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大学生活的回顾——兼谈我对人生价值的一点看法

再有一个月就要离开珠海回南校区了,也意味着我的大学已经过去了一半。

在珠海这两年,没有读过万卷书,没有行过万里路,没有取得世事洞明的学问,也没有写出人情练达的文章,没有操千曲,所以不晓声,没有观千剑,所以也不识器。但在这两年里,我还是断断续续地思考了一些有益的问题,特别是大二这个学期,渐渐形成了我对人生和学习的一点看法。

刚好今天上午的马哲课林滨老师讲价值的问题,又提到了人应该乐于是其所是的观点,提到每个人都应该过自己想过的生活……之前老师也有让我们思考生命的价值和自己要过如何的生活的问题。

关于人生价值的问题,我很早就有思考过,当然也顺便思考过死亡的问题。

最早是初三吧,接触到余秋雨写的一句话:“学习建设,体验多元。”他在《都江堰》中还写到:“把最强悍的生命付之于规整,付之于期盼,付之于众目睽睽。”他写都江堰的水流是“吃尽了苦头也出足了风头”。这就构成了我早期的所谓人生观吧,那时候我基本是不加思考地用功学习的。记得很清楚,高二那次班会上,老师让我们谈谈自己的追求,我说的是“文明”与“建功立业”,那时候碰巧读《三国演义》,还记得书中不知是谁说过:“大丈夫处世,不能建功立业,不几与草木同朽。”所以那次班会我是慷慨陈词。

大一上学期,课少得离谱,没事干,就跑图书馆看书去。那时候,不时听到说是大学学的东西没用,用人单位根本不在乎你的学习成绩,他们看重的是你的能力,看你在大学参加过什么活动一类的话。现在想来,我也太天真了,竟然半信半疑的就真的没太花心思学高数,觉得那没有多大用处,还好我天生崇拜学术,在学习上也没落下太多,同时又看了不少杂书,思考了不少别人不屑思考的问题。基本上,大一第一学期是读一些无关紧要的书过去的。那时候也没有什么目的,觉得干什么都没趣,如此空虚,只好把自己淹没在书海中。什么“文明”呀,“建功立业”呀都不记得了。

大一下学期,课也不见得多。不过这回我不会总跑图书馆了,我会呆在宿舍里看视频。我把“李敖神州文化之旅”的相关视频都下载了,也下载了一些“李敖有话说”的节目,不上课就看这些呀。看到李敖,我就又想起了高三,那时候我是看着他的传记过来的,回想起那段无条件努力的日子,又看看现在这种不知所谓的大学生活,真是悲哀。想到李敖说的“人生是一个有为的过程”,看到他写给小朋友们的话“为者常成,行者常至”,看看我的大学生活,我有“为”吗?那段时间也看了些《火影忍者》,三代的那句“人的一生不容易,一切随心,不必太刻意,但是,不要忘了,要让自己具备实力去保护那些对你重要的人,为了他们的幸福,有时候,你甚至要付出自己的生命”,我有“实力”吗?加上那段时间包芸老师说:“你们是骄傲地走进中大的,希望你们毕业时能够骄傲地离开中大,更希望十年以后你们依然可以把腰杆挺得笔直。”就是这些零星的话语,慢慢又把我的精英意识唤醒了,不过这时也快到学期结束了。所以大一下学期,我基本上是在电脑前看视频度过的,看了好些百家讲坛,还好没有玩电脑游戏,也不算颓废得太离谱吧。这时也开始意识到,学习还是比较重要的,至少在考试时我不必担心挂科,更不用想方设法作弊。也认识到,其实学习好本身就是一种实力,更是一种能力的体现。

伴随着那股精英意识的觉醒,我也进入了大二。记得十分清楚,大二开学第一个晚上,我是带着《理论力学简明教程》去图书馆看的,从那一刻起,我开始用功学习了,其实从大二开始,课也多了,难度也大了,也没时间考虑那些人生问题了。因为这个时候,我觉得,考虑这些问题是解决不了问题的,现在的关键是提高学习成绩,因为学习成绩是你实力的体现,实力使人自由。

值得回首的是,这段时间,我认识了一个同学,她的努力程度简直超乎我的想象。她基本上是吃完饭就跑去看书的,看书时简直就是“静如处子”,她说这是高三时养成的习惯。她决不会在教室睡觉,她说要睡觉不如回宿舍,何必去自习室。更让我无语的是,她一个化院的学生,竟然把大学物理课后的全部习题做了个遍,而我这个学物理的人想都没想过要去写那些习题。这回我算见识了什么叫用功了。还有一件可与之相提并论的是,我喜欢上了理论物理。特别是学热力学统计物理时,我见识到了物理的严密逻辑,那里的一切都是偏微分,偏微分推出了如此多的结论,太让我感叹了。其间的林琼桂老师算是让我长见识了,当一个老师在你面前把整本讲义背给你看时,我不知道你有何感想,更厉害的是,经过林老师的背讲义,讲义上的东西就变得十分清晰了,也容易懂了。这就是专业了,专业到脱口而出,顺手拈来。这段时间,虽然我不像大一那样频繁的思考人生问题,却也不曾忘记过它,而且每当想起它,都会进行较深入的思考。这段时间我形成了这样一个观念:具备最强实力,保护心爱的人。

