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二第一学期期末总结

一个学期又过去了,在期末考试之前,辅导员跟我们讲了些就业形势如何严峻的事,要我们摆好心态,不可对自己有过高的期望,不要动不动就要求月薪多少多少,要自问一下自己究竟能干些什么。

整个学期以来,的确没有学到多少东西,我也有自知之明,不敢对自己有多高的期望,因为我一直就搞不明白,读重点比读普通本科优势何在,也知道自己没啥特长,既然看不到自己的优势,自然不敢妄自尊大。

虽然不明白的东西很多,但还是得认真学习,并不是什么事都要想明白才做的,所以虽然不明白学物理有啥用,还是尽心去看书。实话说,对于《普通物理学》,没啥好学的,老师讲得无趣,书本又太乏味,一个学期108 节课下来,实在是不知道学了些什么。说是思维锻炼吧,没有,净是些不知所谓的推导、近似;说是学知识吧,现在刚考完没多久,又忘得差不多了;说是学做人吧,那物理老师也不见得是道德文章堪为师表的人物。也许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吧,在《普通物理学》这门课上,我算是瞎了眼了。

不过我倒是对物理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其中一个原因是理论物理这门课的老师的确挺优秀的。我一直不知道物理究竟是什么,这个老师说,物理就是一堆概念加一堆数学公式,所以他的考试也是考概念默写加几道计算题。因为这个老师的影响,我又找来费曼物理看了一下,发现物理也真是挺有趣的。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听了物理班的数学物理方法的课,林琼桂老师的讲课脉络太清晰明了了。他上课不带课本,直接边讲课边把讲义“默写”下来,当一个老师把一大堆一大堆的数学推导及公式默写给你看的时候,不知道你有什么感觉?我什么感觉也没有,他这种对知识了如指掌的专业级别让我不知所措。一般我碰到美女就会不知所措的,也即是说,听林琼桂老师的讲课给了我美的享受,总之我又喜欢上数学物理方法这门课了。因此,这个学期,我大部分时间是花在物理上了。

数值计算方法这门课倒是没什么可以多说的。老师很尽心地教,我也很用心地学(虽然学得不怎么样)。我知道,这门课应该很有用,因为对于大部分的微分方程是没有解析解的,只能借助于数值求解,而微分方程是我们理工科学生不可回避的难题。

倒是模拟电子技术这门课我收获挺大的,不是说我明白了晶体管的各项参数及放大原理等知识就觉得很了不起,认为收获很大,而是老师的教育理念给我很大冲击,我也大受启发。他上课不讲推理,重点讲器件应用,这与书本的编排理念完全不同,让我觉得挺新颖的。他说的一句话我很有感触,他说真正的工作是不需要你一步步推导出精确值的,它只需要你凭经验给出一个大概数值范围,而书本在乎的却是一步一步的精确推导。我终于明白了一点点工作与书本的差别了,那就是“完全不同”。

辅导员说,在你期望有多高多高的工资前,请自问一下自己究竟能干些什么。我不敢考虑这个问题,因为我一旦考虑这个问题就会出现两个问题:我什么也干不了怎么办?我能干一点点东东又有什么用?于是我试着换一个角度看这个问题:我想干什么?这就不那么让人沮丧了。我很早时候就想制造“终结者”了,同学说我有病,让我想想就算了;听说CPU 很有技术含量,于是想玩玩它,老师说这个太难了,不适合我们这种初学者。其实“想干什么”这个问题,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不是我有没有病的问题,也不是难不难的问题,而是一个职业规划的问题。因为我对微电子的相关行业还没有具体的了解,还搞不明白究竟哪项是适合我的并且是我感兴趣的,就像你做选择题,只看了A、B 选项,没看清楚C、D之前还是不要急着做选择为妙。

说到选择的问题,想起高三一个老师的话,他说,你具有的能力越强,可供你选择的学校、专业就越多。我就想了,选A、B、C、D 之前我似乎因该具有选择的能力吧,这种能力也许可以看成是核心竞争力吧。每个人的核心竞争力因该是不同的,既然很多的做工程的人都在“凭经验给出大概的数值”,那我何不培养自己凭借理论进行推导得出相对精确可靠的数值的能力呢?当所有的人都“凭经验”做事时,我一个小小的应届毕业生,没经验可凭就只好凭学的那点理论咯,想到我目前对物理挺感兴趣,那就认真学物理算了。

一个学期以来,身无饥寒,天未曾负我,而我学无长进,何以对天呀!哎,郁闷!

2008/4/9, W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