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是最大的慈善

文章的要旨在于通过扶贫的低效说明商业是最大的慈善。主要原因有四:扶贫缺乏有效的反馈机制;委托代理导致执行人与行善行为非直接利益相关,认真程度打折扣;依靠政府扶贫然而经常是所托非人;扶贫政策供养了一堆懒汉“力争下游”。而这四点恰巧是市场机制的优势所在。在统计数字层面凭效率决定陌生人之间的互动机制,总体上是朝着社会整体越来越好的方向发展。 

由此我想到科研活动的低效问题。考虑问题,有个很有效的视角:问“谁掏钱”。看科研,掏钱的是“纳税人”。但是,决定把钱花在哪些研究方向,花给哪个课题组,这个“代理人”,是“国家”,或者说是某些真正从事科研研究的“专家”。最后判断钱花得值不值得,也是这些验收项目的“专家”。裁判和运动员是同一个群体,这个群体只需要对内维持自洽,无需对外负责。掏钱的人都不知道自己买了些什么,花钱的人又无需对掏钱的人负责。

科研的低效,是不是也跟扶贫的低效类似呢?

文章问,如果有两个学生,一个又穷又聪明,一个又穷又笨,应该把钱捐给哪个呢?我想这得问捐钱的出发点,而事实上这个和聪明和笨无关。用商业法则的角度看,重点在于要让捐钱变成一种市场交易行为而非单纯的慈善行为。可以像文章中所说,把钱给这两个学生去做生意,评判胜负,最后按胜负分钱。当然聪明的学生胜出的概率大一点。或者将钱设置为奖学金、比赛奖金之类,让学生以交易行为获取捐赠。 

并非任何事都只有效率的考虑,还要有平衡。若是只考虑学生的聪明程度,或者以成绩高低判断,学生就会努力学习,最后效果似乎从各方面看都挺好。先天条件好,后天也努力的同学,更有可能获得奖助金;而先天条件不足的人,即便努力,也有很大概率会输在起跑线上。人与人之间的差距会拉得越来越大,这也许真的会影响到社会整体的稳定性。动荡的社会,反倒是低效了,有违初衷。但若是按家庭条件分配助学金,那就会沦落到“比惨”的境地。在比惨中消耗的大量时间,对于拿到助学金的同学也许很有益处,但对于这个社会,对于学校,似乎没多大益处。这里的平衡问题,我不知道单靠经济学能不能搞定。

2017/6/4, Sun | By C&NQLuo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