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无事可记

2012很快过去了,我做好些无关紧要的事,发现自己即使在不务正业的时候,也是很勤奋的,看了不少与实验无关的书籍,长了见识,却脱离了实验。只是在最近,我才开始收心重新做实验,并美其名曰:创造知识。有不少感触,挑点说说。

见到了Prof. N. Z., 她给我讲关于Big picture的东西。说她期望能看到学生对自己所做的研究有一个全面的认识,知道这个领域已经发展到什么地步,世界上有哪些人在这个领域正在做什么研究,而你自己的工作在这个领域占有什么样的地位。我似乎知道一点点自己所做领域正在发生什么事,也知道有哪些大课题组,知道最牛的那个人在折腾些啥,只是总觉得没劲,一群人在互相鼓舞,很当真地在做一些以我狭隘眼光(或眼高手低)看来,没有意义的事。就如你在一座根本没戏的山头,无论如何努力去堆石头,即使增加了山的高度,也没意思。要干就到最高峰去干,加一块石头,就增加了世界最高峰的高度。当然,大家混口饭吃而已,也不用那么当真。

与Dr. J. X. 成为好友,极大地缓解了我的心理压力。他告诉我,那些我认为很酷的文章,是做出来的,上面的SEM,TEM,其实是样品的艺术照,是找出来的……原来不是我能力不够所以做出不好样品,而是这个方法不能像化学那样长出漂亮均匀的样品,但是,你总能找到一个好点的区域,总能拍出一个漂亮的图片,那是艺术,不是科研。也因为JX的帮助,我做了好些TEM,也找到了不错的样品。也时不时地产生幻觉:自己在创造知识。

管它呢,我发现自己做起实验来超级投入,也很喜欢那种“我在创造知识”的幻觉。我也很愿意继续这样干下去。2012.12.31晚上我去插样做SEM,2013.1.1上下午都做XRD,刚刚才把XRD的峰位标上,基本数据算齐了。

从Dr. X.M. T. 身上看到无穷无尽的正能量。那些一直困扰我和JX的关于意义的问题,在XMT看来,根本不存在。她也知道我们做的材料很多是不可能有医学应用的,但是她不在意,我与JX把样品给她,然后她就很积极很快地安排各种测试,完了之后还通宵达旦处理数据发给我们,让我十分感动。JX把一些文献发给她,隔天她就说文章读完了,还列出1.2.3点说这个文章如何如何,JX都受不了这种专业水平。她说,她能保证全部数据都是真正测出来的,不是假数据,至于每次测出结果可能有偏差,没关系,选个好结果就可以了。虽然我觉得不太合适,但是她真的似乎做得很投入,也很专业的样子。

记得慕容雪村有条微博,说:“1789年5月,路易十六召集三级会议,本来是想改好,但政府长期的腐败无能,已使人心不可收拾,7月14日,雅克们一声喊攻陷了巴士底,许多人都以为会有无数犯人参与暴动,但事实上当时狱中并没多少人。即使如此,法国还是经历了长期的战火与动荡。而在那天,路易十六的日记里只写了一句话:今日无事可记。”我引用一下,管外面惊天动地,我只在乎自己是否在创造知识,所以,今日无事可记。 Good luck and wish you all everything the best.

2013/1/1, Tu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