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的效果

如果说教育的效果体现在行为的改变,那么我接受的教育已经初见成效了。以前我看书,书里说什么就是什么,现在,相信之前先问为什么,先把自己说服,再问用这段东西能把听众说服吗?至少,教育让我的思维开始改变了。

这种改变源于对知识看法的改变。以往学习,仅仅是老师讲什么就学什么,完全相信老师,相信老师对知识的理解,相信自己理解的就是老师要表达的东西,否则就是自己不理解,很少会考虑自己理解错了。这也体现在我对什么样的老师是好老师这种评价上面,也许是还没有脱离高中的思维,上大学以来,一直认为那种可以将知识流利地讲述出来,并且能满堂滔滔不绝地讲课本知识的老师是一流的,而那种思维漫天跳跃的老师就是最差的,那是一种无法对一个问题进深入思考的体现。这样的学习,知识在我看来,是与我不相干的东西,就如天空的云朵,看起来很美,风吹过后,又是另一番美景,但是,无论是怎样的风景,都是与我不相干的,我甚至不会想要用相机去记录那一刻的美丽。

打个小比方,如果天空是知识的舞台,云朵是那知识,而老师是那股风。那么这股风既可以吹出狂风暴雨,也可以吹出清空万里,同样的云,既可被吹得多姿多彩,也可被吹成乌云密布。总之,风就是在吹,至于能将云吹成啥样,那就看各自的本领咯。学生呢?就当那是“耳边风”,左耳进右耳出,对眼前的一幕幕,也是抱着“去留无意,任天上云卷云舒”。一句话,我不是局内人,与我无关。

对知识持有的这种远观态度是从上佘峻聪老师的《固体物理》开始有所改变的。佘老师完全不是我原来认可的那种对知识滔滔不绝讲授的类型,他懂得启发我们进行思考,比如讲到“电超导体”时,会启发我们,是否存在“热超导体”,也就是说是否存在某种材料,它的热导率无穷大,他说他自己也不知道有没有,希望我们能从理论上解释一下为什么有或为什么没有。就是从这时候起,知识不在是与我不相干的天空中的云朵,而是与我息息相关的由云化身而来的“雨”,因为我要解释为什么,而不仅仅是理解是什么或为什么。

而真正的对知识持有怀疑态度,是从现在开始的。对一个问题,我不懂,就去查书、查参考文献,结果发现很多矛盾的地方,各有各的说法,甚至是同一本教科书的同一章节中,前后说法就完全相反,而这些都是居于同一个假设或理论,遇到这些情况,我都快崩溃了。我是不仅要说服自己的,还要向听众解释相关问题,若是我前后矛盾,那简直是件让人崩溃的事,我必须解决这些矛盾,解决这些居于同一个理论得到的完全矛盾的说法,即使这些问题的解决对于我的实验进展是无多大关系的,因为I’m the charge,这就是导致我思维等改变的直接原因。由原来的“旁观者清”到现在的“I’m the charge”,我的思维在改变,算是教育的一点成效吧。之前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现在,到了下雨的时候了,是春雨“润物细无声”还是酸雨,就看自己的了。

2009/10/23, Fri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