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是个读书人

我一直有个小梦想,那就是要有自己的书房,以书为墙。具体说,是要藏书3000册,阅读1000册。按每周读一本书,一年读50本,那需要20年。这样算,我每年要购入图书大约150册。从2010年算起,2030年我的梦想会实现。关于这点,我不是相信,而是知道。因为,我很当真地一步步朝这个方向在努力,有时间为证。

3000册图书,算平均50元/册,也才15万元,在今天这个房价看来,简直什么也不是。但我不会等到可以一次掏出15万的时候才开始建我的精神家园,我要从现在就点点滴滴购书,现在就一本本看,等过后回过头,我会从书中找到我年轻的回忆,那才是最宝贵的,到时候,我的书房,会是我精神家园的实体,而非寄居地。

昨天整理图书,发现自己已有305册藏书。从有记录2010/9/1开始统计,我看完了134册。万事开头难,若按计划本该三年有450册,阅读150册。hold住,更何况13年才过了一半呢。以下是陪我在中大七年的部分藏书,大多是从2010年研究生开始才购买的。

若是有需要,我可以清楚地查到,我阅读的每一本书,是啥时候开卷的,总共耗时多长。因为我有时间开销本。这种记录时间开销的方法,是我从《把时间当作朋友》和《独特的一生》中发展而来。从我入研究生2010/9/1开始,已经记了11个小本子。上面记了我每一天究竟在干什么事,每件事大概用了多少时间。当然洗漱吃饭等事就没记了。

这个本子,只简要记录事件,比如某天做实验用了多少时间,看书从多少点到多少点,看电影也记,聚餐也记。而具体到说做这些事,是跟谁一起,又有何值得一记的感慨之类的,我有单独的日记本记录。那个日记是从初中开始记的,间断地写到高三吧,然后就一直连续写到现在了,几乎每天都有记,偶有不可抗拒因素没记也不超过三天吧。外出或没带本子,就写个便条,或贴在上面或事后抄录。从2002/2/21一直写到2013/6/30,也算是我努力做过的坚持了最久的一件事了。

胡适他老人家记日记是留给后人看的,我却没到这个境界。我记的都是与自己有关的那点破事,与时代没有太多关系,虽然我本身就带有时代的烙印。我写给自己,我拿这些日记向我流逝的时光致敬。自己以后翻起来,无论怎么看,都会很有感觉的。

有句话,时间可以成就一个人,也可以毁掉一个人。我偶尔会拿这些东西鼓励一下自己,告诉自己,已经做了很多努力了,不容易呀,不可放任自流,要好自为之。我现在感激之前的自己,他的努力才造就了现在的我,我现在也该努力,几年后,我希望未来的自己会感谢此刻的我的付出。

PS:我一个念理工科的人,专业水平保持在平均线水平之上的前提下,读的文学书比不得念文科的同学,也不懂历史。周星驰在《喜剧之王》中说其实他是个演员,那我要自诩:其实我是个读书人。

2013/7/1, Mon

我离优秀如此之近

不知道这个世界究竟怎么回事,忽然间,我发现自己身边到处是超级优秀的人,我的世界忽然就亮起来了,因为,我发现自己离优秀是如此之近。

有个人,本科毕业论文写了两百多页,上面的公式都是一步步自己推到出来的。做理论物理的,高斯班,是开班以来,唯一一个拿到法国巴黎高等师范大学全奖邀请的学生,他去北大访问,那边惊叹怎么可能一个本科生水平高到如此地步。他每天就是9点多起床,吃过早餐,然后就在宿舍看高等量子力学,场论等东西,一看就是一整天,晚上跟女朋友聊聊天,然后11点多睡觉,每天都这样。当然,这些都是我听来的,我并不认识他本人。

有个人,同学对她的评价是,只要有她在,你就会有想安心学习的冲动,她的身影总是出现在通宵自习室中。

有个人,周一到周五跑图书馆看书一看就是一整天,周六日就从珠海跑回广州去见她男友。学习一点也没被耽误,总是专业一二名。她说周一到周五,她很勤奋学习,一点也没有分心,周六日就尽情跟男友玩。

有个人,也是周一到周五拼死拼活学习,因为周六日要回家,往返10个多小时。成绩依然是专业第一。

这些都是超级聪明又超级勤奋的人,虽然我只见过一个,虽然他们的世界与我没有交集,但是,他们也是中大的学生,是我同一时代的人,我总会一厢情愿地觉得,自己离优秀是如此之近。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想的,遇到优秀的人,总是让我很开心,可能我从内心深处就觉得自己不差,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遇到到同类的感觉,是否就是这样子的呢?看到优秀的人,也就不自觉地认为自己也很优秀。就如我看到阳光一样,总觉得生活就亮起来了,总是开心的。

这些人,做着一些在常人看来,十分疯狂,不可理喻的事。也只有他们才有资本如此疯狂了。无论是天分还是勤奋,我都很欣赏。

2013/4/7, Sun

今日无事可记

2012很快过去了,我做好些无关紧要的事,发现自己即使在不务正业的时候,也是很勤奋的,看了不少与实验无关的书籍,长了见识,却脱离了实验。只是在最近,我才开始收心重新做实验,并美其名曰:创造知识。有不少感触,挑点说说。

