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高手过招

一直以来,我对这样一个问题十分感兴趣:高手如何看待这个世界,面对具体的问题又是如何思考。比起文字,我对想法更有感觉。往往记不得文采风流的字句,但对那些有洞见的想法,却是过目不忘。

念大学的时候,我甚至形成了一个古怪的想法:选什么课不重要,重要的是选对老师。只要是高手,再无聊的课题,都会被讲得栩栩如生。而平庸之辈往往会把最精彩的话题也讲得索然寡味。

这也是为什么当得到APP请来了万维钢、吴军、薛兆丰、熊逸等高手的时候,我虽然已经订阅的很多专栏都没时间看了,依然毫不犹豫订新的。就是想知道,这些高手如何思考,如何看待一些大家司空见惯的话题。最开心的事,莫过于能有机会观摩这群高手就同一个问题发表针锋相对的观点。

只要他们出招足够频繁,而且是在日更这种节奏下出招,远没有足够时间让他们如写书一般深思熟虑且通过遣词造句做到滴水不漏,那只要我足够耐心,就一定能看到其中的套路和思考的痕迹,总能学到一招半式的。

比如前阵子美联航殴打乘客事件,不同的人思考问题的角度就不同。美联航按照惯例多售机票,导致飞机过载。为了安排自己的员工上飞机,高价补贴也没有乘客自愿下飞机的情况下,他们电脑随机选择了几名乘客,强制他们下飞机。其中一位被选中的乘客不愿意下,被工作人员殴打,拉下飞机。有人拍下了整个争执及殴打的过程,传到网上,舆论哗然。

万维钢分析为什么美国航空公司的服务质量越来越差。美国人长途旅行没有高铁,只能坐飞机。但是平均每个人每年也就一次左右,每次也就几个小时的航行,服务得再好,也没有所谓的回头客这种说法。服务再差,一般也能忍。就如火车站的各种小卖部,完全没有做好服务的动力,能宰一次就是一次,都不知道有没有下次机会。乘客反倒是对价格十分敏感。而航空公司的利润不足矣支撑起高质量服务。所以服务质量会越来越差。

王煜全从技术角度分析为什么员工素质这么差,会动手打人。美国高度自动化的现代设备,让现代企业的一半员工素质越来越差。因为全部都是智能化的设备,员工不用经过多少培训就可以上岗了。“这些人,应该刚好聪明到能操作机器和娴熟纸上作业,又刚好笨到能无奈接受所有那些较差的工作。”所以底层员工只要会按流程操作仪器就好了,都是按流程办事,不需要有多高的素质。这次机器是随机挑出几个人强制下飞机,员工只是执行而已。遇到固执的乘客,只能动粗。若是机器再智能化一点,根据大数据,挑出几个“好惹”的乘客,也许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了。

和菜头在他的文章中回顾自己以前作为机场调度员的经历,觉得美联航优先安排自己的员工上飞机这种事,在他那时候是绝无可能发生的。他当时是处于“食物链的底端”,只有被赶下飞机的份。今天罗振宇转述了李子暘的观点,解释这个现象。1994年,美联航把55%的股份半卖半送,给了自己的员工。本期望员工把公司当自己的家,放弃些福利,提高服务质量。结果却是公司员工掌握了控制权,不断要求加工资,不听话的CEO就滚蛋。这就解释了为什么他们会优先安排自己的员工上飞机,而把顾客殴打拉下去。

好好说话的邱晨则从公关危机角度看这个事件,分析美联航的CEO如何闯祸。有错的地方,道歉要及时且诚恳;没错的地方,不能乱道歉。美联航CEO前两次道歉,及时却不诚恳。第三次诚恳又不及时,是在股价跌了17个亿的时候出来道歉,别人都不信他的诚意。美联航第一次竟然为超售机票道歉,本来这就是行业通常做法,为了降低成本。在没错的地方道歉,会转移交焦点,让自己受到双重攻击,笨蛋觉得你坏,聪明人觉得你蠢。川普就说超售没问题,不应该被阻止,但美联航这个做法太笨,让乘客自动下飞机的补贴金额不该设上限,本来可以让人自动下飞机的,结果演变成了殴打乘客。

我是看了这些分析,才知道这么个事,才去补看了这个新闻。很多社会热点新闻,都是这些人分析一通之后,我才知道。虽然我不喜欢看新闻,但不影响我看这些高手如何分析这个问题。

最近吴军在得到APP上介绍自己读红楼梦的经验,分析晴雯之死中的一段。在第七十四回中,晴雯被小人在王夫人面前告状,当时她正身体不舒服,午觉刚醒,被叫到王夫人跟前。王夫人看她,“钗亸鬓松,衫垂带褪,有春睡捧心之遗风”,一副惹男人怜爱的样子:

便冷笑道:“好个美人!真象个病西施了。你天天作这轻狂样儿给谁看?你干的事,打量我不知道呢!我且放着你,自然明儿揭你的皮!宝玉今日可好些?”

