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否记得去年今日此时你在干吗?

去年今日此时(2011-1-1-9:50),我在写日记,我的时间开销记事本上是这么记的。本子上还记着我做过的其他是,包括看了电影《让子弹飞》(如果你看过这部电影,你记得是哪一天,什么时候看的吗?我记着自己是15:30-17:40之间看的。这真的不重要,但是,你做了什么重要的事,你记得自己什么时候,用了多少时间去完成那件重要的事吗?其实,记下重要的事发生的始末这一举动,也不见得重要)。

回想起自己过去一年做过的事,挺有意思的。大部分时间我在干吗?用了多少时间看书?看了多少本书?看了些什么电影?用了多少时间看文献,多少时间做实验,多少时间与导师讨论问题?某月某日某时,我又是在干吗?这些问题,在我的时间开销记事本上,都可以找到答案。

比如,2011年1月1日,2月1日,我一整天都在干吗,都有记录:

2011-1-1-8:00-23:30(15h30min)

懒觉:25min

德语事宜:9:00-9:30(30min)

dairy:9:30-9:45,23:04-23:21(32min)

看《康熙王朝》:10:30-15:30,18:05-22:00(8h25min)

看《让子弹飞》:15:30-17:40(2h10min)

2011-2-1-8:00-23:35(15h35min)

整理一月份时间开销记录:9:50-10:00,10:15-10:40,11:10-13:10(2h35min)

练习中文书法:10:45-11:05,13:25-14:05,14:20-15:40(2h20min)

diary:15:45-15:55(10min)

看书《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16:00-17:30,18:35-19:00,19:40-21:45(4h)

上网查邮件:19:05-19:35(30min)

看书《高效能人士的七个习惯》:22:00-22:25(25min)

看书《全世界成功人士都在用的100个博弈智慧》:22:35-23:35(1h)

2011-3-1,2011-4-1,……直至今天,此时今日此刻,都就知道自己干了啥。我记着些东西,就如旅游的人拍照一样,有没有意思,冷暖自知。

再一次整理了一下自己写的日记,从2002-2-21开始,32开笔记本,记了10多厘米厚了。时间开销记录,是从2010年9月份开始的,每天一页,不多,也可供我玩味了。

我之所以写这篇东西,就是想说明一点东西:有些事,要你自己去做才知道值不值得,才知道有没有意义的。意义这种东西,不是想出来的,而是做出来的。

写日记,从初中开始,那时候,也没有老师要求了,只是听说写日记可以提高写作水平。由于我相当反感自己的作文水平,又极其羡慕别人文思泉涌,于是就去写日记了。期间也有间断,上大学之后,就几乎每天都写了。现在翻看起来,会心一笑。

记时间开销,是看了《把时间当作朋友》这本书,后来还看了该方法原始出处的小册子《奇特的一生》,也把两本书都推荐过给好些朋友。开始记的时候也是觉得可以监督一下自己,别那么乱花时间,现在看来,没有达到目的,该玩的时候还是玩去了,看电影的时间也不见减少。翻看那些记录,不能说往事历历在目,但也还是偶有所感的。 即使事与愿违,难道就会让这件事不值一提,或者说没有意义?写日记,我的写作还是毫无能力可言;记时间开销,我一样乱花时间。只是,我看着自己记下来十几厘米厚的本子,翻看一下,会觉得挺有趣的;翻开自己的时间开销记录,哦,原来我是那天那个时候写下了日记上的东西,哦,原来一年来,我看了那么多电影,看了那么多本书……

2012/1/1, Sun

毕业感言—自我的觉醒

毕业了,四年的大学生活给了我很多很多。好多的人好多的事历历在目,让我一次又一次地为之动容,此刻我最想说的是,我很愿意是自己,不为别的,仅仅是很高兴做自己,没什么可以炫耀的,但依然很骄傲。

实话说,一直到现在,我依旧时常迷茫,只是不再像刚入学那样子无助了。很简单的思维对比,以前我迷茫,会找书看,看过来人给了我这个后来人什么建议,现在我迷茫,会静下心来思考,从自身的经历,用训练出来的思维能力分析问题,寻找答案。同样的,关于大学,我也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答案。也许还不算晚,悟以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嘛。

大学是自我觉醒的过程,该去成就自我,完成自我认可。我也的确是这么去做的,从刚入学的迷茫,念《读大学,究竟读什么》,到贯穿于整个大学的勤奋学习,一直到现在的很愿意是自己,就是这么一个自我觉醒的过程。我知道自己想要成为怎样的人,也努力去按着这么一个标准训练自己,虽然有诸多不尽人意,但我还是很乐意做自己。

