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林法则

记得那个小故事,伴随着太阳,非洲草原的羚羊和狮子就开始了例行的赛跑,作为羚羊,你必须比跑得最快的狮子都要快,不然就有被吃掉的危险,作为狮子,你必须比跑得最快的羚羊都要快,不然就有饿死的可能。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这就是丛林法则,弱肉强食,这就是丛林的生存逻辑。你必须跑,跑得越快越好,永远没有休息的时候,即使是睡觉,也得警惕。子贡倦于学,告仲尼曰:“原有所息。”仲尼曰:“生无所息。”这就是孔夫子的逻辑。

我想到了《狼图腾》,想到了羊的教育与狼的训练的问题。身为羊,其实也蛮不错的呀。羊自有它骄傲的东西,不是发生过名垂千史的“羊吃人”的圈地运动吗?看看狼,不就吃过祥林嫂的小孩吗?而且,羊总是作为善良的代名词。从远古时代就开始为人民服务了,祭祀用它的头祭神,天冷用它的皮毛驱寒,用它的肉填肚子。而且对羊的称颂已深入到文化层次了,你看“三羊开泰”就可以滴水见海了,再看看那些仙风道骨的名士,不都是留着随风飘摇的山羊胡吗?羊的好处真是数也数不完。不仅别人看着很舒服,作为羊本身也是无限自在呀。你看,无忧无虑,优哉游哉地吃草、喝水,与世无争,这不就是那些归田园居的家伙所羡慕的日子吗?

我猜羊一定想不明白,那些狼到底在穷混什么?落地个不得好死的骂名,整天瞎搞,不思为人民服务到与人民为敌,专搞破坏……你看看“狼心狗肺”就知道狼有多讨人厌了。

那些羊,“晤言一室之内……欣于其所遇,暂得于己,快然自得”,却“不知死之将至”。根本就不懂得生命的尊严,它所感受到的只能是“生命不能承受之轻”(如果它对生命还有感觉的话)。

狼与羊完全是不同的生存逻辑。

我想到刚七连的生存逻辑,想到它为之骄傲的根本。高城问许三多“你懂七连吗?”“不懂!”“你知道七连多少次从尸山血海中爬起来,抱着个战友残缺不全的躯体,望着那支离破碎的连旗,那些个千军万马在喊胜利喊完岁呀!……七连呢?七连没有胜利,他只是埋好战友,包扎上伤口,然后跟自己说,我又活下来了,这仗还得打下去,你懂作兵的这份尊严吗你?……”“不懂!”这就是狼的尊严,不屈不息。在这你,你能感受到的是沉甸甸的生命的分量。

这仅仅是丛林法则而已罢了,仅仅是我的理解而已。如今到社会,当然不会是“弱肉强食”了,当然是每个人都有他生存的空间啦,无论是羊还是狼,都有他们存在的价值啦。可是,不要忘了,即使进入共产主义,人还是要分阶层的。无论那里,总有一半的人处于平均水平以下,这就是真理。不是丛林法则,是社会的生存逻辑。

没有最后,你必须时刻奔跑,也没有休息,你必须时刻前进,不然你就是平均水平以下的那部分了。你也不能拿羊的教育来替代狼的训练,更不能拿羊的标准来要求自己。

也许你讨厌狼,讨厌狼的那套逻辑,但是请不要用羊的逻辑运作,至少要有自己的标准。很简单地拿学习打个比方,老师有个“考纲”标准,按照那个标准,他会告诉你什么是重点,你要明白,那是他的重点,不一定是你的重点,当然,如果你没有自己的重点,就只好用他那套重点咯,因为做事总要要重点的。这也是我认为的大学与中学学习的最大不同。

狼的训练,很残酷。《士兵突击》的袁朗说“我敬佩一位老军人,他说,我费尽心思却不敢妄谈胜利,我只是希望我的部下能在战场上少死几个,他说,这是军人的人道。”

2008/3/31, Mo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