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entation Skill: 从学术到商业

人的通用能力包括“听说读写做”,单会做事是不够的。

做事能力是基础,已经被反复强调,我们从小到大都在刻意训练,也许早就过了那个飞速成长的区间 — 付出20%努力,就能获得80%收益,进入了边际付出收益递减的饱和区间。这也许就是所谓的瓶颈期,也是很多人说的,“谁不是刚开始都认真学习、努力工作?只是再怎么努力,也只是原地踏步,又如何说服自己继续投入呢?”面对一份考卷,5道题,每题20分,又何必全部时间都耗费在第一道题上呢?为了20分付出100%的时间。不如换个思路,每道题付出20%的时间拿80%的分数,最后总分是80分。

综合能力中,表达能力经常被忽视,尤其当“表达”等于“说”的时候,甚至会被诋毁。比如“巧舌如簧”,“巧言令色,鮮矣仁”,“敏于行而讷于言”。但它的确很重要。搞科研需要开题、答辩,学术交流需要口头报告,申请项目需要答辩。工作面试需要自我介绍,年终需要业绩汇报,启动项目需要立项报告。从学术报告,到商业融资,都需要说的能力。脱颖而出,意味着你要比别人更具优势,不然凭什么大家都很努力做事,大家都业绩优秀,就你升职加薪呢?

学术报告

刚念博士研究生的时候,导师Prof Z转发了一封邮件给全组,是斯坦福大学Prof. Arun Majumda关于如何做好一场学术报告的建议。Prof Z建议我们认真对待每次组会,练习自己的Presentation Skill。Prof. Mjumda的建议如下:

Scientific Presentation Tips From Prof. Majumdar:

Take your seminar very seriously, as if it is a job interview talk.

Believe me, your future job and career will depend on this!!  Here are some pointers:

  • Prepare a 30 min talk, which means at most 20 slides.
  • Provide a scientific context of your work, not just that you did something.  Always try to answer the hows and whys, and what is the big picture and what scientific or technological question you are answering?
  • Present your talk as if you are putting together an intriguing story. That is, anticipate questions that your audience may be thinking of and then answer them.
  • The goal of the talk is not to show how much you know, but to make sure your audience understands your message.  Put yourself in the audiences’ shoes and see whether you are putting them to sleep or simply annoying them. Don’t talk too fast, slow down.
  • The talk should have one clear message and all the slides should revolve around that single message or scientific question/puzzle.
  • Use pictures, animations, and graphics to make sure your audience understands your message.
  • Use equations only to drive the message or to emphasize the scientific context.
  • Use color to emphasize the message.
  • Put your work in perspective of past work (acknowledge others by names or papers) and clearly show what is new in your work.
  • Do not claim more than you should or can.  But claim what you rightfully deserve, i.e. what is new in your work with respect to others.
  • Make sure your viewgraphs are not crowded and all the writing is legible. Sometimes less is more, since it highlights your message.

Finally, remember your body language and enthusiasm is contagious and counts for more than you may think. Make eye contact with your audience and smile once in a while.  Vary your pitch and volume to keep your audience interested. Crack a joke if you need to, just to give your audience a break from some heavy science. Given all things equal, these intangibles could decide your future.

以上这些建议,我会时不时翻出来看看。

帮本科生准备毕业答辩,给过的最多一条建议是“讲清楚你解决了什么问题,而不是强调你多么努力做了多少工作”。这也是我念硕士时候Prof ZHH给的建议。

组会的时候,常遇到有的同学的报告题目就叫“Weekly Meeting YYYY/MM/DD”。讲这个星期做了什么实验,遇到什么问题,完全不像一个完整的报告,应付式地走过场。没有时间观念,10分钟能讲清楚的事,非得拖够30分钟,证明自己一个星期没偷懒。回答问题的时候,不是直接回答Yes or No,看听众的反应再决定是否需要进一步解释;而是先来一长段解释,最后要别人猜测答案。浪费自己的时间,也浪费别人的时间。

创业三问

商业的融资演讲跟学术报告类似,都是要回答听众关心的问题。花多少时间去强调自己所解决的问题的重要性,根据听众的背景与自己演讲的目的而定。做个类比,学术是“To P(Peer, 同行)”,商业可能是“To C”, “To B”, “To G (government)”, “To VC”。学术研究是为了让同行知道自己的工作,引起关注,即便不能引导出一个研究方向,也至少让别人做相关工作的时候,想起我们的paper,引用一下。还有另一个作用是同行交流,让有兴趣的PhD申请我们的博后,让有兴趣的研究人员找我们合作。

