你没有被你照耀的人们,你的幸福何在呢?

你伟大的天体啊!你如果没有你所照耀的人们,你有何幸福可言哩!(我看完的版本,这回知道我有多不爽了吧。幼稚,特别是那个“哩”,受不了)

以上只是凭兴趣收集的,没有过详细考证啦,也不知道德文是否就是尼采最初版的话,即使是这样,也可“窥一斑而见全豹”了。不看“原著”,根本就无法体会其中的乐趣呀,你看我,即使是读英文版,都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可想而知“原著”的魅力了。

我还有一个非读原著不可的理由——避免无知而不自知。

大二下学期,教马哲的林老师告诉我们尼采的精神三变,说精神从骆驼变为狮子,再由狮子变为婴儿,我当时自以为是地理解成了开始的负重前行,接着是骆驼经过了沙漠的锤炼,到达绿洲之后,终于会成长为如狮子一般,但是我一直无法理解怎么就从狮子变成了婴儿了?

寒假看刘墉《世说心语》的“超越”篇,他提到了《苏鲁支语录》中尼采所说的精神三变与王国维先生的人生三境是互相辉映的,还说他对此找了好些书来研究过,他把“狮子”阶段对应到王国维先生的“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去,还说年轻人就该如尼采所说的“狮子”一般去闯,等到有一天老了,缺少冲劲的时候,才该静下来,如婴儿一般,这时也会体会到王国维先生说的“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真正意识到“人生也不过如此”。到那时为止,我相信这所谓的“如狮子一般有闯劲”。等我最近看了《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后,才发现,我被骗了,什么“精神三变”与“人生三境”一一对应,扯淡。

尼采的三变是:负重——反叛——创造,他取“狮子”的自由,取“婴儿”对万物不加偏见的好奇及创造性。跟什么“闯劲”,“人生也不过如此”一点也扯不上,至于说王国维先生的人生三境,我倒是同意第二境界的“坚持”这种解释。要是我不看书,听了林老师之后自己望文生义,听了刘墉之后自以为“是”,那我可就真的见笑于大方之家了。

当然,即使是此刻,我又如何判断自己的理解是最接近尼采的本意呢?我只不过是相信自己的眼睛多于耳朵,相信自己思考多于别人的解释而已。

忽然间想起我一朋友说她为什么不喜欢百家讲坛,虽然她赞叹我所说的百家讲坛普及了“文化”。她的一个想法是,当我们不知道“经典”的时候,会不自觉抱着一种“敬畏”之心,“自知自己的无知”,但是听完百家讲坛的一家之言之后,就会自以自己已经知道所谓的“经典”到底说了些什么了,其实呀,那只是自以为是,自以为自己知道了“真理”,进而,陷入到了“无知而不自知”的困境之中。

打个比方,井底的小青蛙不知道井外世界的精彩而充满向往与好奇。但是,某一天,一只老青蛙告诉他,外面世界如何如何,于是,这只小青蛙就自以为自己知道外面世界是如何如何了,而对外面世界的精彩丧失好奇,对外面的凶险掉与轻心。要知道“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这只小青蛙,就像是象牙塔里面的大学生,“为赋新词强说愁”,对世界的精彩缺少了一种友好的兴趣而把悲观当成深刻,自以为成熟,又或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不知而无畏。

且不说,老青蛙自己是否经历过井外的精彩,就算你能确保信息来源的可靠性,你如何能保证自己不是“盲人摸象”呢?苏轼的《日喻》就讲的很好,“达者告之,虽有巧譬善导,亦无以过于盘与烛也”,若你是盲人,别人告诉你太阳如铜盘一般圆,你却理解成如铜盘一般会响,而把能发此声的大钟当成了太阳,别人告诉你太阳如蜡烛一般发出亮光,你却理解成如蜡烛一般是圆柱,而误把木棍当成太阳。这不是在闹笑话吗?能不见笑于大方之家吗?

处于“无知而不自知”的状态,很容易自以为是,常犯“五十步笑百步”的错误。

经过这些思考之后,你就会明白,果实越多,枝头越低。

你得读原著,才知道作者到底是如何阐述的,即使知道了原文,你依然无法确定自己的理解是否最符合作者的原意。于是,你常常处于一种“没把握”的谦逊状态,哈哈哈,只好崩溃去咯。慢慢就会明白,什么叫“真理使人自由”。

2010/5/23, Sun

老板都是工作狂

为了避免每天工作8 小时,我经常性地一天工作16 小时,为了避免早九晚五,我早五晚九。说的都是工作狂的行径吧。

有个故事,说是两个职员与老板共进午餐,途中阿拉丁灯神给他们三个没人一个愿望,两个职员抢着说,一个“要去巴哈马群岛,开快艇,与世隔绝”,另一个要“去夏威夷,躺在沙滩上,有私人女按摩师,免费续杯的冰镇果汁朗姆酒,还有一生中的最爱”。他们都实现愿望了,轮到老板许愿了,老板说“我要那两个蠢货午饭后马上回来工作!”当然,这个故事的寓意说是“永远让你的老板先开口”。不过,我们倒是可以从中看到工作狂的影子。

真正让我受到冲击的,不是这些不大相关的故事,而是我身边的工作狂。实验室课题组的几个老板,都是工作狂,整天与工作狂共事,我都崩溃了。

19 号答辩完了,21 号论文定稿上交了,昨天看了一天的电影,今天早上9 点才到实验室(以往我都会在8 点之前到),发现,我的老板陈老师,已经在办公室了,今天可是星期天呀。整个实验室,就他一个人,我无语,冲击太大了。

想想昨晚,我9 点就回宿舍了,刚出实验室大门,就碰到显材实验室的佘老师,打着伞,背个书包,穿着拖鞋,去他的实验室。我无语,当我“下班”回宿舍之时,他又开始工作了。更麻烦的是,我借着答辩完了需要放松,况且星期六是我一直的假期,所以“上班”其实我在看电影,哎呀。

再想想,课题组的何老师,邵老师,都是工作狂呀。星期六还会跑实验室上班的。

当然,我怎敢与这些大老板相提并论呢?

