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研之后II

保研之后,学习生活有些变化了。

虽然大三一开学就进实验室,其实也没干什么事,只是大三下学期才开始接触一些实验工作。当时跟着师姐做实验,虽然也会主动去读文献,找实验相关的东西,尝试一些想法,但总的来说,还是挺轻松的,没多大的压力。根本就不曾去思考一些与实验相关的理论的问题,也不问为什么,说白了就是瓶瓶罐罐的试剂倒来倒去。

大四一开学就去上海开了一次物理学会议。会上被提问到一些实验相关的理论问题,我发现自己真的什么也不懂。看到别人做的工作,都是理论与实验并进的。真是大开眼界,也醒悟过来,自己是做物理的,原理性的为什么是要解决的首要问题。

开会回来也确定了保研事宜,自己被保送为中大凝聚态物理的研究生。接着就顺势做了一次例会报告,讲了核磁共振成像基础,并没有讲上海物理会议的报告内容。我是想把与实验相关的理论知识先弄明白。

例会报告之后,肿瘤医院的李医生又召集我们开了一次会。要是以前,我可能会一心听讲,能记则记,也不去多考虑对方讲的是否合理,也不太考虑自己是否真的懂了。但是,这次我是带着相关问题去的,会上也向李医生等提了好些问题,也弄明白了好些东西,总算是积极参与了。

现在又边看荧光成像的东西,边理解核磁共振的弛豫理论,同时还穿插着看生物学导论。要是以前,我可不会这么干。我是只学课本的东西,一知半解似懂非懂之间,就看杂书去了,况且课程比较多,不太可能会揪着一个问题狂找资料。因为以前大家一起学习,学不明白,就再认真看看书,还不懂,就问同学问老师咯。

总的说来,以前做的工作是“理解已知”,这“已知”还仅仅局限于课程安排,局限于教材,甚至局限于老师的讲解。现在不仅要“理解已知”,还要“解释未知”。这“已知”和“未知”可是相对的呀,你首先要最大程度地挖掘“已知”,否则根本就不可能准确定义出“未知”,这时候的“已知”可就不能局限于课程课本课堂了,要有意识地去找文献,了解相关领域的进展,这些东西可都算是“已知”,否者,调研不充分做的“解释未知”工作就很可能会是重复工作了。

不仅是“已知”的范围变了,重点也变了,现在的重点是“解释未知”,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满足于对知识点的理解了,而要主动去探索未知,发觉问题,并且要能自洽地解释它们。

从只涉及个体行为的“理解已知”的学习知识,转变为以“解释未知”兼顾“理解已知”的横跨整个学科领域的探索行为,这就是我正在做事。

2009/10/17, Sa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