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乐于是其所是——我那8个月大的小表弟乐于是小孩

小表弟才8 个月的,喜欢看色彩鲜明的动画片,我想是因为他还小,小到只能接受如此简单的信息。动画片一类的节目,里面的角色都是现实的简单提炼,是极其抽象的一些简单符号,他看的也许就仅仅是一大片的大红大紫的色彩罢了。就如我小时候看电视爱问这是好人还是坏人一样,我接收及处理信息的能力决定了我只能如此思考,也只会喜欢动画片这类简单到非现实的东西。

小表弟还小,所以如此天真地喜欢那些大红大紫的简单符号,我呢?喜欢理论物理,并且一直认为那是最基础的东西,也是最抽象最让人费神的玩意儿,自己能学会一点点觉得很有成就感,现在想来,那些干干净净的理论,都是对现实的抽象,都是一些简单的符号罢了,跟“小孩子喜欢的动画片”也没多大区别吧,这似乎可以看成是“大学生的动画片”?

我从开始接触模拟电子技术开始,就觉得它不真实,因为那里的近似加入了很多人为的因素,对于像我这样没有多大见识的人,当然就很难理解啦,而我所喜欢的物理就没有那么多的人为因素在里面,那里的近似都是有数学根据的,不会随便把一个量砍一半,更不会选择性地进行人为的近似。

现在想来,搞不好是因为我还“小”,根本就如小孩子理解不了电视剧一样,我也理解不了接近现实的模电,进而喜欢那些简单的概念化的东西。越是接近现实,就越复杂,越需要强大的分析力,就如模电一样,他算是比较接近真实的了,所以他会加入不少的所谓的人为的近似,恰恰是这些人为的近似才是最精彩的部分。

就我理解,数学考虑所有的可能,物理考虑所有的正常可能,而工程考虑最大、有用的可能。拿抛色子打个比喻,抛一次,你会在正面看到多少点呢?数学家会考虑到,如果色子在钟里面被摇碎了,也就是说你连一点都看不到,也可能会被摇成两半,那情况就复杂了,你可能看到七点,也可能会看到分裂的点……物理学家呢,他只考虑1、2、3、4、5、6 这些正常的点出现的肯能(包括色子里面装有小铁珠的作弊情况),而工程师呢,他只考虑,如果在1 的反面的色子里面加了一个作弊的小铁珠,那么出现1 的可能就最大,而根本不去考虑其他情况出现的可能……下注的时候呢,工程师就很明确地只压1 了,这肯定赚,而物理学家就要考虑2、3、4、5、6 出现的概率了,而不仅仅是考虑赚钱的概率,数学家就更复杂了,要考虑一些更古怪的东西……这是我理解的数学、物理、工程的区别。

在我的理解中,工程应该是最接近现实,也是最复杂的东西,在这里,充分体现了人为的因素,也正是这点人为的因素让他如此真实。而物理呢,只是现实的概念化,说得好听点,就是理论指导实践,说的难听点就是“小孩子气”。数学呢,这就不好说了……

也许在我看来,看动画片没意义,但是对于我的小表弟,那就是他的至爱,才不理会我是如何的观点呢。我也一样,才不理会物理理论是否是“小孩子气”呢……

人乐于是其所是,也许还包括着,人乐于处在一个即将成为历史的状态。就如虽然我理解的理论物理是现实世界的一种模型化、概念化的符号游戏,毕业后我要面对的是充满人为因素的各种工程,也许在那些工程师看来,我所喜欢的理论就如“动画片”一样不真实,但是,我还是会像我的小表弟那样喜欢着“动画片”。我总是要长大的,但是现在我还是会喜欢那些让我傻傻地发笑的“动画片”,这就是人乐于是所是。

2008/7/23, W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