可是,要具备最强的实力谈何容易呀?特别是在中大这样卧虎藏龙的地方,加上自己有没有多大的天分,学的课程也不是太容易,所以总有一些让我头痛的问题无法想明白,所谓的最强实力基本上是没有可能的啦。基本上是,我想让自己变得有实力点,可是操作起来很麻烦,日子也就过得挺“痛苦”的。

再说保护心爱的人,如果他们根本不需要你的保护,他们只想你过得舒服点呢?他们不要看到我“痛苦”地努力呢?我要“保护”他们的根本目的不就是为了他们的幸福吗,而我要具备实力的话我要“痛苦”地努力,他们看到我那样痛苦自然不幸福呀,也就是,我根本就是为了心爱的人的幸福而痛苦地努力最终导致他们不幸福,这是我所不愿意看到的。

现在想来,好难过的一段时期呀。一方面我喜欢理论物理,那些理论让我如此心动,一方面我又为自己无法做到最好而沮丧。现在看来,我当时简直有自虐倾向。

那段时间还有一件意义重大的事,那就是我看了《士兵突击》。那真是一个让人振奋的故事。我是在接近期末的时候看完的,想想看,接近期末了,大家都积极备考了,我却开始看一部二十多集的电视连续剧,要知道,我可是从上高中开始就抵制连续剧的家伙呀,从这就可以看出,我那时候几乎要坚持不下去了,努力了一个学期,成绩是上去了不少,可是离我的那个想法还远得很,我看那时我是要崩溃了。还好,钢七连那句“不抛弃不放弃”,我真的就是到了考试最后一刻还在认真看书的,真的就是没有让自己放弃。

许三多这个故事的本身也让我学到了不少。一个兵,甚至连普通兵的基本要求都达不到的家伙,通过努力,做到了步兵的巅峰,这是怎样的一个奇迹呀。一个被认为根本不懂七连的人,却是一个真正坚持到最后也“不抛弃不放弃”的家伙。剧中的袁朗的某些话很让我触动,他对那些经过了三个月考核期的准老A说:“从来这起,你们就要自己,没有安慰,没有寄托,甚至,没有理想,没有希望。”在最后的考核中他对吴哲说的:“在最绝望的情况下,在完全失去理想和希望的情况下……吴哲,我不会践踏你们的理想和希望,我不能,因为那是我最珍惜的部分,也是我挑选你们的第一要素,我只是希望你们在没有这些东西的时候也能生存,在更加真实和残酷的环境下还能生存。”我想到了《活着》,顽强地活着就是最有意义的事,有时候,并不需要理想和希望。人生的价值也是一样,不是说只有理想和希望才能体现你生命的价值,生命的价值往往体现在,在最真实最残酷的环境下也能顽强地活下去。关于袁朗,还有个小情节,他在打靶场的展示,在根本不看枪械零件的情况下,如此迅捷地把枪支组装好,那个熟练的转身,那种在完全脱离瞄具的情况下全部命中的成绩,我又一次见识到了什么叫专业。

基本上,大二上学期,除了结结实实地努力把成绩提上去之外,我还见识到了什么叫努力,什么叫专业,也让我明白了,即使在没有理想没有希望的情况也应该“不抛弃不放弃”地努力,在最绝望的情况下也要坚持。

最精彩的要算这个学期了。进入大二第二个学期,我依旧是努力学习,也会遇到让我痛苦的问题,但是基本上是积极面对,不会有“算了,我放弃”的念头。我想《士兵突击》着实影响了我。我真的觉得这个学期我成长了很多。

这个学期我选修了张海欧老师的唐诗导读,从中学到了很多人生哲学。讲到李白的时候,提到,李白的生命图腾是大鹏鸟,那只一飞冲天一鸣惊人的鸟。他同时兼有道家的“自然、自由”和儒家的“功成身退”思想,抱着“及时行乐”的生活哲学。他既要自由,又要建功立业,也要“人生得意须尽欢”,这些在我看来本来是矛盾的东西,他却如此协调的统一了。张老师还说,你们这些年轻人,就是要去追逐理想,名也好利也好,就是要去闯出一番事业来,只有到了他那个年龄,那时也功成名就了,就可以“功成身退”了。当时我就恍然大悟,我一直以来想不明白的事就这样被他几句话轻松解决了。