晴雯一听如此说,心内大异,便知有人暗算了他。虽然着恼,只不敢作声。他本是个聪敏过顶的人,见问宝玉可好些,他便不肯以实话对,只说:“我不大到宝玉房里去,又不常和宝玉在一处,好歹我不能知道,只问袭人麝月两个。”

王夫人道:“这就该打嘴!你难道是死人,要你们作什么!”

晴雯道:“我原是跟老太太的人。因老太太说园里空大人少,宝玉害怕,所以拨了我去外间屋里上夜,不过看屋子。我原回过我笨,不能伏侍。老太太骂了我,说‘又不叫你管他的事,要伶俐的作什么。’我听了这话才去的。不过十天半个月之内,宝玉闷了大家顽一会子就散了。至于宝玉饮食起坐,上一层有老奶奶老妈妈们,下一层又有袭人麝月秋纹几个人。我闲着还要作老太太屋里的针线,所以宝玉的事竟不曾留心。太太既怪,从此后我留心就是了。”

王夫人信以为实了,忙说:“阿弥陀佛!你不近宝玉是我的造化,竟不劳你费心。既是老太太给宝玉的,我明儿回了老太太,再撵你。”

我看了这段,只觉得晴雯果然聪明伶俐,觉得她真会看人说话。而吴军的分享深了不知多少层:

到此其实晴雯还不知道王夫人是没事找茬,如果晴雯反过来回答,知道宝玉的情况,王夫人也会从反面找她的茬。这里面,晴雯其实还犯了一个小错误,就是无意间提到她是贾母的人。在《红楼梦》中,贾母和王夫人看似是婆媳,王夫人表面上像是一个活菩萨,但是她们二人并不和。

贾母的原型应该是(曹雪芹爷爷)曹寅的夫人李氏,也就是苏州织造李熙的妹妹,而继承曹寅江宁织造官位的曹颙是过继过来的,因此李氏在感情上对成年后才过继过来的曹颙夫妇并不亲。知道了这层关系,就不难理解王夫人对贾母看重的人,包括黛玉和晴雯等,都比较打压。如果说贾府中贾母是董事长,王熙凤是CEO,那么平时不动声色的王夫人是有实权的董事,贾母其实被王家两代人架空了。

在第七十四回,王夫人对晴雯已经动了杀机,第七十五回贾府出现了些怪现象,让人感到不祥。第七十六回晴雯病了,第七十七回作者用了很多篇幅讲尽管贾宝玉舍不得,晴雯还是被赶出了贾府,后来悲惨地死去。

吴军完全是跳出这个具体的对答,以贾府错综复杂的关系为大背景看这些事。而我的水平只停留在这些细枝末节的话术上面,这就是差距。我只能做到看发生什么事之后,多想一层。看看这件事背后的逻辑,问多一句为什么会这么做。高手则跳出不知多少个层级,拥有一个全局观。当我们对某个问题有一点点思考的时候,看高手一出招,往往就有“一语惊醒梦中人”的感觉。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说的就是这回事吧。

之前阿里开除几个作弊抢月饼的员工,吴军也给出了自己的看法,而和菜头给出了不一样的看法。最近《人民的名义》大火,关于演员的薪酬问题,“小鲜肉片酬过高”的问题,他有不一样的思考,观点又跟菜头的角度一致。也许具体的问题我们不关心,但是多琢磨一下这些高手如何思考这些问题,不必非得同意谁,更不用急着站队,也许对自己思考问题的能力,会有很大的提升。

前阵子万维钢与熊逸在得到APP就“中国经典”与“精英”的问题切磋了一回,让我心旷神怡。多看看这些高手过招,即便不能学到一招半式,也能对同一个问题多一个思考的角度。“一个人如果无从理解别人的想法,就只能永远生活在逼仄的空间里。”(王路,《红灯须硬闯,马路要横穿》)

看高手过招,是一种捷径,能让自己的世界比想象的更大。如果他们讨论的是事实,那我们离真相近了一点;如果他们说的是观点,我们观念的世界又大了一点。

2017/4/27, Thu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