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当斯密的人性观: To Be Loved & To Be Lovely

亚当斯密认为,人首先是自私的,但同时又有同情心和爱心,而爱心有限,随着人与人之间距离的拉远而急速下降。所以在人与人之间的互动关系中存在这样的二分法:小圈子范围内依靠同情心和爱心,陌生人之间则靠市场。而经济学正是研究这种陌生人之间互动规律的学问。 

他在出版《国富论》之前,就写了《道德情操论》,提到熟人社会之间的交往原则。其中一条是“得体”。自己有开心事,但是不能在别人面前表现出得意忘形之态,不然就是不得体。发生了伤心事,也不能表现出悲痛欲绝之态,不然别人就会想“至于吗”。这也是所谓的“克制”,不能表现出超过情绪本身应得宣泄。

即便是爱心,助人为乐的精神,也不能过分。对一个陌生人表现得太过热情,不禁会让人有“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之类的联想。过分热情,甚至会让领受这份热情的人觉得“毛骨悚然”。比如充满爱心的各种宗教组织,我就有点怕。

其实“做个好人”,也是亚当斯密所说的“self-interested (自利)”的一部分。他不认为同情心能战胜自利心,自利永远是第一位的。人之所以想做个“好人”,是因为世界很大,而人很渺小。当一个人意识到自己相对于整个世界或宇宙的渺小时,就有一种要获得荣誉和被认可的愿望。试想一下,如果一个人毫无荣誉感,只顾自己自私自利,就会被别人瞧不起,被人唾弃的人生,应该不会有什么意思吧。

亚当斯密认为,Man naturally desires, not only to be loved, but to be lovely(人天生就不但希望被爱,而且希望自己是个值得被爱的人)。被爱是外在世界,身边人的认可,值得爱是自我的认同。

他的道德逻辑是,人都有自利之心,而且任何东西都无法超越这个自利之心;自利就是获得幸福;要获得幸福就得被爱,而且要值得被爱;要被爱,靠名利是不行的,要靠德行。这就是人要做个好人,要做个有道德的人都逻辑。无需说教,没有苦口婆心,都是self-interested使然。

至于市场经济会不会让人情变得更加淡泊,我认为不会。相反,现下社会虽然浮躁,人情一旦发生,反而会更加浓烈。因为人与人之间的情感维系不再是地域,家族这样简单维度的交流,而是更加复杂和深入的交缠。 

2017/6/2, Fri | By C&NQLuo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