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670有关-方位很重要

我有架自行车,叫 670,我喜欢它,偶尔我会盯着它傻傻地看,思考一些有趣的东西。

国庆骑车去佛山小舅家,是29 号晚上10 点多临时决定的。当时跟师兄说,我国庆去佛山,会珠海,然后去深圳,明天早上坐地铁去芳村客运站。师兄说,佛山很近呀,不如骑车去好了。我当时就兴奋起来了,立刻调查路线,据说珠江隧道和鹤洞大桥都不能通自行车,最后决定从黄沙渡口坐船去芳村渡口,然后走花地大道,从龙溪大道进入佛山。正决定明天何时出发时,一看天气预报,崩溃,9 月30 号广州、佛山有阵雨。不管了,向师兄借了雨衣和气筒,带上修车工具,准备明天早上6:30 起床出发。回到宿舍洗完澡,收拾一套换洗衣服,带上一本给小舅的书,自己就不带书去看了,行李越少越好。装上一壶水,收拾头盔、手套,码表调零,休息。

早上 6:30 起床,没下雨。洗漱完了后直接朝小北门去,买了两个鸡蛋,吃了一个,剩一个不想吃了,带着走咯。

从小北门进入北门广场,朝海印桥方向骑。这条了我太熟了,经常沿江边一直骑到白天鹅那边。这次我记不得是从海珠桥还是解放桥过江对岸了。还是沿江骑,最后是沿着六二三路去到华沙渡口的。这时候,太阳已经升起来了。带着670 坐船,还好,没有晕船。

芳村渡口下船后,看看太阳,比划一翻,上北下南左西右东,往前直走就是了。成功进入花地大道,沿着大道骑就对了,起到坑口地铁站的时候再朝西走,进入龙溪大道。道路宽敞,骑得真是过瘾,就是到了坑口地铁站那会,走了点冤枉路,最后还是回头,在那架立交桥下比化了好些时候,在找到龙溪大道。

沿着龙溪大道骑,时不时注意一下自己的背影是不是在自行车前面,因为我要朝西才能进入佛山的。我之所以时不时看方位,就是因为我是个路痴,老是记不得路,稍微绕一下,就不知道东南西北了。就比如我去大学城吧,在大学城骑了好几次了,还是搞不清方向。这次自己一个人骑车出行,得认路了,不能像之前那样子,记住在第几个路口左右拐,这样一下子就会拐丢的。我看太阳辨方向,这样就不会拐丢了。

终于进入佛山了,我的目的地是禅城区。由于准备仓促,没有弄到佛山地图,反正也还早(具体不记得时间了),就不理那么多了,先进入城区再说,到了闹市区,总能买到地图的,有了地图就好办了。这时候我不能凭借东西来判断方向了,因为我也不知道禅城在佛山的哪里。

于是骑车直冲佛山心脏。冲了好一会,进入了叠北,还是没见到书店一类的地方,报亭也没见有地图买。问人,怎么去禅城。他指着我侧边的路说,要朝那个方向骑,还有好远的路。我就乖乖地朝他指的方向走咯,因为我不知道路呀,也没有方向感,只好朝他给的方向骑咯。我还久不久问一下人,确定之前的人没有指错路,确定自己走对了方向。终于在一个报亭买到了佛山地图。我问人现在这里是哪里,他看着我手中的地图,并没有从地图上找到我所处位置的意思,直接问我要去那里,我只好说要去禅城,他说朝前直走再问人。

再走一段路之后,我就不在问禅城怎么走了,因为我想,走了那么就了,禅城应该就快到了,我就直接问禅城区政府怎么走。没办法,只好问人呀,虽然我有地图,但我不知道自己所处的位置,地图也不能给我指路呀。有个人说,直走吧,(我都崩溃了,还直走?),等你看到佛山日报的时候,在问一下人,很快就到的了。我谢过他之后,骑了一小段路,拿出地图。

我想呀,每次问人都说直走,也就是说,我所处的位置应该与禅城是在同一条直线并且应该是在同一条比较大且直的公路上。我在地图上找了一下,没有看到花地大道,也就不知道自己是出地图的那个地方进入佛山的,没办法,找找禅城区政府,结果别我看到了佛山市政府于佛三日报,又看到了自己所处的文庆路。哦,原来我从北边进入佛山的,还好及早问人,才能刚刚好从北向南走就可以到禅城了。

这回好了,找到了自己在地图中的位置,也知道了目的地的位置,而且用太阳判断方位,就不用再问人咯。但还是要是不是看看地图的,看看自己走到了什么路了,接着要进入什么了,目的地在什么路,是否要从什么路绕进去。就这样,是不是看看地图,看看自己的位置,终于,到达目的地之前,我就凭着之前对目的地的残留印象,找到咯。打电话给小舅,给他一个惊喜先。看看表9:30,用时三个小时,而码表记录是2:10(具体记不得了),原来我用了50 分钟停下车来判断方向、看地图、问路呀。汗。一共好像走了33 公里。

