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科研当真

虽然吐槽那些纸上创新没人负责、当不得真的科研,但我应该庆幸,自己认识几个把科研当真的朋友,也从那些把科研当真的导师那,学到了把科研当真的态度。

我硕士在中大低温楼念,组里的Prof ZH He虽然不是我的直接导师,但是对我影响很大。他以身作则搞科研,他的两个观点对我影响深远:一、把科研当真,二、问解决了什么问题。

一个学生在某次例会上做完报告后,Prof He问了些问题,虽然不满意,但并没有生气,只是说了下自己的建议。他说若是把这样的实验结果发表出来,没人当真也就算了,万一有人当真的话,就会有很大的麻烦。他还说,就跟很多人抱着侥幸的心理,在论文中原样抄袭一两段,若是没人发现,也就算了,万一被发现了,而且别人跟你较起真来,那就很麻烦。

他这句“万一有人当真”对我影响很大。一直以来,我都抱着一种“当真”的态度对待自己的research。越做越发现很多paper的数据有问题,我不敢说是造的,但的确是漏洞百出,发表出来就是丢人现眼。

我把这种“当真”的态度延伸到生活的方方面面。当真看起来挺累,却是一种深谋远虑的做法。不当真,瞎说,就没有下次了。每次讲些好听的故事,最后不了了之,最为难的不是面对别人而是如何向自己交代。对别人,总可以找到新的冤大头,而自己呢,如何换一个自己呢?一个人要修炼到什么程度,才能做到完全不把自己说的话当真。

这里有个很荒谬的事情,一个人总是讲故事,在当真的人看来,不用三次,就反感了。他一说话,我就启动狼来了的模式。他不可能影响到我。而对于那些不当真的人,每次听,都醍醐灌顶,恍然大悟。但是因为不当真,所以然并卵。最后的效果就是,说的人不当真,听的人也不当真,大家嘻嘻哈哈,过家家。那些超会讲故事的人,总用话术motivate别人的人,最好能想明白这层关系。Reputation就这么一点点消磨殆尽的。

我自己因为无论是科研还是生活都很当真,总体看来,利大于弊。

比如科研,我能把压力传感器做得很美观很稳定。但我怎么能确定别人做得不好呢?我又没有穷尽所有paper。我不比别人勤奋多少,更不聪明。对比了不少paper,想来想去,我认定一点,因为我是当真做sensor的,我的sensor是要拿去用的,而不是到sensor、到paper为止。

就我浅薄的见识,再严谨的科研,它的结论都是有待商榷的,一般会有很大的水分。若是一个人工作止步于做出了一个很好的sensor,那我就有理由怀疑,他这个很好的sensor有很大的水分。而我当初要做sensor,是因为买不到好的,我的sensor止步于应用。

从材料,到器件,到应用,每增加一步,难度会增加N倍。后一步需要严重依赖于前一步的稳定、可重复性结果。

很多人选择搅材料,做各种材料表征,最后发paper了事,因为这样就只需要做到材料这一步,相对容易。那些纳米材料的研究,总是能找到漂亮的SEM,TEM,但鬼知道那些测出来的材料性能跟这个小区域的电镜图有什么关系。

若是为了做器件,总不能全靠运气,材料需要做到统计学上的稳定可重复。可想而知,若是为了应用,那器件这一层就要十分稳定了,不然根本无法做应用。从这个角度上理解,我也就安心了,虽然没有穷尽全部paper,我也可以心安理得,盲目相信,认为自己做的sensor是很好的。别人做不好sensor,不是因为他们笨、懒、实验条件不好,而是因为他们的目标是sensor本身,那就注定了他们做出来的sensor水分很大。我的目标是应用,sensor容不得太多水分。实际上,我之前那篇paper,的确详尽分析了如何才能测到稳定的脉搏波。很简单的发现,但是别人就是做不来这种工作,因为他们止步于sensor,sensor不稳定,根本分析不到应用那一层。

最近流行内容付费,我也把它当真。不仅仅是像买书那样把付费当真,而是把内容但真。但是当我把那些自认为有价值的内容分享给别人的时候,少有人当真。我把关于生活常识的一些内容,比如中医,上火,蜜糖、燕窝有没有价值的内容分享到家族群里的时候,基本上是没人点开来看的。那些科学教育小孩的内容,不知道有多少人愿意每年掏200元,每天花5分钟去了解下。每每想起,我都很绝望。跟身边有些朋友谈到某些话题,我顺手把内容分享过去,他们不看还好,看完了之后然并卵,也常让我感到乏力。

每个人的经历不同,导致了对同样的内容有不同的理解。有很多东西,我们想不明白,不知道为什么需要那样做,不是因为那些东西有问题,而很可能是因为我们自己没达到那个理解它们的水平。若是我们能轻松理解,那我们不就年薪百万财富自由了吗?还用为这点钱这点时间纠结吗?正是因为那些东西难以理解,所以不用理解,直接当真做就是了。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这种“苦口婆心”的事做多了之后,也是很绝望的,不过有个意外的好处。当我向身边的朋友转述某些从书本学来的观点,用以论证我的想法时,我也可以做到不自惭形秽了。没有任何心理压力,因为我没有作弊。我从来都是把我所知道的全部资源,无偿分享给任何人。若是我竟然从中学到了东西,只是因为我当真。别人面对同样条件和资源,却是然并卵的结果,不关我事,不是我作弊,我没有私藏任何资源。

这样来回多次之后,想不自信都难。搞科研,我当真,最终能让我make a difference。平时向书本或各种付费内容学习,我也当真,也能make a difference。现在看不出来这些区别,那是因为时间不够长,假以时日,1.01^n和0.99^n会有天壤之别。只是这种东西,是一个个的点,没有足够的积累,就无法连成一张网。学了一两个知识点,就急于去捕鱼,最后只会证明“学再多东西也没用”的先见之明。

C经常说不知我从哪来的盲目自信,那是因为我当真做事。不是我多厉害,而是我知道自己很low,却每天在学习,而且把学到新知识当真。我明知道自己很可能是错的,但是我还是盲目自信。我坚信自己现在的想法是对的,做的事也是对的。试想一下,一个人要蠢到什么地步,才会明知自己不对,还固执己见呢?一个人是要多么不把自己当回事,才能抱着一种谦卑的不确定性做事。一个人怎么能对自己做的事不自信呢?我怎能不信自己这套想法呢?即使我发现我错了,那我现在还是对的。凯恩斯说,“我的观点根据新事实的出现而改变,先生们,难道你们不是这样吗?”

我不知道如何才能让人把科研、工作、学习当真,特别是当一个人信奉“当真你就输了”的时候。我只是说我的观点,你那么当真干嘛?对于不当真的人,跟我毛关系也没有。对我在乎的人,我会花无穷无尽的时间让美好的事情发生,因为我当真。

看的书不多,不过还是知道一个有趣的小故事,送给那些夸夸其谈,爱讲故事却不当真,或者当真讲故事的人:

昔有一僧人与一士子同宿夜航船。士子高谈阔论,僧畏慑,拳足而寝。僧人听其语有破绽,乃曰:“请问相公,澹台灭明是一个人两个人?”士子曰:“是两个人。”僧曰:“这等尧舜是一个人两个人?”士子曰:“自然是一个人。”僧乃笑曰:“这等说起来,且待小僧伸伸脚。” ((明)张岱《夜航船》)

2017/3/31, Fri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