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不开心不重要

我刚来CUHK的时候,听一个同学说,老板找她喝下午茶,告诉她“life is difficult”。实际上这个教授每次见到任何人,都会很开心地跟人打招呼。那种笑容,完全不像是强颜欢笑,而是发自内心的开心。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跟自己的学生说“life is difficult”,不过我一直记着这句话,而且还把它分享给身边的朋友,包括新来的师弟师妹。其实我还有知道另一句话,“life is hard, so we should work harder”。

当我把自己写的订阅号文章发到家族群里面的时候,本打算向大家介绍下科学思维,也在推荐的时候列举了一些文章和例子。然而我又一次发现自己的一厢情愿。那次推荐之后,科学思维的文章阅读情况依然寥寥无几,反倒是写累人春节,不买房的文章,阅读数上去了。妈甚至为此打电话问我,是不是我过得不开心。

我一直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类“开心”或“不开心”的问题,从来就不觉得“开心”或“不开心”有那么重要。反倒是把“只要开心就好”这句话当成是“终结”思考的最佳武器。任何时候,我不想跟人讨论了,都可以用这句“只要你开心就好”收场。别人说出“只要你开心就好”的时候,我也知道讨论到此为止。

后来我意识到,开心对于某些人来说,真的太重要了。以至于一旦心情不好,他们就觉得干什么事都没有意思。所以这些人关心我的方式,也会是问我开心不开心。其实在我的世界里,不开心是必然的,而开心是偶然的。所以才有所谓的人有“追求幸福的权利”,而不是说有“享受忧伤的权利”。正因为开心、幸福来之不易,所以才需要追求。如果开心、幸福是常态、唾手可得的话,还需要追求吗?

如果在人们的共识中,开心、幸福是一种值得追求的“价值观”,那么是否也存在着一种与之对等的,同样值得追求的价值观呢?是否有些人就是不追求开心、幸福呢?比如有些人追求的是成就感,做事开不开心其次,最要紧的是要有所作为。至于为什么,就跟问人为什么要追求开心一样,没有任何理由,只是个人的价值选择而已。

有朋友关心我,问是否开心,什么时候毕业,有没有女朋友,什么时候结婚,打算去哪工作等等问题。也许是他们觉得这些事很重要,认为我应该也很关心这些事。所以直接略过了“我”,直接关心我的“开心”、“毕业”、“女朋友”、“结婚”、“工作”。我有时候会想,也许他们根本不关心“我”,而只是在关心他们自己,关心他们身边的人,是否活在他们能理解的秩序里。

人是孤独的,希望找到同类,而且急不可耐地要把身边的人都当同类。所以一个人在乎什么,就会自然而然地替身边的人在乎一下。他们忘记了,这个世界上,有受虐狂、有同性恋、有人选择不结婚。萨特与波伏娃是情人关系没有结婚,牛顿没有结婚,这些虽然是少数,但也许身边就存在这样的少数派。

当朋友不开心的时候,我其实不太愿意问“是不是心里难受?什么原因不开心呢?”我想问“为什么要开心呢?不开心不是很正常的吗?”

当我们觉得不开心很正常,面对“不开心”的时候,也许就能多一点淡定。若是开心对我们真那么重要,当我们不开心的时候,难道不是要找个理由让自己开心吗?为什么要找出各种借口,证明自己不开心是合理的呢?

我从来不知道,原来勤奋工作是需要理由的。只知道我一闲下来就会心慌、空虚、抑郁。为了克服这种抑郁情绪,我才那么努力工作,那么努力看书、写千字文。不是因为我很开心,有很多话要说。而是因为我怕自己闲下来就心慌,所以才努力做事。没听过文章憎命达吗?那听过为赋新词强说愁没?

因为怕那种空虚的感觉,我甚至改掉了午睡的习惯。冬天是还来不及把被窝睡暖就得起床,夏天是因为午睡后往往会有一阵空虚来袭,所以后来干脆就不睡午觉了。有句诗说:

忽魂悸以魄动,恍惊起而长嗟。惟觉时之枕席,失向来之烟霞。世间行乐亦如此,古来万事东流水。

作者有此感悟之后,及时行乐去了:

别君去兮何时还?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名山。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我则放弃午睡,勤奋工作。只是一种选择,没什么开心不开心的。为此我找到了一些榜样:

在大人物当中,饱受忧郁症折磨的,丘吉尔并非唯一一个。在性格上,歌德如此,舒曼也不例外,叫得出名字来的还有一大串,包括雨果、伍尔芙、马丁•路德、托尔斯泰。非凡成就与忧郁性格之间的关系,仍有待深入探讨,但几乎可以确定,对某些人来说,忧郁症就有如一条鞭子。当忧郁排山倒海而来时,整个人陷入幽暗的谷底,让人感到精疲力竭,完全失去活动能力。因此,为了避免掉入这种悲惨的状态,在尚未错乱到无可救药之前,病人非得强迫自己去活动,不让自己有片刻休息或放松,如此一来,反而成就了大部分人无法完成的大事。这一切都只因为他不能让自己停下来,一停下来也就完了。到底有多少人的伟大成就和忧郁症的频频发作有关,我们无法确知,因为一般来说,多数人都将这种事情掩饰得很好。丘吉尔正是如此,要他承认有忧郁症,门儿都没有。 ——《丘吉尔的黑狗:忧郁症及人类心灵的其他现象》

2017/2/25, Sa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