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忘于江湖——《爱乐之城》不爱

周六去看了《爱乐之城》,好看,推荐。每个人都能从中看到自己的故事,印证自己的想法,并有所感触。即使什么也不想,整部电影的配乐、舞蹈,也足够赏心悦目。

C看到的是对梦想的坚持,我看到的是对现实的妥协。C说我老了,我说她太天真。剧中,男主最后开了自己梦想的俱乐部,女主也实现了演员梦,家庭美满。虽然两人并未在一起,却能相视一笑,相忘于江湖,也算圆满。

但我知道的现实却远没有那么美好。我熟悉的为数不多的两个把科研当真的朋友,最后都与科研相忘于江湖了。

一个被导师坑了,模拟、材料一通搞,毕业后去了企业。还要帮公司老总写博士论文,现在考虑转行。我一直觉得他特优秀,我想创业,第一个要挖的人,就是他。虽然他做的方向跟我打算搞的不一样,我也坚信没有什么是他搞不定的。相比较于专业技能,一个创业团队更需要的是一个Jams Bond那样的硬汉,给团队一种精神鼓励。他就是我觉得可以充当这个角色的人。然而他对自己却没有那么大自信。

我的另一个好朋友,平时没日没夜搞科研,又整天哀叹自己搞的研究跟当今科技进步没有半毛钱关系。无论自己多么努力,都不会影响科技发展。博士毕业之后,去了美国一个组做博后。他念博士的时候,发了大量paper,每年拿国奖。刚去美国,还以为能从坑爹的搞纳米材料转行到工业界,然而也是个坑。之前他对3D打印很痴迷,现在也不怎么提了。他总觉得微电子那套是最靠谱的,然而没有哪个科研成果能达到那个精确控制可重复的水平,也没有哪篇paper能靠点边。现在他去写代码了。平时不用做实验,就是写项目书,帮老板拿基金。每天用5~6个小时学计算机。

我呢,本科时候被费曼物理吸引,读了个凝聚态物理硕士。因为能力不够,四年前就已经放弃了物理。博士打了个擦边球,读回我的微电子专业,改天好找工作。现阶段,顶着各种压力,算没有掉入搅材料的坑,摸到了电子工程的衣角,但远没有达到电子工程师该有的水平。学弟问我之前读的那些物理,对现在的研究有什么用。我躲避了问题,回答,我之前学的物理让我与众不同。

我猜测这个世界是不会考虑我是否有梦想的,它只在乎我是否有价值。而且这种价值,从短期看,就是符合游戏规则。比如搞科研能发一堆高影响因子的paper,那就让你名利双收。比如企业,做出用户喜欢的产品,用户就买单。至于是否开心,是否坚持自己的梦想,那是个人的私事。

社会当然会鼓励年轻人坚持梦想,因为它需要多样性,大家也喜欢听与众不同的故事。各种离奇的想法,一旦产生实际性的影响,就能给世界增添一丝精彩。但是,既然要鼓励,那是不是因为缺呢?若是一件事真的像“食色性也”这么符合天性,那又怎么需要鼓励呢?

最后还是落回到个人的选择,当初我朋友要去写代码,说很多人要是知道他转行,会说都博士后了,来不及了。我却觉得永远都来得及。不过当他说,即使以后失败了,至少做了自己喜欢做的事。我倒是挺反对这种“悲情”的“失败英雄”情结的。愿赌服输,没有“至少”这种说法。

喜欢就做,社会不欠我一个成功,我也不欠社会一个成功。缺钱就先挣钱,不差钱就我行我素。最后的下场,无论是自己喜欢还是不喜欢,都是I deserve it. 

2017/2/12, Su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