当然,我4 号从佛山回广州的路就比较好走了。3:30 出发的,那是太阳不怎么晒人了,但是风吹得很不友好,搞得我骑车很累,口也很干。因为有了地图,也知道自己的位置,也就是说,我完全了解了方位(目的地的方向及自己的位置)。我这次不打算走去时的老路,我准备走佛山大道,进入广佛公路,然后走芳村大道到芳村渡口坐船回黄沙。

结果进入佛山大道就出了差错,地图上的佛山大道可是很大的呀,可是实际上,佛山大道小得可怜呀。本来我是从季华五路经过一个盘型十字路口后的第一个十字路口右拐的,结果那条佛山大道太小了,搞得我不敢判断那就是我要拐右的十字路口,骑车到了季华四路,眼看路标就是季华三路了,才想起,可能之前那个右拐进入佛山大道的路标指的就是那条小道了。一看地图,果然是,佛山大道在季华五路与四路交界处。回去,进入那条小小的佛山大道。然后一路朝北骑。我记得进入广州之后就朝东骑。结果我还没有进入广州市区,就右拐朝东走了。哎,又走了原来的老路。

其实去佛山的路不难走,路程也不远,但是被我走得稀里糊涂的。主要是我的方向感太差了,而且还不好好看地图。刚到佛山那会就是,有了地图也没用,虽然知道目的地的位置,还是不知道怎么走,就如做科研,看别人的文献,前一段都是介绍背景知识的,看完之后,知道了目的呀,但是我还是不知道该如何下手,恰恰跟有了地图有了目的地还是不知道如何骑行一样。因为有了地图,有了目的地,不等于你就有了方向。有了背景知识,有了最终目标应用,不等于你就有了研究计划。

你还得知道自己在地图中的位置。我开始使用佛山地图不是从买到手那一刻,而是从我知道我所处地图中那个位置开始的。做科研也一样,不是看到一个好方向就去做,你要知道别人做到什么地步了,你不要重复了无谓的工作,调研不充分导致的精力浪费是很可怕的。因此,科研始于你对研究前景及现状的把握,而不是始于前景辽阔。与跟着地图骑行的自由源于对目的地方向及自己位置的了解是一样的。

当然不是你有了对目的地的方向及自己所处位置的了解,就可以顺利到达目的地的,你还得知道你要到达目的地需要经过什么路,目的地在那几个路口,有什么标志性的东西。不然你就会错过,不如我误解了佛山大道应该是很大的,结果错过了那条被称为佛山大道的小道,若是我在一开始就不去主观想象那是大道,而是看着路牌,记住佛山大道在季华五路与季华四路之间,而不是仅仅记住“大”这样一个极其抽象并且没有真实凭证的东西,就可以避免走错路了。

不仅要记住你的位置与目的地之间的关系,目的地有什么标志,还要时刻纠错。比如我本打算进入广佛公路在进芳村大道的,结果走错了,得从原来的龙溪大道回来。当时我考虑了一下,还是不要回头了,就走龙溪大道吧,目的地还是没变,但是路途变了,因为途中出现了意外。

科研也一样,要知道你做的东西有什么特征,不要错失了新发现,对新东西要有敏锐的直觉。当你发现自己走偏了的时候,也不要急,考虑一下,沿着这条偏路,是否同样可以得到你要的结果,或者,根本就要不到你的结果了,可以有其他收获也不错呀。比如我要回到中大北门广场,结果发现不能了,那我就回到南校门呀,反正我最终是要回中大。科研也一样,得不到A 结果,得到B 结果页不错呀,反正最后是新发现,新东西,这就是科研呀。

总的来说,无论是骑车还是做科研,方位很重要,目标的方向,自己所处的位置,你要了然于胸呀。不然就像问路一样,自己什么也不知道,就只好按着对方指的方向走了,为了避免走错,还要不断走走停停,再问,那多麻烦呀。

同时,当你知道方位的时候就要做领路人,不要跟着别人屁股后面跑。我跟同学两人骑车去大学城就是呀,虽然我认路了,但是他在前面领路的时候,我总是会很在意他在哪里,我自己离他多远了,要跟上呀,不要掉队了。结果这样骑行,就根本没有欣赏沿途美景的心情了,一门心思在同伴身上了。而若是我领路,那就不一样了,我带队,我负责进度,负责路径选择,一切都是我做主,我就有足够的心思去欣赏沿途风景了,因为我不用老是注意自己离同伴多远了呀。

最近两天我就自己一个人骑车去二沙岛跑。昨天晚上我没带地图,没心思考尝试从海印桥回来。今天晚上我就带地图了,了解清楚了方位,成功从广州大桥进入二沙岛,然后经过二沙桥离开二沙岛,在从海印桥回到中大。

了解清楚方位,自己领队,这样的骑行才更有意思。做科研也一样,了解清楚研究前景

及研究现状,自己负责进度,这样的训练才是最有效的研究生训练呀。

2009/10/26, Mo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