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时变卦

临睡前,我把闹钟调到6:00,打算明天早起用功念书。

闹钟响了,我把它关掉,考虑了一下要不要现在起床,犹豫了一下,还很困,就接着睡。我就这样一天天向自己妥协,天天做同样的决定,而每次都是临时变卦,沉睡不醒。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一段话:如果一个人对自己几个小时之前做的决定都要讨价,那他对需要长期坚持的理想的执行就不知要折扣到什么地步了。

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既然之前我们做的决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那么就不该在不清醒的情况下临时变卦。否定一个决定要比做出一个决定更加慎重,需要重新分析做出该决定时的种种考虑因素是否依然存在,同时要考虑到这种向自己妥协的行为会造成的极其不良的影响,它会直接导致你随便做决定、容易变卦、执行力下降。

我在说服自己继续沉睡的的理由是很充分的。我会对自己说,我本以为昨天晚上一上床就能睡着,结果我躺了很久才睡下去,这就导致了我的实际睡眠时间少于我决定时的认定,所以我要多睡一会以便补回少睡的时间。另外,我本以为会一觉到天明,没想到由于舍友打扰,搞得我中途醒了,这也直接影响了我的有效睡眠时间,所以我得再睡会,才能补回不足的睡眠。最后,我还要在考虑一下,我做这个决定的最终目的是什么,那就是为了保证用功学习的时间与效率。如果我按时6:00 起床,似乎我能保证学习时间,但是效率却无法保证,因为我还很困,根本无法保证效率。如果我6:00起床了,我看书、上课时有睡着了,那不是等于时间也没有保证了。也就是说,我6:00 起床,根本就无法达到保证学习时间与效率的目的,在这种情况下,我还要坚持几个小时前的6:00 起床,岂不是很傻很亏?

这是典型的鼠目寸光的见识。不管你由于什么原因(借口总是会有的)而无法达到目的,因此向自己妥协,导致的最后结果就是,随便一拍脑袋做个决定(6:00 起床),然后就去执行(睡觉),执行到关键时候(该起床了),发现目的达不到了(睡眠不够),于是放弃(继续沉睡)。一次没关系,但是你每次都这样,这个执行动作需要消耗很大成本的,你做了很多无用功(还不如直接睡到自然醒)。由于长期这样,很容易形成习惯,每天起床都要跟自己讨论一番,最后没办法了,不能再拖了,才挣扎起来,这是极其恶劣的习惯。推广开去,你做决定就会变得很随便,因为你知道,如果不行,大不了不做了,没什么了不起的。

相反,如果我能无条件6:00 起床,虽然这天的效率很低,还不如多睡一个小时来的划算。但是我们会试着调整作息时间,同时做出一个更加有效的决定,那就是7:00 起床。这就避免了6:00 时的那一番挣扎。同时,以后我们做决定的时候,就会很慎重,因为我们知道,如果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我们将为之付出“惨重”的代价,而不是“临时变卦”那么简单的事。从长远看,我损失了一天的学习效率,换了的是日后做决定的“慎重”态度,则个交易很划算的。

我们应该服从自己的理性与意志,而不是屈从于鞭子。既然我们可以为了8:00 的课(学校的作息时间就暂时理解为鞭子吧)而7:30 起床,为什么我们就不可以为了我们的一个理性决定(7:30 起床)而行动起来?而非要拖到不能再拖才挣扎一下呢?

我一直为自己的一个习惯感到骄傲,我决不再课堂上睡觉。即使我很困很困,即使当时老师讲什么我也听不进,我也知道,撑下去的结果就是一身冷汗加想呕吐的感觉,我还是认为,不能睡。既然我来听课之前就决定要听讲而不是睡觉,为什么当眼皮向我讨价的时候我要屈服呢。好,假设此刻老师拿着鞭子盯着你,不许你睡觉,那么你还有勇气与心情去睡觉吗?既然你可以因为老师的鞭子而不睡觉,那么你为什么不可以因为自己的一个理性的决定而醒醒呢?

2009/3/25, Thu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