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阳明:一切心法》读后——狂者胸次

读熊逸的《王阳明:一切心法》,书序中有一节《狂者胸次》,涉及到“乡愿”和儒家“原则至上”及“狂者”的说法,有意思,摘抄出来:

薛尚谦、邹谦之、马子宰、王汝止待坐,因叹先生自征宁藩已来,天下谤议益众,请各言其故。有言先生功业势位日隆,天下忌之者日众;有言先生之学日明,故为宋学争是非者亦日博;有言先生自南都以后,同志信从者日众,而四方排阻者日益力。先生曰:“诸君之言,信皆有之,但吾一段自知处,诸君俱未道及耳。”诸友请问。先生曰:“我在南都已前,尚有些子乡愿的意思在。我今信得这良知真是真非,信手行去,更不着些覆藏。我今才做得个狂者的胸次,使天下之人都说我行不掩言也罢。”尚谦出,曰:“信得此处,方是圣人的真血脉。(《传习录》)

王阳明平定宁王之乱后,辉煌的战绩不仅没有为他赢得美名,反倒是谤议远超赞誉。他的学生提出各种解释来理解这个险恶的事实,基本上就是“物忌坚芳、人讳明洁”之类的。王阳明以自省的心态提出一种主观的解释:

以前我或多或少还有一些“乡愿”的样子,如今才真正相信我所提出的良知理论是绝对的真理,于是信手行事,不假半分掩饰。我已经是“狂者”的胸襟了,即便天下人都说我“行不掩言”,我也无所谓了。

他弟子薛尚谦感慨,“有这样的自信,才是圣人的真血脉啊!”

这里的“乡愿”讲的是身段软的意思。所谓“素丝无恒,玄黄代起;鲍鱼方兰,入而自变”,每个人的价值观都是受自己成长环境和所处境况影响。这种“随和”的人,应该是最适宜群居的。

他并没有内心坚守的道德准则,只是与世沉浮而已,总能勾零障碍的融入任何社会评价体系。我们至多只会嫌他“乾乾终日,翼翼小心,驭朽索以同危,履薄冰而为惧”,所以除了尊敬和喜爱,我们很难对他摆出别种态度。

但儒家的孔子最讨厌的就是“乡愿”,认为这些人是真正贼害道德的人。

“乡愿”是这样一种人:想指责他却也挑不出他多大的错误,想斥骂他却也骂不出个所以然来,大家都觉得他是忠厚老实的好人,他自己也以正直、廉洁自居,只有当你真正拿尧舜之道来衡量他的时候,才会发现他是很等令人厌恶。

“努力适应环境,是自己变成一个受到更多人喜爱的人”,在今天看来当然不能算是十恶不赦的追求。但是儒家不这么看,他们是原则至上的价值一元论者。孟子对自己的信奉的原则“虽千万人吾往矣”,不惜成为全民公敌,不惜与全世界背道而驰,对其他价值观则持赶尽杀绝的态度。

孔子最想结交的是“中道之人”,他们达到了儒家最高人格标准“中庸”。退而求其次是“狂者”和“狷者”,前者锐意进取,后者有所不为。

阳明心学的奉行者很乐于成为这样的“狂者”,即便全世界都对他们的价值观喊打喊杀,他们也会继续锐意进取。在他们看来,哪怕是一丝一毫,也会使自己流于令人不齿的乡愿一党。

“行不顾言”是乡愿对狂者的讥嘲,觉得狂者志大而言夸,嘴上永远都在标榜古人,行为却不能与言语相合。(《孟子.尽心下》)其实这也难怪,毕竟人们总是以成败论英雄的。即便在今天,倘若某个尚未发迹的年轻人竟然表达出对名车、豪宅的轻蔑,有几个人会称道他的耿介拔俗之标和潇洒出尘之想呢?通常会有的反馈总是这样的:“等你那天有了名车、豪宅,再来说这样的话吧。”心怀善意的长辈也许会这样来教导他处世哲学:“你讲的道理并没有错,但在你一无所有的时候讲这样的话,只会引起听者的恶感。”

这真是十足的小市民嘴脸啊,只在意言说者的资格和言说效果的利弊,却不甚在意所言说内容的是非。

狂者只在意真理本身,仅此而已。只要他坚信对名车、豪宅的轻蔑是一种合乎真理的态度,那么无论他是一贫如洗还是富可敌国,都不介意在任何时间、任何场合对任何人表达出这份轻蔑。所以也难怪人们不喜欢狂者,倘若王阳明在平定宁王之乱的事件中不幸惨败,时人对心学的非难一定会变本加厉,王阳明或许也不会还敢说“狂者胸次”那番话的;倘若王阳明生活在今天,一定也会被我们这些或多或少沾染了乡愿气息的人讥讽和诋毁,至少“行不顾言”的帽子肯定是要扣给他的。

以上大段分析狂者的行不顾言,怎么听都像是“酸葡萄心理”的描述。我自己就常说些不合身份的话,比如明明没有发出什么好paper,还肆意批评别人的nature。看到熊逸这大段大段的分析,不禁唏嘘,儒家还挺好玩的。

想起各种life coach,最讨厌那些教我怎么做人的人。以前心中常暗骂他们自以为是好为人师,总恨不得以小市民嘴脸顶回去,自己过成什么鸟样,还来指导别人。后来换成想“何以至此”,也就能平和一点,觉得他们大受欢迎,一定是从某种角度上,满足了受众的需求。而受众的热情反馈,又强化了人生导师们的意义感。从他们的受众角度看,一定是很有道理的。我不认同他们的那套价值理念,是因为我本来也不是他们的受众,也不是他们要搞定的对象。

其实我以前也喜欢听各种心灵鸡汤和成功学讲座,当时我还备受鸡汤鼓励,只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就开始反感它了。按心灵鸡汤的说法,是那些东西成就了现在我这个反感那些东西的人。打个不恰当的比喻,这个逻辑就相当于,吃了一次臭狗屎就知道狗屎臭了,所以吃臭狗屎也是很有价值的一次体验。

每个人因为境况不同,需要从外界寻求不同的支持。年轻的时候,我畅饮心灵鸡汤,现在反感它。转而对儒家的狂者胸次有感觉,也许只是因为现在我需要这套东西做我的挡箭牌,它还是“传统”美德呢。

2017/2/1, Wed

一言不合,人家说“这是中国的传统”。我问,“所谓的传统,是按100年算呢?还是500年、3000年、5000年?还是七万年?”

其实我不知道这些时间跨度具体都有些什么传统,但总能找到我想要的“好传统”,这也是读书的好处之一。别人拿自己的亲身经历说事,我拿整个人类历史说事。一言不合,我就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彰显一下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

——春节也就几天,一年一次,你就不能积点口德?

——我也就春节几天假,一年只有一次,凭什么“使我不得开心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