我不可能是别人。在我遇到挫折的时候,也曾设想过,若是自己是某某某,面对这么一个问题,也就不会那么尴尬为难了……甚至会幻想若是自己成为所谓江湖的所谓武林高手,成为英雄,那该多酷呀。现在我不这么想了,若是我不能在自己此刻所处的环境中成为佼佼者,那么在那么一个江湖时代,我也同样不可能成为武侠,最有可能的是,我成为了店小二,不是侠客,而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我也曾为自己过去的错误抉择无限悔恨过,幻想着若是当日是另一番抉择,今时今日又该是多么美好呀。现在我明白了,若我还是自己,那么即使让过去再来一遍,我还是会做同样的抉择,因为,我就是我自己呀,以当时的水平,做出那样的抉择是必然的。想想,我是多么可笑,竟然会想以现在的认识水平来强求自己的过去,打个夸张的比方,我竟然要求自己还是不认字的三岁小孩时就像现在一般去看古文诗词,要求自己还不会数数的时候就去玩微积分。

因此,对自己,对过去,我不能做任何假设。我只能对自己的未来,做一点点努力。

偶尔会想,我为什么会羡慕别人呢?不就是因为别人拥有了我梦寐以求的东西吗?我真的很羡慕天才,因为他们过人的才智,特别是当他们将年轻与才华结合的时候,那是如此美妙。我又很羡慕特种兵,总能在最危急的时刻将最棘手的问题迎刃而解。这些东西,我发现,自己是根本不可能去拥有的,也就没有必要羡慕或嫉妒,好好欣赏就可以了。

还有一些东西,我尝试着去拥有,发现别人已经拥有了,也会让我很羡慕。比如,我就很喜欢那些可以专注于学问,能在任何时候都静下心来做学问的人。我也很喜欢轻舞飞扬写的那段话,“我轻轻地舞着,在拥挤的人群之中,你投射过来异样的眼神,诧异也好,欣赏也罢,并不曾使我的舞步凌乱,因为令我飞扬的,不是你注视的目光,而是我年轻的心”。我就喜欢这样一种专注而心无旁骛的状态。这些东西,既然我喜欢,那么就去拥有呀。

我也真的是这样子去做的,我喜欢,就去追求,认为不适合,就放手。

我喜欢有学问的人,喜欢听他们讲话,于是我参加各式讲座。从军训期间的“环球雅思写作公开课(吴建业,060925,D201)”第一讲座开始,到最近一次“Manipulation and Application of Nanostructure Materials(Prof. Li Sun, 100622,激光所114)”报告,期间我听过包括文理的各式专题讲座。包括了郑强的“中国教育的思考——大学生的人文素质与科学精神”,覃彪喜的“读大学,究竟读什么”,张海鸥的“用文学的方式解读苏轼”,Gerardus t. Hooft 的“基本粒子物理中的黑洞”。记得很有趣的一次是,我冲着古南永这个人而去听那讲座,而不是冲着他的讲题“睡眼,梦,释梦”,当时场面真的很热闹,是一家口香糖公司赞助的,那个赞助商在台上扯淡的时候,我们很不以为然,我还听到旁边有人低声说,“又不是冲着你来的,我们是冲着古南永来的”呵呵,真是有趣。还有覃彪喜那次,我没有去做家教,等着听他的演讲。

在我看来,能上台演讲的,都是在某一个课题上,有相当见识的人,能听他们讲东西,就可以在一两个小时之类,对某一个专题,有一个大概的了解,这可是我花上十倍时间去念书也无法取得的效果呀。

这些有学问的人,的确让我很羡慕,羡慕他们的过人见识。既然我喜欢,那么我就去追求呀,所以我从刚入学那会起,就不仅听各式讲座,也念各类杂书。孔子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人家苏老泉,二十七,始发愤,读书籍,我虽然不敢与这些大家比较,但是心向往之呀,见贤思齐嘛,呵呵。

其实呢,我也不用羡慕,人家做了多久学问了?而我呢,本来人就笨,当然不可能在这个年纪有什么过人见识啦。当然,我也不用悲观,人家孔子还说,后生可畏,焉知来者之不如今也。

