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的认知

未来一切竞争都是认知竞争》(傅盛)把人的认知分为四种状态:

我拿科研作个类比。一般人刚开始接触到一个新课题的时候,一方面会觉得很新鲜,另一方面会觉得一切问题都已经被解决完了,没什么可做的。拍脑袋想出的任何问题,都会发现已经有人做了。这是处于“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的状态,没有动手做事所以不会遇到问题,也就问不出问题,也谈不上自己不知道什么。

单是知道一些名词,如数家珍,说组内有很多个研究方向:flexible pressure sensor、biosensor、BP、超级电容器、太阳能电池、光谱……这种列概念的状态,还是处于“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的状态。受过几年教育的人,会知道这个世界有很多学科分类,有政治经济学、心理学、哲学等等。当他真的面对一个经济学大师的时候,如果他只是知道“经济学”这个名词,那他问不出什么问题,他“不知道自己不知道”。唯有当一个人真正读过一点经济学,思考过水是生活必需品却相当廉价,而钻石表面上是非必需品却价格奇高,有了这个问题,才会进入“知道自己不知道”的状态。

科研也是一样,非要读很多paper,做不少实验,才会知道这个领域存在哪些问题需要解决。“知道”是相对于“不知道”而言的,唯有了解了这个学科现在已经研究清楚的问题,才能了解到哪些是有待解决的问题。一个厉害的导师,凭着自己在这个学科的多年的积累,能够把握到哪些问题是关键问题,哪些是无关紧要的问题。因为他脑子里同时存在着很多问题,也十分清楚这些问题之间的裙带关系,知道哪个问题的解决会连带解决一大片的问题,这种高屋建瓴的问题就是关键问题。而没有积累的学生,是很难把握什么才是关键问题的。次一点的,虽然不能抓到关键问题,也能告诉学生哪些坑不能踩。再差点就是有钱的甩手掌柜,更差就连钱都没有。

有一个博士答辩结束,导师问我们的感觉。我觉得他做了不少工作,但似乎是在堆工作量,没有系统,后面的研究还跟前面的结论不符合……导师说,更为关键的是,那个学生做了四年研究,连这个领域核心问题的门都没有摸到。

抓到学科的关键问题,或者是把握到了一些至少不算是无关紧要的问题之后,通过research,也许就能做出一些新发现。这个新发现就让我们进入到了“知道自己知道”的状态。还是那个说法,“知道”是相对于“不知道”而言的,唯有知道这个领域的问题所在,我们才知道自己的paper解决了什么问题。

第四个阶段,有点抽象,可以算是经验或者直觉吧。这种东西,不仅不会写到paper中,连说清楚都不太可能。深入研究一个课题,做了大量无法进入paper到实验尝试,思考了很多不会进入paper的思路,就能对这个领域有深入的理解。比如做sensor,有时候很难说清楚为什么要这么做,面对不同的材料,会有不同的注意事项;有时候甚至不用做,就知道不可行。很难说清楚为什么,就当是经验吧,或者算是know-how的知识,“不知道自己知道”些什么东西,但是就是可以把事做成。

我只是用搞科研的状态理解文章里说的四个认知状态,它要说的是更普遍层面上的认知和个人成长的事。它分析:

所谓成长,就是认知升级

认知,几乎是人和人之间唯一的本质差别。

人和人比拼的,是对一件事情的理解和对行业的洞察。执行很重要,但执行本质是为了实践认知。

不行动的认知,就是伪认知。

想法要立刻转为行动。坚信大趋势,坚信这家公司的各种认知决定。

不要简单的批判,你一定要相信那些行业领头人。他们拿到的信息肯定比你多,处理信息的能力比你强,他们的认知不是现阶段的你所能赶得上的。不理解,就执行,在执行中理解。

2017/4/16, Su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