效率与公平

马粪争夺案讲的是在19世纪60年代的美国,案中原告请了两个帮工到马路上收集了18堆马粪,堆在马路旁。因为太多拿不走,两个帮工只好回去拿车,离开时对马粪未做标记。案中被告见了马粪,询问巡逻的人这些马粪是否有主人,而巡逻人不知。被告想着既然这些马粪没有主人也没有标记,便都搬回家撒在自己的田地里去了。 

在英美法系中,判例法是主要的法律渊源。因此个例的判决结果所反映的法律内涵显得尤为重要。薛兆丰老师在文章中做了一个设想,借此来表明公正的背后实际上是效率的考量。假如法院把这18堆马粪判给原告,则是鼓励创造财富;如果判给被告,则是鼓励对财富作出标志。假设在两个村子中作出不一样的判决,那么50年乃至100年后,判给原告的村子里,人们就会尊重别人的财富,并且知晓自己辛苦所创造的财富不会轻轻松松被别人拿去。这样人们才会积极创造财富、积累财富。而在另一个马粪判给被告的村子里,人们会发现辛苦劳动所积累的财富依然要花很大代价去守护、做标记,自然创造财富的积极性会降低,最终没落。 

这是站在整个社会的发展效率来看,对公平公正所作出的解释。想起在合肥车水马龙的十字街头,经常会发现红绿灯的间隔时间是很不一样的。总体来说可能在高峰期留给行人的绿灯时间少,而留给车辆的绿灯时间长。如果追求绝对的公平,行人和车辆都有一样的绿灯时间,那么既有可能的结果就是道路交通堵塞瘫痪,给更多的人带来了不便。

设想大人和小孩两人处在荒岛等待救援,饥不可耐时发现一个苹果,如果追求绝对的公平,一人一半,大人完全吃不饱等不到救援到来的时刻;而大人一大半小孩一小半,则两人都可以撑到救援到来,这样的情况下一人一半绝不是所谓的公平。由此看来,社会的公平公正不是简单的财富均分,而是有着整体财富、利益最大化的标准。 

这里涉及到制度选择的问题,指出制度的选择要站着社会整体效率的角度考虑,追求社会整体福祉最大化,而不能简单考虑所谓的公平。若是能从效率的角度看,很多问题就能迎刃而解。比如用户浏览网页、购物消费等产生的大量数据,究竟归所说有?归浏览器或事消费平台?还是归提供商品服务等商家,又或是消费者本人呢?又比如kindle上的阅读的标注笔记,版权归amazon 呢,还是归原书作者又或是读者呢?

2017/5/28, Sun | By C&NQLuo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