我的基本意思就是,我自己希望能做个有学问的人,所以我想办法去训练自己。包括听有学问的人的演讲,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嘛,我也去看杂七杂八的书籍,那大部分可都是人类文明的最精华部分呀。当然,尽信书不如无书,我也常常抱着质疑的态度看待他们。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更何况,世事洞明皆学问,质疑应该是做学问的基本态度吧。

而我不喜欢的东西,我也能有效放手的。我不喜欢微电子,就不玩了,跑去学物理了。我不学微电子的专业课,反倒是到学院去申请选修材料物理实验,生物物理等一些我本不该学的课程。

大四的时候,我又喜欢上了骑车,既然喜欢,那就骑呗。一个暑假的兼职工钱买了架ATX670,从骑大学城的14 公里到骑佛山的30 公里,从海南岛的东线500公里到6 月23 号120 公里风雨兼程的珠海骑行,真的可以说玩得很疯。

我不知道自己离“静如处子动如脱兔”的性格还有多远,但我一直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至少我一直在努力,反正地球是圆的,应该是会到达目的地的。

总的来说,大学四年,我按着自己的想法在训练自己。也许是我后知后觉,到现在才意识到自我的觉醒,又或是我自以为是,自以为自己觉醒了。不管怎样,我还是很乐意是我自己。也许几年之后,回过头来看自己今天的感言,就如我现在看初高中的感言一般,会笑自己的如此幼稚,但那又有什么所谓呢?当回过头来,能意识到自己的幼稚,就意味着自己成长了。

现在虽然不会为自己能背乘法口诀而高兴了,但是,小学时候,我真的很高兴自己能背那些东西的。同样的,当某一天我真的社会化到了对此刻自己兴奋的事不再有感觉了,我也不会觉得此刻是在浪费表情。

我的本科生活算是结束了,而真正的征途才刚刚开始。

最后,附上我很喜欢的两段文字:

《热爱生命》 汪国真

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

既然选择了远方

便只顾风雨兼程

我不去想能否赢得爱情

既然钟情于玫瑰

就勇敢地吐露真诚

我不去想身后会不会袭来寒风冷雨

既然目标是地平线

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

我不去想未来是平坦还是泥泞

只要热爱生命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损身无悔》

拼死着匿身半道的危险

水汽蒸腾

放出浑身的热量

自甘凝冻

成锦成霞

只为一方灿烂的天空

禁不住内心的鼓动

破土出笼

爆发出通体的活力

直逼灵空

成木成林

只为成就一片葱茏

无止息蹒跚的脚步

欲致千里

嘶哑而幼稚的垂吟

求啸峰巅

2010/6/26, Sat

我的暑假

星期天晚上在大学城骑车,回来的路上摔跤,没办法只好在同学那过夜。

隔天(星期一)早上醒来,也不知道多少点了,总之同学已经起来,还买回了面包,还对我说,太晚了,没有早餐了。原来已经八点半了。我勉强洗把脸,坐下来吃面包,让同学干自己的事,不用理我。

吃面包的时候,同学浏览网页,看新闻。吃完面包,坐了一会。太阳应该是比较晒的了,但是在宿舍中吹着风扇,感觉不出热。也可能是刚刚起床,没怎么活动,还处于朦胧状态,所以对热没多大感觉。看着同学在上网,再看看阳台的太阳,挺悠闲的,突然让我想起了我大一在珠海的那个暑假。

大一的暑假,没有回家,呆在学校里学了 C 语言。那时候就是这样子的,都懒得下楼去吃饭的,一般是买好面包或者泡面。早上虽然一如既往地调了闹钟,但是一般都会托一下再起来,有时候甚至会继续沉睡的。起床之后,刷牙洗脸,开电脑,边看C 语言的教学视频边吃早餐,上午就这么过去了。中午一般会去饭堂吃午饭,然后回宿舍,看会网页,接着是午睡。醒来后就看大学物理的精品课程视频,若是午睡太晚起来,就懒得下去吃晚饭了,接着看视频,较晚的时候再吃泡面。吃完泡面后一身汗,在阳台上站会,就洗澡去了。把宿舍的灯都关掉,把音响打开,边洗澡,边听音乐,感觉好极了。洗完澡之后是不看电影之类的,因为那样做的话,会一步小心看到深夜的。所以一般是在吃泡面的时候看会电影,或者听百家讲坛之类的。当然,除了看教学视频,还要做题的,做C 语言题目,包括笔试与机试,还有就是物理题目。大一的暑假好像就是这么过来的了。学会了C,把高中及大一欠物理的还清了。现在想来,那时候的心,真的很闲很闲。可能这也与珠海校区的环境有关吧。

