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2019:具体生活

参加过硬件产品化全过程的培训,搞过蓝牙,搞过电池内阻测试,研究过zigbee丢包。最后选择了做vital signs。

跟供应链厂商谈过合作开发产品,跟知名校友谈过联合研发,跟业界公司谈过定制传感器模组。最后选择了做算法方案。

中了青年科学基金,师母W问我是否考虑回去搞科研,帮我申请校外硕导,导师C一直觉得我适合搞科研。我还是选择了做工程师。

负责过创业公司,面过产品经理,做过研发工程师,现在总算静下了心,选了vital signs这个方向,开始写点代码,不再做ME TOO的工作。

2019年,我一直在尝试各种方向,要找到自己擅长,也乐意的工作。

经过一番折腾,我认为,凭借以下三点,可以摆脱平庸的me too。

Big Picture

我面过一家上市公司的物联网产品经理。首席科学家技术面,公司要他将研发部的成果进行产品落地,需要懂行的人负责。最后老总面,单考我的知识面,除了我自己研究的传感器,还关注哪些,各有什么应用前景。除了我使用的方案,还有哪些备选方案,各有哪些优劣。HR反馈,老总满意。但是给的职称薪酬我不满意,我没去。

技术面的时候,他们提到一条生产线,因为某个工人改了一个不起眼的条件,生产出来的传感器参数全不合用,他们花了大半年才找出问题所在。是他们不懂这个“系统”,不知道材料,工艺,传感器参数之间的相互耦合关系,需要有人从全局去把握。

博士入学,教授讲的第一件事就是“big picture”;搞科研,训练的就是系统思维;我在公司,做的就是系统级的工作。自然能瞻前顾后,想到三步之外的事,省掉许多犯错成本。见过不少工程师,都只知道自己手上的那点事,做的都是熟手活,对自己的工作在整个大项目中的角色,缺少了解。这样注定是搬砖,成不了建筑师。这也给了懂得Big Picture的人机会。

Theoretical Insight

我曾经也是只在乎把事做成,而不在乎机理的人。是博士的训练,让我习惯性地关心原理,看到一切东西,总想用个理论统一起来。

一个学生在做我的项目,有了一些结果,我已经会习惯性地问他要理论解释了。也会告诉他,科研的成果,需要从点上升到线、面。做出了个世界第一的指标,那只是一个点;若是能找到规律,将之泛化,比如单参数控制的“线”,或者双参数控制的“面”,这就具有指导意义,才不会沦为实验报告。当别人问你一个问题,你没做过实验,菜鸟会回答不知道,没做过实验。高手会回答,虽然没做实验,但是根据对方描述的条件,按照某某理论,应该会怎样怎样。

工作中,我遇到过一个测电池内阻的问题。工程师估摸着选了个电路参数,测出一个值,跟标准值不一样,就乘个系数,算是“校准”。新电池,自然没问题。电池用过两年,真正需要监测的时候,内阻仪失效。我看了电池内阻的测试原理,发现那个电池仪的测试参数有问题,ADC分辨率不够,放电频率太低,导致测试的结果中含有电荷转移电阻(该电阻值受温度影响)。按理论得出一些推论,设计了一个简单实验进行验证,并从实验数据推算出应该用多少放电频率才能测到纯内阻值。按理论定出的这些新参数,就是产品升级(更正)的方向。若是不懂原理,根本无法定位问题,也不知道哪些物料可以省,哪些参数可以提升,也就谈不上产品升级了。在此之前,我也不懂内阻测试,只是花了点时间,从原理入手,于是能很快定位问题。

穿戴设备测血压也是同样道理。年轻人身体好,血压正常波动,任何产品都能“测准”(猜准);老年人真正需要连续血压监测,却不准了。没有理论,测准了也不代表什么,最多算是挑对了“样品”。不懂理论,哪些模块可以省,哪些模块需要加强,连reverse engineering都做不好,谈何创新。

如果停留在“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的层次,也就是个me too的水平。

Technical Implementation

2019年,虽然做的是创业的事,但东西太多太杂,反倒是,嘴比手勤,说话一套一套的,动起手就眼高手低。2020要提升的是“technical implementation”,尤其是coding。

Big Picture,Theoretical Insight,是我从教授那里领悟到的皮毛。但教授最擅长的其实是如何当教授,她能教我如何当教授,但是不能指望她教我如何成为一名合格的工程师。之前我不懂这个道理,总觉得在推进创业项目方面,教授不积极。教授更在乎idea,而不在乎技术实现。每个人都在做自己擅长的东西,做熟手活,我需要跳出这个局限。

其实,年底两个月,我就已经开始coding方面的努力。花了点时间学Python的基本语法,然后看数据结构与算法,在leetcode上做题,熟悉了Python和基本算法。然后就开始做vital sign方面的工作,从ECG QRS 提取开始,接着是PPG,用paper上现有的算法,先把实验室matlab的demo,在手机上实现,做出PoC的产品再考虑进一步优化的事。

三观

以上三点,说的是工具,工具使用得再熟练,无非就是个打下手的。关键是目的,有目的,才能成为自己的主人。

小渔村的抗争。许多旁观者,指手画脚,义愤填膺,搞得好像比渔村人更懂他们要什么。村民把渔村当成自己的家,争取自己的未来。两百万人上街,用选票表达了压倒性意见,哪一项不代表民意?

也许旁观者都以为自己姓赵。就像赵大小姐被抓,立刻群情激愤,说什么全村人都是她的后盾,全村人都是赵大小姐。我不是赵家人,不懂,只知道自己就是一颗小韭菜,即将成为社畜。当同类被裁,无辜蹲监狱251的时候,我倒是心有戚戚,想到“遍历性风险”。自我安慰到,做好小韭菜,当好社畜,别总想着那只“特立独行的猪”,也许251就不会找上我。

我很钦佩一位技术高人,加入了他的读友群。然而群内太多自以为姓赵的小韭菜,对渔村抗争和赵大小姐被抓的事,时常发表一些“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的言论,影响心情。我私下加他微信,说与群内的人话不投机,三观不合,退群,但希望与他保持联系。他表示理解,问,那对于他的三观呢。还没等我回复,他就先说,他是站在渔村一边的。我说谢谢,说很认同他的三观,所以才会私下加他微信。说起渔村的事,他说也差不多把朋友圈清空了。又说起赵家村庆典的事,他说一整天都在清理“垃圾”。我退群没几天,他留言给我,说他也退群了。我笑崩了,他退出了围绕他而建的读友群。

2019年,我记忆犹新的,不是我的困兽犹斗,各种折腾,寻找出路;而是11月12日,中大二号桥被围攻。那天晚上,我一直关注着事态发展,虽然我什么也没做,什么也不敢做,但是我为中大感到骄傲。再此之前,我对于中大,无感;再此之后,我为自己是中大的毕业生而自豪。后来听说,我的教授去国外开会,她的朋友们对她竖大拇子,夸中大的学生了不起。而中大的排名,也上去了,应该是社会影响力上去了。

我的2019,活得很具体。离开学校了,社会生活就会很真实。租房、做饭、挤地铁、当社畜……我以为自己已经麻木,不能当饭吃的东西都不理了,然而不是,我还在乎,我还有得选。想明白了什么是普世价值,什么是纳粹,我将何去何从,这是我今年最大收获。

2020/1/1, W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