我一直想不明白,如果我死后一切功名利禄都会变得虚无,那么我是否就不该去追逐这些东西。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有麻烦了。我死后,什么东西不是虚无的呢?既然是虚无的,那么我就不要活了?显然不是这样子的。张老师就说,四十多岁以后,就可以去过淡泊明志的生活了,而二十多岁正是要去闯荡的时候,怎么可以不思进取呢?李白就是呀,他最后是要退出舞台的,但是他还是要去建功立业呀。打个小比喻,一支普通钢笔,如果它不是定情信物一类有特别寓意的东西,那么它用过一段时间以后自然会报废而被丢到垃圾桶里去的,你会认为它最终是要报废掉就影响它现在的使用价值吗?显然不会。那么好,你死后的一切都是虚无的,那么会影响此刻他们对你的真实价值吗?也是不会的。这就清楚了,功也好,名也好,虽然最终都是“过眼烟云”,但是并不影响它此刻对你的价值,只要你认为他们对你此刻有用,那就去追好了,何必在乎死后呢?死后的虚无,并不影响此刻你活着的真实。也就是说,你此刻认为有价值的东西,虽然日后可能被认为是无意义的,但是还是值得你去追逐的,日后的无价值不影响此刻它对你的意义。同样,人也不应该怕突然到来的死亡,随时可能到来的死亡,并不会影响你追逐的目标的价值。同理,也许我在可以设想的未来不会具有最强的实力,但是,这不影响我追逐它呀,它最终的实现与否,根本就不影响它此刻给你的真实动力。

有理想、有追求当然是好事,但是,有时候会让你很痛苦呀,让你“求之不得,寤寐思服,辗转反侧”,那时怎么办呢?你不是说人生就是追求幸福感吗?此刻最大的幸福感就是不追逐理想,就是放弃,就是解脱。张老师说,像李贺、李商隐这样的大天才,他们要解脱还不容易,他们就是不解脱呀,也许他们就是喜欢这种痛苦的感觉呢,也许这种感觉让他们感到很真实呢。你看大天才都这么干,我能不向他们靠拢吗?我就对自己说,让我头痛的那些问题给我的就是一种结结实实的真实存在感,让我有事可做,试想一下,如果所有的东西一看就懂,人人都懂,还需要你去解决吗?于是,我也能很阿Q 地对待那些难题了:不是我无法释怀,我要解脱还不容易?我的价值就是要体现在解决这些难题上。如果不难,还需要我吗?并且,张老师也说到,凡是那些取得大成就的人,几乎在年轻时候都要经过上十年刻骨铭心的苦读生涯,所以,当我遇到困难时,也就对自己说,这是必须的,面对一件别无选择的事,我就会安心去面对了,同时,我也知道,生活的真相就是一大堆问题等着你去解决。

除了从张海鸥老师的唐诗鉴赏课上学到的人生哲学外,我还从费曼这个大物理学家身上学到了很多很多重要的想法,包括对人生对学习的看法。关于人生的一些观点就是,“你干吗在乎别人怎么想”,“你没有责任成为别人期待你成为的那种人”这里也有不少的故事啦,以后有机会在说了。

这一切,最终形成了我现在对人生或说是对生活的看法。人生也好,生活也好,就是一堆堆问题等着你去解决,人生的价值就体现在对这些问题的解决过程中。你平时所作所为,简单说来,就是为了更有效地解决可能会遇到的各类问题,无论你说你要具备最强实力保护心爱的人也好,还是说,你想成为某某方面的专家也好,都是为了更有效率的解决问题。面对这一堆堆的问题,你会有头痛的时候,没关系,这是必须的,你不需要解脱,这些痛苦让你很真实的感到生命的分量,从某种意义上说,没有刻骨铭心地解决过重大问题的人生是不深刻。我早期的希望建功立业的想法不就是期望能解决那么一个深刻影响别人的大问题吗?不要怕随时可能到来的死亡,死亡不会影响你此刻活生生的真实。随着一个个问题的解决,你的能力会得到极大的提高,当别人有某些难题解决不了而找你帮忙时,你对他人就有了最直接的价值。同时,你平时所解决的问题,也许对别人或社会有价值,那么你的价值也从中体现了。另外,你是有选择地挑一些自己感兴趣的问题去解决的,解决这些问题让你有幸福感。即使是在最绝望的时候,也不要忘了,也许你还可以再解决一些问题,记得不抛弃不放弃。

糊里糊涂写了这么些东西,是对我大一大二生活的简单回顾,挂一漏百,顺便也谈了一些我对人生与生活的看法。

对于珠海校区,记得林滨老师写过一篇文章,写到了对珠海校区的种种期盼,我倒是没有太多的想法。在这里度过了世外桃源般的两年大学生活,这里已经成为我另外一个“家乡”。每次放假回家,再次回到珠海校区时,总是倍感亲切,虽然我在家中不曾想起这里的一草一木,就如我在这里不曾有过乡愁一样。珠海校区给了我家一样的归属感,也让我很真实的成长了不少,我怎能对她有更多的要求呢?我会很留念这里的一切,但是我也知道,关键不在于我留念什么,而在于我留下什么。我,什么也不曾留下,虽说“人生到处知何似, 恰似飞鸿踏雪泥”,问题是我“池上未曾留指爪”呀。

关于大学的学习,我还有话要说,以后再续吧。

2008/6/14, Sa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