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己知彼

2014年我出去做报告的时候,Prof Zhao修改我的PPT,给的第一个建议是:

Know your audience

出去做报告跟在组内做报告有很大的不同。组内的例会报告,同学跟我做的方向不一样,而且时间也相对充裕,可以也应该好好讲清楚我那个研究方向的背景知识。一方面相当于给同学介绍了一些新知识,另一方也方便大家了解我的工作的价值,给出有益的建议。而我当时是去开Body Sensor Network(BSN)的会议,参会的人大部分都来自电子电路方向,对于电子器件、穿戴设备在医疗健康领域的重要性,不仅听过多次,而且他们自己每次也给听众讲这些背景知识,所以我不需要像在组内例会一样讲那么多背景知识。反倒是BSN的人大多买电子器件用,不太了解如何做电子器件,我应该多介绍一点电子器件制备方面的东西。

会议报告跟上课又有很大不同。讲课的时候,要求详细讲解知识点,让学生学有所得。而会议报告,要讲自己所做工作给这个领域带来了什么突破,要强调清楚自己所解决的问题的价值。别人有兴趣,要么会提问细节,要么会找我们发表的paper读,不需要在报告的时候涉及太多细节。这个过程也是在推广自己的工作,推广自己的组。这就是为什么Prof Zhao那么在意我们出去做报告的事,每次组内的同学要出去开会,都要提前在组内试讲,Prof Zhao都会给出详细的修改意见,有时候她甚至会讲一遍给我们听,让我们照着她的思路去给报告。

这句“Know your audienc”说的是“如何做报告,报告什么内容”。给报告之前,要了解一下我们面对的听众,根据不同的受众,调整我们报告的内容和方式。比如这周二她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就立刻问这次采访想要达到什么目的,然后她再决定如何介绍自己组内的工作。

最近我一直在思考科研的价值,关于“为什么要做报告”这件事,有点思考,多补充一句:

Know yourself

在《科研与创业》那篇文章中提到过,搞科研的人喜欢分享交流,做企业的人喜欢闷声发大财。

刚开始做柔性压力传感器的时候,我很愿意跟人说自己做了什么什么,器件性能如何如何,比别人的好在哪里等等。渐渐的就不太想讲了,因为说得越多,越觉得自己不认同这个圈子的人做事的方式,喷再多也改变不了任何东西。只能做点自己认可的工作,在paper里面悄悄地说点自己想说的话。现在高兴的时候,还会喷一下别人的工作,不高兴的时候就懒得理那些high impact factor的paper。同学告诉我又有新的paper,人家器件性能如何如何,我总是默默点个赞,把paper存起来,等着改天写论文的时候凑数引用。

现在甚至都不想出去开会。没什么好present的,我不想在这个圈子里混,不想靠开会认识圈内人;也深知自己做的工作不符合这个圈子的人关于科研关于novelty的理念。去年Prof Zhao让投摘要去开冬季MRS的时候,我推脱说工作没做完;后来她说可以参加接下来的春季MRS,我没借口,但是跟她约定,若是对方给我口头报告的机会,我才去,给张贴报告,我就不去开会。后来MRS给的是张贴报告,Prof Zhao鼓励说,她很认可我的工作;但是这次开会的牛人太多,主办方想把机会给其它一些做新材料新应用的人present;张贴报告也是很好的展示自己工作的机会。但是我果断把稿件撤了,按约定不去参加会议,她也同意。

然后来了个EMRS,要去欧洲开会。Prof Zhao提示说过几天就截止日期了,我本想投原来撤回来的稿件,她觉得新做的工作更合适,我二话不说,写了个新的摘要投了出去。没几天,她说有个新加坡的MRS,更大,看我自己的意思想去EMRS还是去新加坡这个MRS。其实我哪个都不想去。之所以没再推脱,按她的要求投稿,那是我觉得她想宣传自己组的工作。我不想宣传自己的工作,但她是老板,我拿工资,所以她说了算。

上周Prof Zhao给我们Bio sensor组的人发邮件,说MIT的Prof Sodini要来访问我们组,她给我们每个人几分钟介绍自己的工作,算是showcase。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查下这个Professor的背景。虽然我不想汇报自己的工作,但Prof Zhao要showcase,我也就讲了自己做的sensor,让他知道我们组做的器件很好,就算达到目的了。

后来的效果是,Prof Zhao抱着showcase的想法让我们present,而Prof Sodini误以为我们是要他的建议、指导,认真听而且给建议。每个人都在know your audience。

写这千字文也是一样,要了解读者、了解自己。李笑来说,你能懂多少读者,你就能拥有多少读者。和菜头说,要想清楚,除了自己之外,你是为了谁写作。我当初不想写,是因为想不清楚这些东西,而且坚持认为“to change for others is to lie to yourself”。后来又重新写,是因为我只把写作当成是“一件看得到头的挑战”。不是因为我真有那么多故事、想法要去表达,更不是因为我擅长使用文字表达,而仅仅只是因为,写作这件事,对我来说,算是一件不大不小的挑战。至于它还有其它很多好处,都是副产品,是后合理化的说法。

我用这种完成“一件看得到头的挑战”的想法鼓励朋友写作,有些写了,有些没写。后来我才意识到,我没有“know your audience”。挑战对于我来说,是好事,甚至觉得每天总有那么几个小时是什么事都不想干的垃圾时间,看娱乐节目还不如写写千字文。却忘了,那几个小时,就是什么也不想干,包括不想写作。也许不是每个人都需要通过完成小挑战来获得inner peace,也不是每个人都需要inner peace的。

2017/2/24, Fri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