拷贝体

黑镜第二季第一集《马上回来》,讲了复原一个已死之人的拷贝体到一个人造机器人的故事。玛莎的男友艾什车祸去世后,玛莎注册了一个服务,它提取了艾什在社交网络上留下的全部信息,塑造出了一个能像艾什一样聊天的智能拷贝体艾什。玛莎不满足于单纯跟虚拟的艾什短信聊天,于是把艾什生前的全部视频录音资料上传服务器,得到了一个可以给她打电话的艾什。服务器通过提取视频原声录音,把艾什的声音模仿得惟妙惟肖。最后,她订购了一个人造的实体艾什。那家公司将艾什的资料上传到一个人造机器人中,这个机器人拥有跟真人一样的肉体和皮肤,只是不用吃饭。整个剧情绪渲染很到位,玛莎失去艾什的崩溃、收到拷贝体艾什的短信时的泪崩、接到电话时的颤抖、看到机器人艾什站在自己面前时的诡异气氛……无一不让我印象深刻。有人看了这剧十分激动,在豆瓣上留言说,自己有苍老师几十个G的视频资料,问去哪里可以订购一个拷贝体苍老师。

我十分关心里面实现的机器智能,那个拷贝体艾什基本上就是数据驱动型机器智能的体现。他看上去好像能思考,其实靠的是数据的完备性,它靠检索真人艾什应对各种情况下的反应数据,实现跟玛莎的互动。它本身是没有感情的,比如它就不懂得恐惧。

用户使用网络制造出的海量数据,有各种意想不到的用途。我听说过一种很暗黑的数据用法(不知真假)。淘宝拥有每个用户的购物数据,包括用户的收货地址、购买商品的种类、收到假货时是否有维权退货行为……若是这种数据被商家拿到,他就可以根据信息分析出,哪些用户惹不起必须发真货,哪些用户即使收了假货也不会退货。我还听说过,amazon根据用户的购物习惯、消费能力,给不同用户推荐的商品种类不同,而且每个用户看到同一商品的价格也不一样。航空公司可以根据用户的数据,判断这个用户是否急需出行、是否经常临时商务出差,进而决定给出不同的机票价格。我自己之前在GoDaddy选了一个域名放到购物车没付款,是有优惠价格的,我在网上有检索了一会,半个小时后打算付款的时候,价格就恢复原价了。这些只是数据使用的冰山一角。

需要挖掘出数据的价值,离不开数据的完备性。比如电影中的艾什,看起来他好像能思考,会像真艾什一样回答玛莎的各种问题。其实他回答玛莎的全部内容,都是检索艾什在社交网络上发布的信息整合出来的结果。人很会思考关于 why 的问题,不太能记住大量关于 how 和 what 的问题答案。但是机器不擅长回答 why,它最擅长记住大量 what 和 how 的答案。现在Google检索能给出比如“天为什么是蓝的”的答案,也是因为网上数据量足够大到已经有人写出了这个答案。Google要做的是把这个最接近正确答案的内容提取出来,整合成一个语句通顺的回复。

机器智能发展迅速,特别是计算机硬件和算法,若是要制造出一个艾什那样的虚拟拷贝体,最缺的是关于某个人的完备的数据集。这个数据集应该包括这个人生活的方方面面的文字、录音、录像。文字应该体现出有个人特色的语言使用习惯,要有情绪化的观点……也许用不了几年每个人就可以制造出一个自己的拷贝体了。

有个问题问,若是你被流放到一个荒岛上,只能带一个人去,你最想带谁去陪你。现在真的可以畅想了,带一个拷贝体去,它拥有跟真人一样的交流能力。若是真有这种拷贝体,我们就可以跟世界上任何人聊天。前提是那个人能提供足够多的方方面面的数据,以便能制造出他的拷贝体;而且他还要愿意授权给你使用这个拷贝体的时间。现在是写本书卖N份挣钱,以后就可以卖自己拷贝体的使用时间,问答一小时1000块,情感咨询一次1000块……可以供N人同时购买使用,也就相当于有N个自己同时在挣钱。

我高三的时候看李敖的大学札记,里面有很多可以拿来当鸡汤用的励志文字,受益良多。后来才发现,那是他失恋的时候写来鼓励自己用的……感觉我被骗了。若是有个李敖的拷贝体,我就不要看他的书寻章摘句,直接问他问题,让他给我讲讲他当时是怎么想的,想想都觉得很过瘾。就怕他要价太高,我没钱购买这个拷贝体的使用时间。我最想要听的,是费曼讲物理学,书太厚了,第二卷电动力学我一直看不下去,有了费曼的拷贝体,我不用看整本书,有问题直接问费曼的拷贝体。

2017/1/17, Tue

朋友关心我,说我写的东西个人观点太强烈。分享了一篇他喜欢的文章供我参考,希望我写作水平能有所进步,写文章客观理性。

可惜我不思进取,把“个人观点太强烈”当成是对我的赞美。我写这些东西,不是为了中立地分析某个问题,也不敢想要把读者说服,就更别提传道授业了。能给读者提供资讯的订阅号很多,不差我一个。我只是记录下我自己的思考,整理一下思路,摘抄点文字,方便以后使用。更何况,我觉写文章最重要的不是要避免错误,而是要有自己的想法,即使这个想法是错的。

读者也不会在乎我的观点。一方面每个人都固执己见。若是他们同意我的观点,绝不是因为我说的有道理,而是因为他们自己早就有那个想法。发现我也这么想,于是找到了同类。他们不是被我说服的,反倒是我被他们拿去做了一个例子,确证了他们自己的想法。另一方面我人微言轻。即使我说的某些观点是对的,但我根本不够格去教人,也就没人会听我的。我要是写文章地去教育别人,只会让自己像个傻X。我讨厌无处不在的life coach,讨厌自己成为知心大妈,恨透了自己某些时候好为人师的丑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