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好我不够聪明

恰恰是因为我资质平平,所以能理解最大多数同学面对新知识的时候的困境,也因为我不够聪明,所以我对所学知识的理解,也许倒最能给大多数同学启发。那些最聪明的人,对所有难题都轻易理解清楚的人,反倒不适合去做一个老师,他们只适合去创造更精彩也许也更复杂的东西。我这种人,才真正适合去做个教书匠。

这就是资质平平的我也能有所作为的出路所在。

我不够聪明,却悟性不错,所以能常常体验到苦思冥想之后恍然大悟的愉悦,也是因为这份时不时的愉悦一直鼓舞着我对学问不离不弃,越学越有趣。我希望把知识的精彩之处带给学生,而不是像那些拥有一流头脑的professor那样,误以为自己已经解释得很浅显,其实学生还是觉得很高深。我却有自知之明,直到我认为已经解释到足够浅显了,我才认为学生也许能理解到一些东西,而不至于浪费时间,云里雾里。

还好我不够聪明,所以能理解到大部分学生会碰到的难题,还好我悟性还行,所以能苦思冥想之后恍然大悟,带给学生“一般人是如何理解高深学问”的方法与思路,也许,当个教书匠的确适合我。

2014/11/27, Thu

机遇与能力

能力决定了你能解决多大难度的问题,而机遇决定了你能碰到多重要的难题。你能力越强,证明你越有可能解决大难题,而你解决的难题也就是你已有的成就,就是你能力的最好写照。历史只会记住你解决了什么难题,而不会记得你本身能力的大小。有能力的人,蹉跎一生也是因为没有碰到一个可以让他传世的难题,他碰到的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能力再不足,却可能因为好机遇而碰上一个重大的难题,导致即使不是一流的解决方案,也能传世,被后人铭记。

其实,能力与难题,哪个更重要,可以见仁见智。而于我而言,难题更事关大局。我的能力不能说是很强,但是也足够去解决一般的难题了,若是现在竟然机遇来临,让我碰到一个重要的难题,也许我的解决方案不是第一流的,但也算是有所贡献了。反倒是,若是我一直都浪费我的时间去解决一般般的小问题(当然能力也是会有所提升),那么即使再聪明的解决方案,也是不重要的,因为问题的低level决定了我的solution的低level。

所以说,难题,比解决方案更重要,比个人能力更重要。要多看问题,要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这样方能看透,看到关键问题的所在,唯有这样,才不会是蹉跎岁月,白白浪费了我所锻炼出来的能力。

2014/11/25, Tue

阅读的理由

如果阅读需要理由,陈寅恪先生给出的理由最符合我心意“士之读书治学,盖将以脱心志于俗谛之桎梏,真理因得以发扬。”

若不念书,那我仅能凭借自己的经历见识做思考,这视为现实。通过阅读,我能借鉴不同作者的见识,等同于我翻倍了自己的经历,有了更多的思考角度,可以使我跳出当局者的困境,更为立体地思考一个问题,视为超凡脱俗。权当我的大脑是一个跑马地,让不同作者的思想在我的大脑里赛马,胜出者或我借此马培育出的更具竞争力的马匹,视为我认识的边界,是当下的我所谓的真理。

虽然我不著书立说,却可以身体力行,至此先辈的思想已经对我这个后辈产生了影响。与我交往的人,势必要从我身上看到某些独特的品行,产生见贤思齐见不贤内自省的效果,进而影响到他本人的行为举止。从而,先辈的思想借由我的身体力行而影响到了即便不阅读的后生,这该算是真理得以发扬。

2014/11/16, Sun

不在状态

从圣诞节到现在一月中,已经三个多星期了,我应该处于非常态中,或者说,就如我从SYSU来CUHK那段时间那样,处于要升级的状态中。身体不舒服,压力也很大,整天思考自己工作的意义,思考未来的出路。很大一方面原因是我见同学,回家休息读课外书,参加捷的婚礼,等各种事务,搅乱了我在EE培养起来的悠闲的做学问的状态。

2014/1/16, Thu

我认为人生中最重要的一种觉悟是对常变的觉悟。常是长时期的、一般的、持久的;变上短时期的、特殊情形的、拖过去就完了的。健康是常,一时生病是变;按进度工作是常,意外打扰破坏进度是变。成功的人生必须紧紧把握住常,对常有信念,尽力使变不发生,发生了也不因一时的情况而动摇对常的信念。比如我有时候病了一两天,病得有点对所有东西都乏味,这时候我就提醒自己:这是变小变,不要为一时的变就意懒,在变时的这种判断是不准确的,这是短时期的、特殊情形的、 拖过去就完了的。果然,过了多少小时以后,就一切恢复常态。除了病以外,就是意外的打扰,尤其是不如意的打扰,也容易教人沮丧,但是我的修养很能够在很短的时间里把这些打扰驱逐出境,又开心起来。除了意外的打扰,再就是疲倦时候,也容易教人沮丧,不过我的修养也很快把这些情形解决。再就是“兴头上的想做什么”,比如说,忽然兴头上想上街走走,想看一场电影,想如何如何,这大都是兴头上的想念构成一种引诱,这时候的自己是对常态的厌倦,对变的渴求满足,这时候,我的修养又发挥了作用,我会提醒自己,提醒我说这些只是暂时的幻,忍住一下不做,一会儿就过去了。

**********     

以上这五百字,是我一九八一年到一九八二年坐牢时的一则感想,我认为成熟的人看人生,必然能够随时把握常变的分际,而不轻易为一时的事件失其常态。不能把握这种分际,而随时予以分清的人就会把人生搅得矛盾横生、起伏不定。这一分际,是人生的重要分际,太多的人一辈子都分不出来,所以总是陷在一时的苦恼里,无法自拔,他们太苯了。

《常与变》李敖

今天中午饭后Prof. Z找我谈话,很有收获。通过谈话,她意识到我对各种课题的消极,而我自己也发现了自己的消极。重新想起了’always positive’的说法。否定各种课题不是目的,而是要发现在别人已经做了各种东西的缝隙里面,找到我能做的东西,这才是我要持有的态度。是要带着批判的眼光去看任何一个课题,更重要的是要抱着积极的态度去发现一些可以做得东西。 也许是我刚回来HK的原因,所以不在状态,不过这次已经比上次圣诞节放假后回来状态好多了。

2014/2/6, Th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