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完气以后就得做事

今天下午去实验室调脉冲核磁共振,一个下午过去后,还是没有什么实际性的进展。

这个下午其实是中山医的同学在做实验,也是我星期二那次一样的情况,调了一个多小时就调不下去了(后来老师示范),就开始聊起天来。其中一个同学知道我是微电子的,高级物理实验是选修,就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奇怪地问:“你为什么要选修这种课呀?!”

我们专业也有好些同学没有选这门课,理由很简单,就是太花时间了,要写预习报告、实验报告,做实验又得一个下午,简直是要命。甚至有同学说打死也不选实验课。我倒是毫不犹疑地选了这门课,理由也很简单,就是锻炼一下动手能力。

我知道自己动手能力差,也为此生气过,但生气归生气,事情还得做。

想起小时候,开始时候极其不想上学,觉得坐在那里闷,不如自由自在地玩泥巴。刚开始练习写汉字,是写自己的名字,我的名字本来已经很少笔画了,结果看到有个名叫“叶才见”人,竟然羡慕起人家来,仅仅因为他的名字笔画少,可以少写字。现在想起来,真是觉得可笑。尽管当初千万个不情愿,结果还是傻头傻脑地学起来了,也就一直混到现在。试想一下,如果当初为了玩泥巴错过了学习,那真是不太妙呀,现在认真看看,自己笔下划出的本人的名字比“叶才见”这三个字好看多了,若是当初练习写的是“叶才见”这三个字,也真是不值。现在情况也一样,虽然说实验很耗时,特别是对我这种动手能力不咋样的同学来说,那更是吃力不讨好的事。不过比较起“泥巴”与“学问”来说,我如果选择“学问”的话,那现在我就应该“实验”而不是“回避”,如果真正重要的是会写自己的名字而不是别的简单的符号,那么现在我就该选择可以提高动手能力的实验而不是继续以往的“纸上谈兵”。当我还小的时候,不懂事,被强迫去做了一些现在看来值得的事,现在我有自由选择的可能了,我可不要选择日后看起来会后悔的事呀。

一个老师曾经告诫过我,大学喜欢干什么就玩什么好了,只是注意,要做一些不可替代性的事。我问什么是不可替代性的事,他没回答,只是说,比如网络游戏一类的,大可以后再玩,没必要用大学学习的时间去玩。

对我来说,动手能力还是极其重要的,也认为这是可以通过做物理实验得到提高,也是在图书馆学不到,所以我还是选修实验为妙。不然就要因为用了不该用的时间去玩“泥巴”而成为不该成为的“文盲”了。

2008/8/18, Mo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