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那些看不见的东西

法国经济学家巴斯夏在他那篇著名的文章《看得见的和看不见的(What Is Seen and What Is Not Seen, 1848)》中提到,世界上的经济学家可以分为好的经济学家与差的经济学家。好经济学家能看到差经济学家看不到一些东西。

比如“破窗理论”,差的经济学家只能看到窗户玻璃被打破之后,生产玻璃的厂家、出售玻璃商店、安装窗户的工人会因此受益,却看不到户主因为把钱用在了更换玻璃上,就没钱进行其他本来有可能的消费。好的经济学就能看,若是窗户没被打破,户主也许就有钱更换地板,那瓷砖相关产业会受益;或是把钱用去看电影,那娱乐产业受益;或事投资生产,那会创造更多的就业……

同理,国家财政收入就那么多。我们当然可以呼吁要补贴高雅艺术,但若是钱用去补贴了这些有的没的,那必然就会减少其它公共福利的开支。问题是被补贴的高雅艺术是看得见的,而那些因此缺钱而没搞的项目,就不那么容易看得见了。基本上,只要国家一用钱,我们就应该意识到,它在用纳税人的钱补贴一个产业,那么就没钱补贴其它产业了。为什么我们这些没有实业的消费者,要去补贴那些赚的盆满钵满的企业家呢?难道是为了那些看不见的更长远的利益?

“多难兴邦”是破窗理论的变种。大自然灾害之后,来一句多难兴邦,若是出于自我安慰,那就算了,若是竟然真的觉得,来个大地震把城市摧毁,反倒是创造了大量的就业机会,那就有点问题了。

生活中到处是这种漠视“看不见”的例子。比如手机,看得见的是CPU、内存、摄像头、屏幕等硬件的成本,却看不见厂家为了把这些硬件组合起来花费的人力成本,看不见漂亮的工业设计付出的人工,更看不到软件创新的成本。这种见识,就会导致要求书籍按纸张成本论斤卖的笑话。

比如念书。看得见的是读了一本垃圾书,浪费了一个下午,看不见的是,若是不念那些垃圾书,本可以看到一本让我们受益良多的好书。念了一个差的专业,浪费的不是时间,而是一次本可以念个好专业的机会。

再比如老板招PhD学生的时候,看得见的是学生以往的成绩和科研经验,看不见的是学生的发展潜力。至于学生的兴趣方向,在学生自己而言也未必能看得清楚。但是对老板而言,必须在“看得见”和“看不见”的东西之上做出选择,同时申请的同一届学生中,录取谁不录谁,跟投资一样。

这里涉及到的就是经济学关心的一个最核心的问题:比较和选择。而比较和选择的背后,就是效率的考虑,是在现有资源发展上的最优解。

在经济学看来,任何选择都有成本,所谓的时间成本,更确切地说是机会成本。时间本身是没有价值的,蕴含在时间中的机会,时间所能成就的事业,才是它的价值所在。错误的选择了A,代价不是浪费时间,它浪费的是本有可能是正确的B选项。做一件事的成本,是不做这件事而做其它事所能获得的最高收益。浪费的时间,是一般人看得到,但是时间背后蕴含的可能的机会,就需要有点见识才能看到了。

2017/5/29, Mon | By C&NQLuo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