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要把自己认为是对的事讲出来,甚至不惜与人吵得不可开交

因为我知道我是对的。

我没资格对别人的所作所为指手画脚,也无权干涉别人的思想自由,我也不会笨到要去说服一个喜欢红色讨厌蓝色的人,让他去喜欢蓝色。但是,当我们不可避免要进行交流的时候,当他说,相对于和平,他更喜欢战争的时候,我会直言不讳,告诉他,我更喜欢和平,并竭尽所能去说服他,让他改变之前喜欢战争的想法。因为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不涉及对错,而类似于战争、正义之类的事,涉及对错,我相信我是对的,我要直言不讳说出自己认为是对的事,即使这样会造成彼此的不愉快。(我相信这种不愉快只是暂时的,不仅不会伤害彼此。)

对于这类涉及对错的事,我要为之辩论。至于什么事涉及对错,我也很糊涂的。

我只是想,若是多一个能正确思考的人,多一个抱有正确想法的人,这个社会会更加美好一点。我为之辩论的观点,恰恰就是我相信是正确的想法。并且,我很莫名其妙地相信,若是有多一个人也这么看问题,这个社会会更美好一点。下一代的小孩子能活在一个我认为更加美好一点的社会里,我总觉得这值得我为之努力。

假设我是错的,在辩论过程中,我会被说服,那么,这个社会也会会因为少一个像我之前一样抱有错误想法的人而变得更加美好一点。被别人说服,我也会不高兴,但是我很庆幸纠正了自己以往错误的观点,这个社会因此而多了一个抱有正确想法的人,挺好的。

若是你抱着这样一个想法:我有自己的想法,只是我不说出来而已,并且我按自己的想法也过得很开心,何必要受别人想法的影响呢?我也不想去影响别人。

我只能说:酷。

我尽量避免与你交流吧,免得造成“彼此的不快”。若是竟然无法避免,我们交谈起来了,我还是忍不住冒着冒犯你的危险,要指出,你这个想法无论涉不涉及对错,我还是相信,多一个能把思想打开的人,能通过交流接收新思想的人,能把自己相信是对的想法分享与他人的人,这个社会会更加美好一点。

我一直就觉得,好为人师其实是一种挺傻,也挺讨人厌的恶习。所以我辩论的出发点也不是教育谁,只是基于一个很没道理的想法:若是多一个能正确思考,多以一个抱有正确想法的人,这个社会会更加美好一点。

我甚至糊涂到不知道什么是正确的,只是傻傻的以为我是居于理性的思考得出自己认为是对的东西。

我不知道什么叫“社会会更加美好一点”,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喜欢“更加美好一点”的社会。

我莫名其妙的相信自己是对的,我是说,我相信自己这么考虑问题是对的,也许思考得到的想法有问题,除非有人愿意指正,不然我很遗憾,这个社会会多一个抱有我这样错误想法的人而让诸位看官厌烦了。就如多了一只整天嗡嗡叫的苍蝇一样烦人,你总得想法子消灭它的。

2011/11/9, Wed

方程写错了,再怎么解都是错的

上午考凝聚态导论,考前还翻了一下之前碳纳米管曲面微分几何的求解过程,结果考试最后一题就是要求解任意柱面的平均曲率。以为赚到了,结果事与愿违。

最后一题第一问是写出任意柱面的曲线方程,第二问就是求解平均曲率。我凭记忆把方程写下来了,但是怎么算都不对,曲面的法向单位向量太复杂了,根本就不像是个答案。我就反复算了好几次,不就是对曲线微分,用Frenet公式代换成以曲面的切向,法向,副法向为基矢的矢量,然后求解曲线单位法向量,最后第一基本型第二基本型的EFGLMN全部就可以求出来了。当我求解到曲面单位法向量的时候,就已经很复杂,难以求解了,肯定是哪里出了问题,于是反复检查,不断验算,一个字一个字看,求导没错,Frenet公式也没写错,叉乘也没错,求模也没错,怎么结果看起来就错得离谱呢?因为复杂到已经根本求解不下去了,所以肯定是哪里出错了。可是呀,可是,我已经反复验算了,怎么就发现不了究竟哪里出错了呢?该题,10分,我却用了整个考试时间的一半去做,一个小时呀。我用了50%的时间去争取10%的分数。

考完之后,刚踏出教师门口就翻出复习资料。汗,我把曲线方程写错了。无语,方程写错了,在怎么解都是错的。

我就纳闷了,当初验算n次之后,无果,为什么就不检查一下那条曲线方程呢?那可是解题的基础呀。

我一师兄,在聚合物表面离子溅射ZnO薄面,研究其表面性质。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后,才注意到,那用于镀膜的聚合物,本身就不平整。又有,要研究纳米造影剂的造影效果和毒性。后来发现,该样品根本不成形,那么后续的性能测试不都白搭吗?

我想起了大二教我理论力学和热力学统计物理的老师,他考试,60%考概念,直接让你默写。我就问他,为什么这么考,这不就是考我们背书吗?他说,就是要让你们背概念呀,物理就是一堆概念加一点计算,概念不清,那还学什么物理。

我又想起实验室的何老师,例会上,ppt出现SEM,他会问比例尺,出现图,马上问横纵坐标各代表什么……

有句话说,方向错了,越是努力,离目标就越远。现在,方程写错了,再怎么解都是错的。根基都不正,如何能建高楼。下盘都不稳,又如何习武。意不诚,心不正,那修身何从谈起……

2011/1/11, T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