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于环境压力

黑镜第一季第一集《天佑吾主》讲了一个匪夷所思的故事,深受大众喜爱的王室成员Susannah公主遭人劫持,绑匪提出的交换条件是要求首相Michael Callow全网直播f**k pig。最终他在强大的社交网络民意压力下就范。

刚开始民意是同情首相,觉得绑匪无理取闹,不应该就范。后来因为首相的下属企图找人替首相直播,绑匪知道后砍了公主的手指。看到公主的断指新闻,舆论开始站在公主一边,认为首相不能只顾自己颜面,强烈要求他直播,救公主。最后首相知道若是自己不直播,不仅自己的政治前途没有,而且自己和家人的人身安全都会受到威胁,他只能就范。媒体在直播之前呼吁大家不要看,而且会在直播过程中播放刺耳的声波,降低大家观看的“快感”。结果大家因为专注于观看这场荒谬的直播,连他们关心的公主在直播开始前半个小时已经被扔到大街上了,都没人知道,没人管……

我看这里讽刺了现代社会的网络暴力,民意可以强大到威胁人的生命,进而胁迫人就范。这种事其实我见过一次。是某一年地震的时候,当时民众同仇敌忾对抗灾害,学校有一次还在下午上课前,还要求全校师生,无论在哪里、正干什么事,都要起立默哀一分钟。那时候,有一个同学,在网上发帖说这地震也没什么不好,可以提高GDP(我听室友说的,自己没看过网上帖子)。然后那个发帖的同学就被“追杀”了,据说人身安全都受到威胁,是辅导员把他藏起来了才躲过一劫(也是我听说的)。事情过后,这个同学被学校记了一次大过(这我的确看过学校通告)。即使现在,我也只是觉得这个同学只是在不恰当的时候说了一句不恰当的话,至于他到底怎么想,我管不着。但当时我就被这网络的暴力吓着了,竟然可以威胁到真实的生命安全。不过还好我那个大学见过世面,做事得体,虽然它被民意,被“上意”要求严惩那个有不恰当言论的同学,但没有开除,而是记过一次,我的辅导员也保护好了那个同学,我们学生也没有过激的举动,同学还是我们的同学。

两百多年前,伏尔泰那句“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是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现在听来,尤其有现实意义。言论的边界究竟在哪里,我们可以好好商榷,而民意投票决定所能干涉的范围的边界,至少不能超过人的基本权利,比如生命,健康,财产,自由……

以上是极端的例子,但现实中,环境的压力无处不在,比如,逼婚。我听过一个说法,部分父母强烈干涉子女的婚姻问题,仅仅是因为不想自己跟身边的人不一样。不排除大部分父母希望子女幸福,但的确有父母,自己的婚姻不幸,却坚信子女能从婚姻中获得幸福。这些父母,看到自己身边同龄老人的儿女都已经结婚生子了,自己的子女却单身,他们受不了自己跟别人不一样。自己子女至今没有对象,就显得跟别人的子女不一样,进而导致了作为父母的自己也不一样,所以逼婚。在这样一种环境下,不仅父母有压力,你自己被八大姑七大姨问多几句,也会不耐烦。这些情况,无论是否出于善意的关心,在我们看来,都是过分的干涉,无一不在暗示着自己跟大部分人不一样,这会带来无形的压力。这种压力,是被强迫施加的,不是我们应得的。父母因为子女跟别人的子女不一样,进而产生“自己跟身边的人不一样”的想法,同样会感受到“从众心理”的胁迫,这种压力,也不是他们应得的。

怎么办?去一个见过世面的环境,去一个大城市。在小城镇,你过得跟别人不一样,不想结婚,不务正业,专搞一些虚头巴脑玩意,很容被当成怪物。这不是你的错,是他们没见过世面,他们只是想挽救一个失足青年。或者,他们怕你,怕你这个怪物,大家都活在一个规规矩矩的方框里,而你活得这么“不规矩”竟然还能这么开心,吓着他们了。去大城市,那里都是怪物,都见过世面,你再出格,别人也见怪不怪。对于一个特立独行的人,我觉得最舒服的状态就是被无视。据说从神经病院放出来的人,都特怀念那里,要不是因为太贵,自己又没钱,真恨不得一辈子住里面。因为里面都是被称为神经病的人,进去后,太舒服了,大家发各自的神经,没空搭理你。同时,因为你是“去大城市打拼”,在小城镇的人看来,你属于上进类型的人,是被身边的大妈们鼓励的,父母自然不会感受到压力,反而会被身边的人羡慕生了个上进的子女。所以,去大城市,能缓解各方压力。

或者拔高自己的思想境界,把自己定义成一个做事的人,并且在努力做事之余学会阿Q精神法,俗称意淫:“不要因为自己做的事别人无法理解而气愤,我们是见过世面的人”。罗永浩做手机之前跟人网上对骂,就没输过,后来他做手机了,懒得跟人对骂了,他说:

就像如果你是个普通人,对方也是普通人,他挑衅你,你就打他了,这没问题。但你突然成了武林中人,普通人再向你挑衅的时候,你其实没有欲望去收拾他。甚至我看到他很激动、抽搐,我的想法可能就是“这位先生,你要冷静一点,别伤到自己”。所以要不要跟对方打,很大程度上跟你自己的定位有很大关系。

这就是拔高思想境界或说意淫的力量。

扯这么多,无非就是说,我们感受到的来自环境舆论的压力甚至是胁迫,不是我们应得的,现在应该讨论的不是言论自由的边界,而是舆论共谋的边界。为了缓解这种压力,要么去一个大城市,那里的人各忙各事,没空瞎逼逼你的事,要么做事之余,学会意淫,不跟人一般见识。

2017/1/4, W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