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脱无知而不自知

近来迷恋哲学,特别对尼采情有独自。

首先接触的是他的Also Sprach Zarathustra,可惜他的原著是德文,看不了。中文有多个译本,《苏鲁支语录》或《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看着不爽,于是找英文版来看看。有Thus Spoke Zarathustra 和Thus Spake Zarathustra 两种译名,我在网上能找到的最早译本版本是1923 年的,下面就是首两页截图:

到图书馆借了两本Thus Spoke Zarathustra,其中一本竟然是1978 年出版,最早的借阅记录是1984 年,在我来到这个世界之前,这本书就已经在构建某些人的精神世界了。

将此书捧在手心,翻动书页,有那么一瞬间,我心中涌上一股莫名的冲动,不禁为之动容,忘了书页的文字,思绪飘忽,体验到的是时光的流动。一本书,不知经过了多少读者之手,传到了我这,我之前的读者是否也有那么一种动容呢?忽然意识到, “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后来的读者,也该有同感的吧——我双手翻动的是历史,眼前流淌的是时光。

初中开始接触《红楼梦》的时候,很是搞不明白,为什么那些大家,都对“版本”学那么痴迷。甚至到了大二,当林滨老师(教我马哲)告诫我们要去读“一手”的马克思主义的时候,我还那么孩子气地大放厥词专门写帖子说“我不读一手的马克思主义”。哎呀,真是世事多变,如今我倒是比谁都痴迷于“原著”。

这种痴迷,不是毫无理由的。把该书上一句话的各版本炒出来,一比较,就知道高下了。

德文:

Du großes Gestirn! Was wäre dein Glück, wenn du nicht die hättest, welchen du leuchtest!

英文:

Thou great star! What would be thy happiness if thou hadst not those for whom thou shinest!

You great star, what would your happiness be had you not those for whom you shine?

Great star! What would your happiness be, if you had not those for whom you shine!

Oh great star! What would your happiness be if you did not have us to shine for?

中文:

伟大底星球!倘若不有为你所照耀之物,你的幸福何有?

啊,你,伟大的星球啊!假若你没有被你照耀的人们,你的幸福何在呢?

你伟大的天体啊!你如果没有你所照耀的人们,你有何幸福可言哩!(我看完的版本,这回知道我有多不爽了吧。幼稚,特别是那个“哩”,受不了)

以上只是凭兴趣收集的,没有过详细考证啦,也不知道德文是否就是尼采最初版的话,即使是这样,也可“窥一斑而见全豹”了。不看“原著”,根本就无法体会其中的乐趣呀,你看我,即使是读英文版,都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可想而知“原著”的魅力了。

我还有一个非读原著不可的理由——避免无知而不自知。

大二下学期,教马哲的林老师告诉我们尼采的精神三变,说精神从骆驼变为狮子,再由狮子变为婴儿,我当时自以为是地理解成了开始的负重前行,接着是骆驼经过了沙漠的锤炼,到达绿洲之后,终于会成长为如狮子一般,但是我一直无法理解怎么就从狮子变成了婴儿了?

寒假看刘墉《世说心语》的“超越”篇,他提到了《苏鲁支语录》中尼采所说的精神三变与王国维先生的人生三境是互相辉映的,还说他对此找了好些书来研究过,他把“狮子”阶段对应到王国维先生的“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去,还说年轻人就该如尼采所说的“狮子”一般去闯,等到有一天老了,缺少冲劲的时候,才该静下来,如婴儿一般,这时也会体会到王国维先生说的“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真正意识到“人生也不过如此”。到那时为止,我相信这所谓的“如狮子一般有闯劲”。等我最近看了《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后,才发现,我被骗了,什么“精神三变”与“人生三境”一一对应,扯淡。

尼采的三变是:负重——反叛——创造,他取“狮子”的自由,取“婴儿”对万物不加偏见的好奇及创造性。跟什么“闯劲”,“人生也不过如此”一点也扯不上,至于说王国维先生的人生三境,我倒是同意第二境界的“坚持”这种解释。要是我不看书,听了林老师之后自己望文生义,听了刘墉之后自以为“是”,那我可就真的见笑于大方之家了。

当然,即使是此刻,我又如何判断自己的理解是最接近尼采的本意呢?我只不过是相信自己的眼睛多于耳朵,相信自己思考多于别人的解释而已。

忽然间想起我一朋友说她为什么不喜欢百家讲坛,虽然她赞叹我所说的百家讲坛普及了“文化”。她的一个想法是,当我们不知道“经典”的时候,会不自觉抱着一种“敬畏”之心,“自知自己的无知”,但是听完百家讲坛的一家之言之后,就会自以自己已经知道所谓的“经典”到底说了些什么了,其实呀,那只是自以为是,自以为自己知道了“真理”,进而,陷入到了“无知而不自知”的困境之中。

打个比方,井底的小青蛙不知道井外世界的精彩而充满向往与好奇。但是,某一天,一只老青蛙告诉他,外面世界如何如何,于是,这只小青蛙就自以为自己知道外面世界是如何如何了,而对外面世界的精彩丧失好奇,对外面的凶险掉与轻心。要知道“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这只小青蛙,就像是象牙塔里面的大学生,“为赋新词强说愁”,对世界的精彩缺少了一种友好的兴趣而把悲观当成深刻,自以为成熟,又或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不知而无畏。

且不说,老青蛙自己是否经历过井外的精彩,就算你能确保信息来源的可靠性,你如何能保证自己不是“盲人摸象”呢?苏轼的《日喻》就讲的很好,“达者告之,虽有巧譬善导,亦无以过于盘与烛也”,若你是盲人,别人告诉你太阳如铜盘一般圆,你却理解成如铜盘一般会响,而把能发此声的大钟当成了太阳,别人告诉你太阳如蜡烛一般发出亮光,你却理解成如蜡烛一般是圆柱,而误把木棍当成太阳。这不是在闹笑话吗?能不见笑于大方之家吗?

处于“无知而不自知”的状态,很容易自以为是,常犯“五十步笑百步”的错误。

经过这些思考之后,你就会明白,果实越多,枝头越低。

你得读原著,才知道作者到底是如何阐述的,即使知道了原文,你依然无法确定自己的理解是否最符合作者的原意。于是,你常常处于一种“没把握”的谦逊状态,哈哈哈,只好崩溃去咯。慢慢就会明白,什么叫“真理使人自由”。

2010/5/23, Su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