大二的暑假去小舅家待了会,也回了家,应该是八月初就回了学校,在南校度过了剩下的暑假。这里的环境可不会让你悠闲。我早上好像都是固定八点起床,然后是去饭堂吃个早餐,接着去图书馆看书,中午回宿舍午睡,下午再去图书馆,晚饭后一般不回宿舍,直接去一教,看的是高数和数理方法,也看了一点固体物理,那时候的我已经是准备朝物理方向走的了,自然围着物理、数学转啦。珠海校区那个背着书包、无忧无虑、蹦蹦跳跳逛去自习室的我,已经不复存在了。已经知道自己要什么,也模模糊糊地知道,该如何去争取了。

大三的暑假呢,就是现在了。已经在实验室干活了。已经开始规划实验,看文献,找想法,改进实验……每天都是,早上起来,买早餐,带去实验室,边吃早餐边查邮件,也会看看网页。接着就是看文献。要么就是开始做实验,而实验安排往往是昨天晚上就已经考虑好的了。晚上也是十二点多就睡觉了,每天都一样,都习惯了。反倒是,受伤的几天,多睡了一点,多在宿舍待了会,在宿舍多看了些杂书,倒让我觉得很不习惯,觉得这种强度的工作量,太小了,小得让我心慌。我已经不习惯那种久违的悠闲了。

大学城那个早上的悠闲,的确已经离我很远很远了,所以见到同学那种悠闲的生活,的确让我很有感触呀。看到一句话,倒是挺安慰人的:life is hard, so we must work harder.还记得马哲老师教我们的,人要“乐于是其所是”,当我已经不习惯悠闲的时候,当我已经习惯了忙碌的时候,我乐于自己忙碌的状态,对于悠闲之类的,我要抱定一种“不回头,不留念”的态度。

2009/8/14, Fri

成长,而不是衰老

其实从6 月31 号考完生物物理那一刻开始,我的大三就算是结束了。一直没有进行期末总结,因为我的文字表达能力还不足以用几百个字来概括我大三一年的经历。

大三刚开始,就进低温楼楼,到目前为止,也差不多一年了吧。在实验室呆久了,每天都是那样的生活,虽然每天学的东西都不一样,但是对着的都是电脑,吃的都是学一的饭,菜总是鸡扒或肥肉,一起吃饭的都是那么几个人,每天都一样,每个星期都不变,没有星期六没有星期天。我发现,这样的日子比我大二时的苦读更乏味。实验是从光电楼做到物理楼,实验报告是从物理楼一楼写到五楼,我的肉体是常驻低温楼。我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心在衰老,活力在一点点消失了。到了大三学期末,我已经快崩溃了。只能靠无穷无尽的新知识来维持我那颗跳动的心。直到7 月14 号去帮同学搬行李,我才发现,我不是在衰老,而是在成长。记得一年前我刚搬过这边来的时候,我是搬不动自己的行李,当时在珠海封箱的时候,还是能抬到楼下的,但是到了这边就实在是搬不上楼了。都是同学帮我搬上去的。这次,我竟然能够帮同学搬行李了,的确是有进步了。我发现,自己不是在衰老,而是在成长。

成长,而不是衰老,这就算是对大三的回顾吧。

这种成长当然不仅仅是说身体比以前好了,还包括对自己的一种肯定。

我一直以来,最迷茫的就是自己的归宿问题,这个归宿是指我的人生将何去何从。偶尔出去走走,看着形形色色的人忙忙碌碌地为生活而奔波,我就不仅要自问,我到底为了什么而活?我想要怎样的一种人生?难道仅仅是为了解决每天的温饱问题吗?这样一想,我就会很迷茫,不知道自己要怎样的一种生活,感觉前途一片渺茫。这种担忧,就是一种对自己的不自信,这就是我焦虑的根源了,也是我一直以来没有安全感的原因所在。经过那次搬行李,我觉得自己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瘦弱了(虽然我一直以来自夸风骨犹存,其实我还是自知有点瘦的)。我真的发现,身体好了之后,对其他事也没那么悲观了,就包括对归宿问题的思考,我开始认为,我还有大把的时间与机会去争取我想要的学术生涯,虽然还是比较模糊,但是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不确定了。因为我知道,身体好了之后,我就不可能那么容易挂掉,只要我还活着,我就会变得更强,这也是一直以来支持着我的东西。

一切才刚刚开始。

2009/7/18, S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