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阳明:一切心法》读后——知行合一

王阳明说的“知行合一”是一个“实然”命题,而非“应然”问题。“实然”是指知行本来就是一回事;“应然”则是说知和行应该统一起来,不能说一套做一套。

在常人的理解里,有些事知易行难。比如减肥,很多人想要苗条身材,却禁不住美食诱惑。明知要控制饮食,只要做到摄入少于消耗,就能渐渐瘦下去,但就是控制不住。比如戒烟,虽然各种研究数据显示吸烟有害健康,但是烟瘾就是戒不掉。

有些事知难行易。有个故事说一家公司的机器坏了,公司的工程搞不定,于是请了某著名工程师来检修。该工程师在机器某处画了个圈,说就是这里出问题了。然后公司的工程师检查之后,果然是那里某个部件出了问题,一下子就修好了仪器。老总收到那工程师开价10万的维修费时,崩溃了,怎么画个圈就要这么贵。工程师说,画圈值1块,但知道在哪画圈值10万。这算是知难行易的例子。

但这些例子都无法反驳王阳明所谓的知行本来就是一回事这个命题,因为他给“行”做出了一个相当特殊的定义:“一念发动处便是行。”在他的定义里,连爱慕、厌恶这样的动之于心却未行之于身的情绪,都算作“行”。看到一美女,你只要眼前一亮心中一动,觉得自己喜欢她,那你就算行动了。而不是我们通常理解的,必须要走过去搭讪之类才算行动。你讨厌某个人,只要心中嫌弃一下就算已经有所行动了。可以依然笑眯眯地看着他眉飞色舞地瞎逼逼,而无须真的摔门而去。

当时王阳明在文明书院开讲“知行合一”的时候,大弟子徐爱没来听,后来从旁人那得知这个命题,自己搞不明白,就问王阳明,“如今人人都明白事父当孝、事兄当悌,但很多人偏偏就是不孝不悌,这难道还不说明知与行分别是两件事吗?”

王守仁的解释颇有几分玄妙:“这只是知行被私欲隔断的缘故,不是知行的本体了。从本体上讲,根本不存在知而不行这回事。所谓知而不行,其实只是不知。”

王守仁在这里抛出了一个“本体”概念,所谓本体,就是本来面目,今天的读者万不能以西方哲学里的本体论来理解。譬如我们说一面尘封多年的镜子虽然看不出半点光泽,但从本体意义上说,即从他的本来面目上说,它是纤尘不染、光可鉴人的,现下它之所以失去了镜子的功用,是因为本体被灰尘遮蔽了。知行本体与私欲的关系,正是明镜与灰尘的关系。

王守仁解释说:

知是行的主意,行是知的功夫;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只要明白这层意思,那么哪怕只说一个知,也自然包含了行;只说一个行,也自然包含了知。

关于动一下念头就算“行”的说法,王阳明给过明确的回答:

问知行合一。先生曰:“此须识我立言宗旨。今人学问只因知行分作两件,故有一念发动,虽是不善,然却未曾行,便不去禁止。我今说个知行合一,正要人晓得一念发动处,便即是行了。发动处有不善,就将这不善的念克倒了,须要彻根彻底,不使那一念不善潜伏在胸中。此便是我立言宗旨。”(《传习录.下》)

以上从熊逸的《王阳明:一起心法》的“知行合一”那章摘抄出来的文段,跟我原本以为的“知行合一”不一样。我本以为这句“知行合一”是鼓励学者不可做空头学问,既要读万卷书,也要行万里路;鼓励大家“博学、审问、慎思、明辨、笃行”,关键在“笃行”。也许如王阳明自己说的那样,提出“知行合一”的本意,是要大家“诚意正心”,要警惕心中那点不诚之意,不正之心。至于说“学以致用”,不是他要强调的事:

在王守仁那里,判断何谓知行分离、何谓知行合一,最要紧的指标其实是“立志”。只要志向坚定,有百折不挠的决心,那么哪怕一个人只读书、不实践,我们也不该说他知而不行,而是会晓得他现在读书一定是在为将来的实践作充分的准备,所以他现在读书与将来的实践是合二为一的,这就是知行合一。

2017/2/2, Thu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