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确定性,进化与经济理论

经济学理论中有一篇及其重要的论文:《不确定性,进化与经济理论(Uncertainty, Evolution and Economic Theory)》。作者是阿尔钦(Armen Alchian),张五常之师。核心理论便是由达尔文进化论衍生而来,“万物生存看条件,和理性无关”,解决了经济学者之间的理性之争。 

薛兆丰老师认为“这篇论文给经济学整栋大厦找到了一个坚固的基础”。我想这是很重要的肯定。因为在我想来,无论是物理,数学,还是经济学,作为一门学科,或者说作为一门学问,都有前提,都有假设,认可了这个前提或者假设,才能进入到这门学问的核心内容之中,继而用物理实验、用社会实践去一步步验证整套理论体系。人是否理性,这样的哲学问题,并不能作为经济学的前提。 

乍一听到这个问题,我的想法是人是理性的。这里的“人”说的是芸芸众生,所以是有统计学规律在;这里的“理性”说的是对效率的追求,所以根本上也是“求生存”。 

经济学假定人是理性、自私自利的,然后推出那只无形之手,每个人在追逐个人利益最大化的过程中,客观上推动了社会的发展。我们不能举一两个反例,说人有时候自私自利,有时候有大公无私,所以经济学有时候是对的,有时候是错的。若是允许例外情况出现,那经济学的规律就会落入马后炮的困境,变得没有解释力,无法约束真实的世界,无法进行事前推断。

整个逻辑是这样的。假定我们有个命题,“A推出B”。从逻辑上,若是B发生了,不能证明A的成立(逆命题);若是A不发生,也不能证明B不发生(否命题)。“A推出B”的等价命题是“非B推出非A”(逆否命题)。当经济学说“假定人理性自私自利(A),那么可以推出以下这些经济学规律(B)”,我们不能说,不是所有人都自私的,也不是所有时候人都是自私的(非A),所以经济学规律不成立(非B)。我们只能说,经济学的规律到目前为止,能解释人类世界的运作,所以人是自私的这个假定,目前没问题。不要管这个假定A,而要看它的推论B是否合理,若是B合理,那么我们暂且认为A假定没问题。只有当非B出现的时候,我们才可以推出非A。

举个例子,三个笨蛋建加油站,一个建在深山老林里,一个建在乡村小道上,一个建在公路边,结果把加油站建在公路边的笨蛋活下去了。我们总不能说是因为第一二个笨蛋不理性,第三个笨蛋很理性,因为三个都是啥也不懂的大笨蛋。只是说,第三个笨蛋,刚好做出了理性人会做的事,所以活下来了。

也就是说,经济学假定,理性的人会在大路旁建加油站,以谋求最大利益。任何人,都可以漠视这种规律,都可以做傻白甜,但是下场就会像那两个把加油站建错地方的笨蛋一样,被市场淘汰。这就是经济学规律的约束力,跟物理定律一样能事前预判。我们可以不懂物理也不懂经济学,但毫不影响他们发挥作用,也即是它们能约束人的行为。而不是那些信则灵,不信则不灵的东西。

说道学问,学的是实体现象,问的是普适规律,看哪个更接近于事实。而对于“接近”的判断标准则是是否效率最优,是否可以为后续行动提供指导性意见。 

张五常在《悼老师阿尔钦》一问中提及,“纯为真理而追求,为兴趣而思考的学者,经济行内不多见。是我之幸,阿尔钦以外还认识几个。然而,能从始到终都保持着一个小孩子的好奇心,我认识的只有阿尔钦一人”。 

2017/5/31, Wed | By C&NQLuo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