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课随笔

改变世界的故事

2012-4-17-Tue-19:00-21:30, 朱建刚,第七讲:培力与倡导。

课堂上,除了关于Kony 2012的辩论外,拜客广州讲了他如何通过每天下午拍广州天空,测PM2.5,影响力市政府在广州的空气质量报告提供PM2.5的数据;他还通过送自行车给市长,提倡绿色出行,有了广州绿到。小燕子通过光头照亮广州的行动,让广州市政府的珠江灯光工程从几个亿的预算缩减到几千万。

一群自以为可以改变世界的人,通过自己的点滴行动,真的改变了世界。

改变世界

2012-4-24-Tue-19:00-21:30,唐昊,安猪,第八讲:行动中的公益创新。

唐老师开场,安猪介绍社会创新的案例,最后我们用世界咖啡馆的模式讨论了食品安全问题的解决方案。

安猪评论说,他自己也没有比同学们提出的更好的方法,他也没有什么可以补充的,他只是想两点,一、如果我们关心食品安全问题,那就想办法做点事;二、如果我们真的很关心食品安全问题,那就再多做点研究,也许这个问题水很深,需要我们深入思考。

唐老师收场,说,同学们不用担心,食品安全问题,不出一年,就会得到解决。之所以这么说,他说那是因为,这个问题已经严重到非面对不可的时候了。而这个社会也到了一个非改不可的地步了,各种改革,势在必行。

他说,黑板上大家提出的各种解决方案,要是十年前,这些方案,一定会被认为很吓人,或至少是幼稚或天真,可是现在,大家都觉得很正常了。我们正处于历史的浪尖,也许现在我们没有意识到,但是,十年后回头,也许我们就会意识到了,可是那时候是否会太晚了呢?

大多数人都有搭便车的想法,可是,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十年后社会也会因为别人的努力而改变。只是,那时候我们该如何自处于一个非我们亲手参与建设的社会。也许现在我们的所作所为,不被理解。历史上有多少先例,那些少数派,他们的所作所为被冷嘲热讽,如果他们什么也没改变,那就笑笑算了,可是,如果他们真的改变了世界呢?我们现在也一样,也许我们什么也改变不了,可是,若我们改变了一些东西呢?

十年后回头,我们是否会后悔,在本可以参与创造历史改变历史的时候,我们却选择了保持沉默选择了什么也不做。

行动本身就很励志

2012-5-8-Tue-19:00-21:30,朱建刚,庄陈有,第九讲:世界公民。

庄先生是个盲人,可是整场报告,他一点也没有把盲当成是个问题,更没去强调这点来励志,他平常处之的态度,本身就无比励志了。

期间他讲了一个很有趣的说法,他说中国政府一直很怕各种组织,那是因为他们以为那些组织很有组织,其实不是。那些民间团体,大部分时间花在不同意彼此上面,而不是举手表决同意通过。

用30年的眼光看公民社会

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

2012-5-15-Tue-19:00-21:30,陈健民,第十讲:公民素质。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中国经历了30年政府时代,经历了30年市场经济,现在,总该轮到这30年公民社会了。

在公民社会发展过程中,由于它是新生,自然阻力重重,我们也要为它担当更多。可是,这是我们长大并还将生活的地方,我们总会对它有一个期望吧,总会有点想法,我们也许可以做点什么,让社会成为我们希望看到的样子。

没错,这个社会有太多太多的让我失望的地方,食品安全问题,医疗问题,教育问题,各种超乎我们想象力,超乎我们容忍的现象。我们要面对的是一个缺乏公信力的政府,一个缺乏安全感的社会。

我们抱怨社会不公,抱怨自己的公民权利全是空头支票。可是公民社会不仅讲公民权利,也将公民参与。如果每个人都去搭便车,甚至等着别人把你拉上车,那不就是现在这个社会吗?我们不曾参与建设,我们只是抱怨,我们甚至不想搭这辆车,却被拉上车了。

鲁迅说得很好,“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2012/5/16, W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