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血战钢锯岭》

通过和菜头的《铁雨下的天使<血战钢锯岭>观后》,知道,这是一部关于现实很残酷,信仰很骨感,面对以杀人求生求胜的战争,一个人,是如何坚持自己不拿枪不杀人只救人的信仰的故事。

主人公道斯是一个挺骨感的人,很难把他跟“坚定的信仰”扯上关系。他的信仰要求他不杀人,他过往的经历要求他不拿枪,第一次冲突就发生在训练场上教官要求大家拿枪练习时,他坚持不拿枪,声称自己报名参军的是医务兵,当初说好他是可以不拿枪的。所以他不是故意来挑战这里拿枪杀人的规矩。不过关于他周六不工作的坚持,他早该知道是不合时宜的。无论是什么原因,反正他就是抱有了不合时宜的信念,并抱着“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决心。

被敬酒劝退无效之后;罚酒接踵而来,被战友挑衅,拿他妹子照片说事;被同寝室的人痛揍一通。教官问他这是何苦,说,他离开军队,对所有人都有好处,即便对道斯自己,回到自己小镇也不会被笑话。他崩绷被揍扁的血脸,坚定地说,今天轮到他值班,不能走;还睁眼瞎说,自己睡得很踏实,也没说自己被揍呀。自此,第一波紧张的冲突感缓解了,似乎道斯被大家认可了。

第一层冲突是身边的人不接受他,这还好说,毕竟他还有个妹子认可他呢。第二层冲突来得狠点,事关蹲监狱,事关他的坚持有违他的初衷。军训第一次休假,他早就约好要去跟妹子结婚,他的上校命令,他必须拿枪演示,证明他的确已经完成军训科目中的射击项目,不然他就别想放假。而且,要是他不拿起枪,这是违抗军令,要上军事法庭。他长官让他不要坚持,拿下枪,就可以回家结婚了。他非不,于是被拘留了。他长官说他这样坚持,会蹲监狱,不能上战场救人,这有违他的初衷,劝他放弃不必要的坚持,毕竟最重要的还是目的。道斯你要做的是实现在战场上救人的目的,为什么非要连“不拿枪”这个荒谬的手段也一并坚持呢?道斯没有回答清楚这个问题,他就是坚持。她妹子也让他放弃无谓的坚持,他不解,说,不是因为自己傲慢的自尊,而是他要做最好的自己,才配得上他妹子。他妹子也就崩溃了,说他不能这么想,自己是爱他的,也就认同了他,让他任性地坚持吧。到这里,第二层冲突的前奏算是缓和下来了。

接着是军事法庭,他非要抗争,即使蹲监狱也要抗争,不用他拿枪,让他走人,回家结婚过小日子,他都不愿意。非要坚持不拿枪,还要赖在军队,声情并茂地说,他那个小镇有人因为身体不好不被军队接收,于是自杀了,他自己要为人民服务,非参军不可,他无法看着自己的同胞上战场血拼卫国,而自己躲在乡下过安生日子……但这一切抗争都是无谓的,他就是违抗军令,就是得蹲监狱。还是他老爸从自己的队长少将那里拿到的赦免状,让道斯逃过一劫。至此,事与愿违,蹲监狱,这第二层冲突,道斯都是吱唔过去的,以跟妹子洞房花烛为句号,缓和下来了。

以上两层冲突,都是靠身边人让道,闯过去的。第三层冲突,是生死的问题,最为激烈,但全是靠他自己一人闯过去的。上战场,他为救自己战友,那个曾经挑衅他的人,扑倒一个日本兵,要被那日本兵干掉的时候,这个战友枪杀那日本兵,救了他。后来他要去救伤员,都是这个战友陪着他,他救人,这个战友杀那些阻碍他救人的日本兵。后来这个战友死了,没人保护他,以及他那不拿枪不杀人只救人的信仰。这时候他近乎崩溃,小伙伴死了,自己人撤退了,后面虽是万丈悬崖,但他也是可以退的。这时候他退也无可指责,他已经是坚持到最后,最后一个撤退了。没什么值得骄傲,但他已经遵从内心,救了很多人,他也已经在战场上展示了自己的勇敢了。前面是弥漫的硝烟战火,还有野兽般的日本兵。比起第二层冲突中,他在监狱里无声却愤怒地锤击监狱门,他这次明显更崩溃,泪崩了,对他信仰的上帝哭诉,说他听不到,听不到他的上帝让他怎么做的指示,这种紧绷的气氛上升到极点的时候,他听到硝烟中他战友的求救声,这时候他听从了自己的内心,投入那战火中,去救他的战友。