To C的商业融资演讲,要回答“创业三问”:(1)解决了什么问题,(2)谁买单,(3)护城河。一个合格的演讲,需要有理有据且连贯地把这三个问题解答清楚。

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它的解决方案也注定毫无价值。所以首先要讲清楚的是,为什这么问题重要,解决他的关键点是什么,如何判断是否已经解决,是否有客观评价标准,有没有立竿见影、消费者能立刻看到的效果,凭什么是你而不是其他人解决。

谁买单是指用户群体。只要解决真实痛点,才能在让用户掏钱。只有用户群体足够大,市场价值足够高,投资人才感兴趣。

护城河是指有没有技术壁垒,如何形成垄断,会不会轻易被别人抄走。最好能形成垄断。市场上没有公平竞争,要么你有技术产品优势,要么有流量,甚至政治垄断也行。谁要跟你公平竞争呢?凭什么有各种优势资源不用,而要跟你从零开始搞?要是你的水平超出别人一大截,就不存在竞争。就如Intel没把AMD当竞争对手,Google Search没有把Baidu当对手一样。

商业演讲会配合幻灯片(PPT, keynote),也称为商业计划书。PPT要强调清楚“关键问题”,表达要符合逻辑。以下附图是我们公司申请入住香港科园创业项目的演讲PPT(不含致谢及预备给问答使用的页面)。内容细节不重要,PPT之间的逻辑也许有参考价值。

试讲

试讲的目的不是为了熟悉讲稿,以不变应万变。而是要扔掉讲稿,把注意力放在其它地方,比如,语调、停顿、强调、肢体语言、眼神接触等等。想尽一切办法,吸引听众的注意力,让他们注意到你想强调的关键点。

人的大脑有带宽限制,不能同时处理太多信息。若是不熟悉演讲内容,那演讲的过程,大脑需要消耗全部带宽去思考接下来要讲什么。这种情况下,若是还去跟听众进行眼神接触,只会让自己慌神,一旦卡顿,就是会异常紧张,感觉时间好漫长。最后老老实实盯着PPT,背诵讲稿,赶紧结束,祈祷千万不要出什么乱子。

大脑习惯性地对熟知的内容熟视无睹,若是能提前试讲多次,那正式演讲的时候,就不用消耗大脑带宽去想下一句要讲什么,可以花注意力去带节奏,控制语速。在重点之前故意停顿,然后加重语气、变慢语速,说出自己想强调的重点。比如产品成败的关键点,比如产品的创新点,都需要让听众明确听进去。

所谓的试讲,是指真的站在投影仪面前,当真脱稿讲,当词汇、内容、逻辑、起承转合不再占用注意力的带宽时,我们才有脑力去临场发挥。要是只是自己私下对着电脑屏幕,自言自语地念讲稿,想象着演讲的各种情况,到了现场,还是会出很多状况。即便是激光笔的操控,若是不熟练,都可能会占用大脑带宽,影响现场的效果。

上周四,为了申请入住香港科学园的10分钟演讲,我自己在会议室练习了两个多小时,还请同事在下面听,练习眼神接触。周四的现场效果还不错。因为我对PPT的内容,页面衔接,什么地方该抛出问题,什么地方该停顿强调,什么地方该短句小结,都了然于胸,现场基本没有什么新的“意外信息”,所以10分钟的演讲控制得还不错。尤其是,当我真的不用对着PPT,而是看着场下的评委说内容,讲故事的时候,能看出来,他们真的在听,会点头附和,而不是翻看材料,或是读我的PPT。

虽然,这种商业演讲,人家最在乎的还是自己投的钱能不能挣回来,只要讲清楚自己的核心技术、团队优势、商业计划、商业模式,别人不会在乎你的口音、语调、手势。但若是我不当真花那么多时间去试讲,那我的演讲水平只能永远停留的低水平的层次,永远盯着PPT,期盼着快点结束,但是,演讲本来应该是一次展示自己但机会呀。还不如下些狠功夫,有一次,算一次,好好排练。

问答

回答问题的时候,首先要听清楚对方的问题,然后再回答。问答跟演讲一样,都是展示自己的机会。一方面要证明自己能听懂对方在说什么,另一方面还要证明自己各方面都考虑周到了。若是一问三不知,会给人很不好的印象:“我注意到的地方,你都没考虑清楚,那我没注意到的地方,会不会问题更多呢?”

