岂止于劳心劳力

在喜马拉雅的《小学问》听到,工作有四大类型:脑力劳动、体力劳动、情绪劳动、风险劳动。而远非经常所讲的,劳心劳力两款,也谈不上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

举例说,电话客服人员,除了按章程答复动点脑、接听电话动手之外,主要是付出情绪劳动。要听用户的各种抱怨,疏导用户的情绪,有时候还要挨骂。有些公司体贴一点,年终会给客服发额外的奖金,开玩笑说是“受气包”和“窝囊费”。

私人公司的老板或私人商店的店主从事的主要就是风险劳动。花钱招人做事,表面上他们并没有付出多少劳动,只是用钱雇人帮他们挣钱,实际上他们是在做一想承担“风险”的劳动。因为最后亏的,都是他们自己的钱。

从工作分四大类的角度上看问题,就能理解,并非每个人都适合当CEO。听说过,对一家创业公司的CEO,最要紧的三件事就是:找钱、招人、定方向。远不止是劳心劳力这么简单。

产品研发有没有实际性进展,找不到钱,日常运营都难以为继,随时面临着发不出工资的压力,这时候不崩溃靠的就是情绪劳动,也是在承担风险。

招不到人是个难题,找错了人,要开人更难。据说没有开除过员工的CEO就不算个合格的CEO。招错了人是风险劳动,开人是情绪劳动。

万一定错了方向,整个产品线就挂了,这也是在承担风险。想想破产之后,如何面对员工的家属,自己的情绪又如何缓解,也是个情绪劳动吧。

以上都是我瞎想的。不过似乎的确不仅仅是劳心劳力这么简单的事。并非每个人都适合做CEO,也不是掌握了某项核心技术就可以开家创业公司这么简单。

在搞科研的这群人里,导师教授一般被称为老板。对照一下,他们果然如创业公司的CEO一样,要在找钱、招人、定方向三个方面下足功夫。看上去有两个长寒暑假,而实际上都用去申请资金了。每年都要去招生,聪明的学生往往手头上有N个offer,特别容易放鸽子,笨学生招来了只能砸在自己手里。也要规划好课题研究方向,太难了搞不出来,没法交差,太容易了根本拿不到钱。教授就是实验室的CEO,学生就像员工一样。

如果念博士是一份工作的话,那它也不仅仅是劳心劳力而已。辛辛苦苦折腾一年,啥结果也没有,是常有的事。课题方向选错了怎么办?Screening test过不了怎么办?Proposal defence过不了怎么办?Paper被拒怎么办?延期怎么办?Oral defence过不了怎么办?要补数据怎么办?毕不了业怎么办?毕业了找不到工作怎么办?……

博士刚入学的时候,导师对我们敦敦教诲:念博士不仅仅是读书搞科研这么简单。反复强调,要把自己打造成一个package,不仅仅是用我们做的课题去对口工作,而应该在各个方面都练就独当一面的本事,要买一送一。

有部电影《在云端 Up in the Air (2009)》,讲一个以开除别人为职业的人的生活。也是劳心劳力之外,需要大量的情绪劳动,是个技术活。

这个时代,还有单纯劳心劳力就能胜任的工作吗?

2017/4/25, Tu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