就是他那转身,义无反顾,决解的背影,让我差点泪崩。然后就是他一个人救一个个的人,持续的惊醒动魄。经过这次感动,本该更加强烈的,他手无寸铁地面对日军碾压刺杀的场景,我也不觉得有什么了。后面还经历过几次紧张的追杀,他甚至一不小心拿起过枪,最后也都化险为夷。凭他一己之力,救了75个人,还救了几个日本兵。他的连队算是认可他了。

至此,三层冲突,从不能获得身边的人的认可,到可能事与愿违,到最后的生死存亡,他都跨过去了。之后剩下的就是感动了,他所救之人对他的感激的眼神,他的队长希望他原谅自己当初错看他,说道斯比任何人对国家的付出都多,说看错道斯是自己这辈子犯的最大的错误,巴拉巴拉……最后整个连队希望计划中周六的最后一战,道斯也参加,虽然知道那是他的休息日。最后各自退让一步,道斯周六参战,但出战前,大家等他为军队祈祷10min,整营队推迟进攻10min,连同配合作战的海军默默地等了他10min……

基本上就是这样一个故事逻辑了,一个人经受层层考验,最终坚持自己的信仰,也达成了自己的目标。我不知道面对这层层考验,道斯是否有过动摇,但我相信,每一次动摇,都会让他更加坚定自己的信念。

其实,我有个小问题,关于“工具与目的”,或说关于“路径与目标”的困惑。究竟是因为道斯坚持自己的信念,所以大家认可他;还是因为他实现了目的,凭一己之力,救了75个战友,所以大家认可他?大家是因为他这个人固执地用自己那套东西做事,所以信服了他的方法;还是因为道斯真的实现了大家都期望实现的目标,所以大家认可他呢?

是否是因为,他做成了大家一直期望做成的事,因为他成功的救了那么多战友,所以佩服他,进而连带尊重他的做事方式。即便大家不理解他的手段,工具,路径,但是既然他能做成大家都能理解的结果,目的,目标,大家也就逆推回去,稀里糊涂地认可了他的方法。

道斯取得了惊人的成就,我们能理解他做出的事很了不起,虽然我们很难理解他的做事方式,但是,认了,毕竟他做出了惊人的成就。就如很多成功人士的经验之谈,他们应该用了适合他们自己的方式,或者干脆就是运气好,所以成功了,他们不见得知道自己究竟是做对了什么而成功了,但是,既然他都做成了,我们就顺带认可了他的做事方式。

有一种情况,是为了达成目的,不择手段,很多人能理解这是什么意思,好坏不论。我们也可以理解,很多人,用了一种不明觉厉的方法,达成了我们能理解的目标。比如这里的道斯,比如各种成功人士的成功学。我们是否也能尝试着去理解,有些人,用了一种有所坚持的态度,实现了一些我们无法理解的目标。毕竟,有些鸟生来就不是为了躲枪子的。

2016/12/25, Sun

附上罗永浩的一个段子:

有的鸟来到世间是为了做他该做的事不是来躲枪子的。很多长辈不断地告诉年轻人说枪打出头鸟,如果他这个忠告有意义,那就是假定所有的鸟都怕被枪打,我们不热衷于被枪杀,但是如果做你正确的事情注定被枪杀,你只能接受这个事实。所以我就跟他们讲,有的鸟来到世间不是为了躲枪子的,你们是职业躲枪子的,你们这帮傻鸟来到世间就是为了躲枪子的,我呢是为了做我该做的事。如果注定挨枪子就认了,如果不挨枪子我也很高兴,就是这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