见到了Prof. N. Z., 她给我讲关于Big picture的东西。说她期望能看到学生对自己所做的研究有一个全面的认识,知道这个领域已经发展到什么地步,世界上有哪些人在这个领域正在做什么研究,而你自己的工作在这个领域占有什么样的地位。我似乎知道一点点自己所做领域正在发生什么事,也知道有哪些大课题组,知道最牛的那个人在折腾些啥,只是总觉得没劲,一群人在互相鼓舞,很当真地在做一些以我狭隘眼光(或眼高手低)看来,没有意义的事。就如你在一座根本没戏的山头,无论如何努力去堆石头,即使增加了山的高度,也没意思。要干就到最高峰去干,加一块石头,就增加了世界最高峰的高度。当然,大家混口饭吃而已,也不用那么当真。

与Dr. J. X. 成为好友,极大地缓解了我的心理压力。他告诉我,那些我认为很酷的文章,是做出来的,上面的SEM,TEM,其实是样品的艺术照,是找出来的……原来不是我能力不够所以做出不好样品,而是这个方法不能像化学那样长出漂亮均匀的样品,但是,你总能找到一个好点的区域,总能拍出一个漂亮的图片,那是艺术,不是科研。也因为JX的帮助,我做了好些TEM,也找到了不错的样品。也时不时地产生幻觉:自己在创造知识。

管它呢,我发现自己做起实验来超级投入,也很喜欢那种“我在创造知识”的幻觉。我也很愿意继续这样干下去。2012.12.31晚上我去插样做SEM,2013.1.1上下午都做XRD,刚刚才把XRD的峰位标上,基本数据算齐了。

从Dr. X.M. T. 身上看到无穷无尽的正能量。那些一直困扰我和JX的关于意义的问题,在XMT看来,根本不存在。她也知道我们做的材料很多是不可能有医学应用的,但是她不在意,我与JX把样品给她,然后她就很积极很快地安排各种测试,完了之后还通宵达旦处理数据发给我们,让我十分感动。JX把一些文献发给她,隔天她就说文章读完了,还列出1.2.3点说这个文章如何如何,JX都受不了这种专业水平。她说,她能保证全部数据都是真正测出来的,不是假数据,至于每次测出结果可能有偏差,没关系,选个好结果就可以了。虽然我觉得不太合适,但是她真的似乎做得很投入,也很专业的样子。

记得慕容雪村有条微博,说:“1789年5月,路易十六召集三级会议,本来是想改好,但政府长期的腐败无能,已使人心不可收拾,7月14日,雅克们一声喊攻陷了巴士底,许多人都以为会有无数犯人参与暴动,但事实上当时狱中并没多少人。即使如此,法国还是经历了长期的战火与动荡。而在那天,路易十六的日记里只写了一句话:今日无事可记。”我引用一下,管外面惊天动地,我只在乎自己是否在创造知识,所以,今日无事可记。 Good luck and wish you all everything the best.

2013/1/1, Tue

这些女子,与众不同

看过的文学作品中,有各色女子。

金庸的小说中,我最念念不忘的,是殷离。她出场不俗,我看的各种小说,女子总是体态婀娜,相貌俊俏,而她,却身材苗条纤秀之外,带着一副极丑脸蛋,马上让我觉得这个女子与众不同。她一直对张无忌念念不忘,最后真的被她找到张无忌了,她却选择离开,因为她喜欢的其实不是真的张无忌,而是小时候那个咬她一口的那个人,她喜欢的仅仅是一个概念一个记忆而已,这让我感觉这个女子表现与众不同。总之,我觉得她很是有趣,不俗气。

另外韩寒的《他的国》里那个泥巴,也让我印象深刻。她有只龙猫,老把它当宝看。其实那是一只基因突变导致体积变大的老鼠。她考虑问题很简单,讲话也有趣。

电影《怦然心动》那个女孩子朱莉·贝克,也是一个有自己独特之处的女子。她总喜欢爬到一棵梧桐树顶去看风景,一坐就是一个下午。她还把自己养的小鸡当宝贝。我总觉得她是一个有趣之人,因为她有自己的爱好,可以独处。

我最喜欢的,还是王小波笔下的红拂。《红拂夜奔》是一本关于有趣的书,红拂本身就是个很有趣的人。她跟李靖私奔后,就下定决心,不为和李靖私奔的事而后悔,在任何时候她总往好处想。

比如她从小娇生惯养,没吃过苦,跟着李靖吃东西,一边吃一边看李靖脸色,心里想:只要他一皱眉,她就说难吃,只要他一咂嘴,她就说好吃。结果李靖始终毫无表情,她也就不知道如何发表意见。最后她想:发表什么意见干啥,我就跟着瞎吃算了。

李靖逃跑的时候,她会把自己手腕往他手里一塞,说:给!

李靖死后,她觉得没意思,就去上吊自杀。吊着还没死,她女儿就来对她说:“叫你别殉节你不听,现在难受了吧?”红拂就说:咳!咱不是没事,想找点事干嘛。你也别闲着,给我揉揉腿,都吊麻了!

其实红拂上吊前,很多人来观礼,她是李卫公的老婆,国公夫人,大唐节烈夫人,她上吊,自然很大的事,观礼的人很多。红拂看来了那么多人看自己上吊,就说:“这么多人来看,真不好意思。也不知招待得好不好。”她对众人的临终赠言,更有趣:“等会我吊起来,要是勒出屁来,你们可别笑话我。”

《红拂夜奔》里,有更多有趣的故事。

这些都是奇女子,与众不同,一点也不俗气。

如果非要“世事洞明”般来一句:假的。然后说,没意思。那也是可以的。

2012/6/12, T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