要回答好问题,必须事前准备。把需要的素材放在PPT致谢页之后,以备问答环节使用。周四的现场,有个医生问,你血压算得是否准,会不会用户睡觉的时候误判,比如头压着手臂,错误报警,把用户叫醒,然后发现其实一切都很正常。这个问题,本质不是算法是否准,而是在真实的用户场景下,产品的适用性,跟我们提前准备的“False Positive and False Negative”,“Motion Artifacts”问题是一致的。回答的重点就不是测试数据的统计结果说很准,而应该是简要复述这个问题,然后说它属于某一类问题,我们不仅考虑过这些情况,而且还考虑了其它情况,balabala。告诉对方,我能懂你的担心,我们深入思考过这种情况以及其它相关的用户场景,有这么几个结论。

这里说的是,单会做事是不够的,还要会表达。在已经胜任自己工作的情况下,不妨花一些时间练习一下演讲能力。抓住与同事讨论问题的机会,有理有据有逻辑地陈述自己的观点。面对不同意见时,第一反应可以是先理解别人在说什么,简要复述对方的问题,然后再说自己的想法。这些都有助于锻炼表达能力。

2019/1/26, Sat

转行的代价-J曲线

两年前开始写订阅号,后来因为毕业的事,毕业之后因为转行的事,停更了一年多的时间。经历了不少事,现在依然没站稳脚跟,不能算转行成功。

毕业之前,曾想象过在学术圈工作三四十年的状态,有点发怵。自己在科研方面已经江郎才尽,对学术上的热情已经被榨干,实在撑不起三四十年。身边有朋友转行去互联网、金融等领域,我自己看好物联网,教授也给机会让我负责一个创业项目。于是毕业之后,就开始了创业。当然,既然拿着博后的工资,基金申请、审稿、项目结题啥的,该负责都还是得做。只是少看paper,不做实验罢了。

创业公司的商务和技术都是从零开始搞,与当初进入学术圈不同。搞科研,身边都是学习的榜样;创业,没在对的圈子里,只能到处找资源、认识人、看公开课、自学。从注册公司、开户、公司秘书、会计、审计,到后期的商业计划书、股份、融资,都得搞。技术方面,Linux服务器、Java编程、嵌入式C、PCB schematic、layout、assemble都学。一年多弄下来,感觉啥都懂一些,却没有一样是精通的。

创业的经历跟我进入学术圈的途径不一样。进学术圈,是从第一线动手开始,本科跟着师兄师姐做样品做测试;硕士把好朋友的研究方向学来,在自己实验室重现,小创新,开个研究方向;博士则完全“自学”,选题、搭实验设备、写代码批量处理数据、提出新的研究思路、发表论文、最后是申请基金。整个过程是从最具体的动手做实验,到最抽象的动脑写论文写本子。而这次的创业经历,则是完全相反的路径。教授手里有核心的算法,要补上硬件和软件,才能做成产品。我还不懂软硬件技术实现的时候,就开始做统筹规划的事,然后自学补上技术。是从动脑到动口、动手。开始是找代工,接着跟工程师了解技术,最后才是自己动手做小修改。从跟投资人谈业务到跟工程师谈技术实现,到现在自己能动手搭个网页、改个硬件功能。搞科研,我基础不差,能从零开始搞出一个课题。公司的业务,没有工程师,我只能空谈技术和任务拆分,有点浮沙筑高楼的感觉。还需要点时间吧,毕竟科研搞了七年才入门,创业才搞了一年多。

整个过程,我经历过一个恐慌期。刚开始的时候,接触到的一切都是新东西,给我极大的不安全感。最近开始接触商业模式、市场、变现之类的事,同样面对大量的新东西,只是我能说服自己不必再像当初一样恐慌。只要多点耐心,总能爬上新的高峰。要从一个小山头爬到另一个小山头,必须得先下山,熬过低谷,才能慢慢爬上新的高峰。这期间,就怕意志动摇,稍微下行,就怀疑自己,退回原处,一辈子安于那个熟悉的小山头。要是一直不安于现状,想爬上新的高峰,就得反复经历这样的J曲线。最后回头看,一段段的J曲,会拼接成一条螺旋上升曲线。