我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没日没夜地忙实验的事,看文献,设计实验,好是煎熬。当时,我的寄托就是睡觉,开玩笑说,睡眠是我的精神支柱,你不让我午睡,那不是把我的人生根基打没了吗?但是呢,现在,我不午睡了。

我一直把星期五晚上加星期六一整天当成我的铁定假期,这段时间,我爱干嘛干嘛,可以丝毫不理会实验的事,并且也做到了坦然面对这一整段时间的流逝而毫无愧色。但是,我要改。

“我本来人就笨,再不勤奋,就等着被淘汰吧。”这是我认识的一个极其优秀的女子说的。她白天上班,晚上回宿舍不上网不看电影,我就问她都干些什么,她说看书,我惊叹“那么勤奋”,她给了上述回答。

哎呀,我对自己宠得有点离谱。对一些可有可无的事情,花费了太多的时间,还自我安慰地说,不可以整天绷着同一根弦。我大二培养出来的,任何时候都可以坐下来静心看书的习惯,就这样子慢慢变得不再习惯了,一到星期六,就无所用心,不好。

2010/5/23, Sun

摆脱井底之蛙的困境

大学最后一个寒假,我毫无例外地抽了很大一段时间用于恶补平时欠下的阅读债,借此也想明白了好些东西。

第一件事,什么也不理,先看博弈论。自从大二我看了《美丽心灵》后就对纳什和博弈论产生了兴趣,但一直拖着没去看这类书,也一次一直没有弄明白电影中那段“美女架空”理论到底与“纳什均衡”有什么关系。趁着寒假时间,好好研究一番。虽然蜻蜓点水般,但也的确弄明白“囚徒困境”“纳什均衡”等一些基本概念。终于明白了,原来“美女架空”与“纳什均衡”没有直接的联系。

纳什是受到启发,得出“纳什均衡”的。简单说纳什均衡就是多方博弈过程中,每个博弈者都趋向于不改变目前的状态,因为一点单方改变,自己收益将减少。纳什均衡不见得是说博弈的最高收益,但却是最有可能发生的事件。用数学名词来说,他是一个极值稳定点,而非最值点。

纳什均衡讲的就是一个多赢局面,而《美丽心灵》中的“美女架空”启示就是博弈多方避免最求“最美”那个女生,从而避免了直接冲突,避免各方都得不到好处,为了追求各自的有效利益,他们转而最求其他女生,因此产生了多赢局面。纳什正是基于对这个“多赢”的理解得出了他的“纳什均衡”。

寒假与家人在一起,也免不了要与之博弈一番,取得“纳什均衡”。其中一个争议点就是,爸妈总想让我出去走走,而我总想呆着不动净看书。我自问,出去走走或是呆着看书,到底都是为了什么呀?得到的结论就是,为了摆脱井底之蛙的困境,这也可以说是到目前为止,我大部分活动的目的。

爸妈总说,要多出去走走,不然对外界一无所知,甚至连路都不认得。他们不就等于在说,你这井底之蛙,要跑到井外边去看看,知道一下外边的世界有多精彩。

我总说,很忙,还有很多书要看。我不就等于在说,我连井口这片天都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哪有时间去凑其他热闹呀。

那么我该如何处理这种矛盾呢。很简单呀,这根本就不用纳什均衡,直接跳出井底,到井口去看我那片“井口大的天空”好了。这也就是骑行,行万里路所代表的跳出井底,也是阅读,读万卷书所代表的专注于井口大小的那片小天空。

也许,做井底之蛙也没什么不好。不是说,“偃鼠饮河,不过满腹。鹪鹩巢林,不过一枝”吗?

井底对于青蛙不就已经够他满腹够他栖息了吗?但是,你知道青蛙是怎么死的嘛?被温水煮死的。青蛙在安逸的“水锅”里,波澜不惊,闲情逸致,不会觉得水温逐渐上升有什么危险,但是最后却会死在沸水中。并且你真的以为井底之蛙生活恬淡悠然吗?其实他惶惶不得终日呀,一个水桶落下,水花四溅,他能安逸过日子吗?就连一个小石头,都能让他的生活产生轰动。整天一惊一乍,这就是井底之蛙看似安逸的生活背后无可回避的悲剧。

为此要摆脱井底之蛙的困境,至少也要到池塘等大环境中去,要有江海之志呀。而真正有趣的生活,只能是大海一般的,大气磅礴。

远远望去,波澜不惊——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骤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深入其中,却是“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正如曹操所说“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也是他有名的英雄论说说的——夫英雄者,胸怀大志,腹有良谋,有包藏宇宙之机,吞吐天地之志者也。

这也会是大多数人都向往的生活吧。罗素把生命比成溪流涌入大海,俞敏洪也说,每个人有各自的生命曲线,但目标都该是大海,在这个过程中,不要像泥沙一样沉沦,最终以不见天日换取所谓的安逸,该像水一样,至柔至刚,涌入大海。尼采的比喻就更精彩了,人生是无数污浊小流,要想涵纳百川而不失洁净,就只能成为大海。

阅读正是我找到的一条摆脱井底之蛙困境的捷径。

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什么是小流?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渠清如许,这就是小流。

世事洞明皆学问,这就是源头活水——学问。

《美丽心灵》对我的吸引,正是源于纳什那波澜壮阔的人生。入乎其内,故有生气,出乎其外,故有高致。

2010/3/16, T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