2018/12/22, Sat

专利是情报

专利是情报,而不是申请。这是昨天听一个专利检索软件的入门讲座时学来的观点。

以前作为在校学生,提到专利,想到的词就是“申请”。专利基本跟“paper”是一个意思,都跟动词“写”搭配,写paper,写专利。曾经有一个博士毕业的师兄,去企业研发部,据说就是写专利,申请专利。如今在创业公司,投资人总问公司有什么专利。他们想通过专利确保项目有技术壁垒。有时候,写那些专利,不见得技术真多么原创多么牛,专利也不是为了告别人侵权,而是保护自己,防止别人申请了专利,反过来告我们侵权。这就是在此之前我对专利的理解。

“专利是情报”指的不是申请专利,而是研究别人的专利。可以通过研究竞争对手的专利,了解对方公司的技术方案与部署。从这个角度看,专利就是情报。既然是情报,自然要加密。比如,明明是与汽车相关的专利,非要写成会移动的盒子。比如明明是自己公司的专利,非要弄个子公司申请,还把公司名字写错。

同样道理,自己公司申请专利的时候,也意味着是在泄露公司情报。为了不被竞争对手轻易解读,我们写专利的时候就要尽可能隐晦。既要达到保护自己防止被告侵权的目的,又要尽可能少泄露公司的情报。即便最后肯定会被对方解读出来,那也要尽可能地拖延对方公司的进度,耗费对方公司的资源。题目要抽象,摘要要含糊,内容要晦涩。能耗对方工程师两个小时去看原文,就绝不能让他们花两分钟看个摘要就弄懂,更不能让他们扫一眼题目就知道怎么回事。

Paper就是另外一回事,追求的是影响力引用率。要尽可能写得浅显易懂,能题目就解释清楚的事,绝不能浪费读者去读摘要的时间。能用一百字摘要讲明白的事,就别耽误人去读正文。总之,越简单明了越有利于文章的传播,方便读者引用,提高影响力。

公司跟学校还真不一样。在学校,即便是写专利,教授们也只是想法子让它涵盖更多的内容,多引申拔高,从来没听说过要对情报进行加密。也愿意去做报告,让越多的人知道越好。

2018/12/6, Thu

目标管理OKR

最近看《硅谷产品实践36讲》,提到对于产品经理来说,有一件极其重要的工作:

制定合理有效的成功指标,用成功指标推动产品功能的发展

若是产品成功指标制定错了,那后续的产品思路可能南辕北辙。书中拿微信朋友圈举例,若是产品的成功指标定成“增加用户在朋友圈上花费的时间”,产品团队很有可能会通过推荐各种新闻及短视频,让用户一直刷下去。最后虽然从数据上看,达到了增长用户停留时间,但也许这个“朋友圈”就不再是朋友之间互动的圈子,而是一个广告资讯圈,没有用户粘性。

假定朋友圈的成功指标定义为“用户活跃程度”,如何推动产品功能发展呢?比如,除了点赞的红心之外,是否可以考虑增加其它表情符号?若从数据显示,增加更多表情符之后,迎来短暂的互动高潮,会不会因为普遍使用格式化的表情符,减少了大家写文字内容进行互动的意愿,导致朋友圈内容质量下降?最后导致用户离开朋友圈?这些问题,都要落实到具体的指标上,比如:

用户活跃总分=评论X1+分享X0.5+发消息X1+停留时间X0.5…

不仅做产品讲究“成功指标”,做其它事也有“可测量性”的要求。

费曼总结,科学的核心的思想就是“实验是检验知识的唯一标准”:

The principle of science, the definition, almost, is the following: The test of all knowledge is experiment. Experiment is the sole judge of scientific “truth.”

The Feynman Lectures on Physics

《黑客与画家》讲如何创造财富的建议是:

要致富,你需要两样东西:可测量性和可放大性。你的职位产生的业绩,应该是可测量的,否则你做得再多,也不会得到更多的报酬。

CEO也是一种同时具备可测量性和可放大性的工作。公司的表现就是CEO的表现,所以它具备可测量性。CEO的决策决定了整个公司的方向,所以它具备可放大性。

小团体=可测量性

公司越小,你就越能准确估计每个人的贡献

吴军在《硅谷来信》上说介绍Google使用的OKR目标管理。每个季度,每个员工都需要给自己定一个或几个目标(Objectives),以及衡量目标是否达成的关键结果(Key Results),半页长的样子,放到自己的网上,其它同事可随意查看。季度结束,自己打分,0-1之间的数。若是总是1分,完美达成,那就是目标定太低了。执行期间可写明理由,修改目标及关键结果。

他在《见识》一书中分享过他的一张OKR表,其中一部分是:

我有心效仿过,年初做了自己的OKR,遮羞之后是这样子:

2018/11/20, T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