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的真相

历史、时间是无限的,而生命却是短暂、有限的,我希望能够抓住一点真实的东西以便展开我有限的人生。生命本身是在生活中展开的,我应该从生活中找到某些真实的东西。那么生活到底是什么呢?我认真地思考过这个问题,我发现生活是问题堆叠成的,而生命的整个过程就是在处理各种问题中展开的。

无可否认,生活的本质就是问题,就是一堆堆的问题,等着你去解决。这里既有“一地鸡毛”的无聊琐事,也有“瞬间辉煌”的光辉伟迹。

我们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处理日常事务中度过的,在这过程中我们不得不去面对一些让人为难的问题。可以说,每个人都会面对相同的问题,但是却各有不同的态度。比如交友问题、社团问题……也许让我为难的事正是别人的乐趣所在,而某些我在意的东西也许对别人毫无意义。拿社团举个例,对各种社团,我是抱定无所谓的态度的,也许它是大学生活不可缺少的风景线,却不是我生活中的风景,我的人生不是你的人生,谁又能保证你的人生就比我的精彩呢?你如果要说服我,说是参加社团活动可以锻炼某某某能力,可以多接触一些不同背景的同学。既锻炼能力又长见识,同时还可以储备人脉资源。说得很有道理,但是你有没有考虑到,你要付出多少的时间呢?你要消耗多大的心思呢?况且,你所谓的能力,你所增长的见识,也许对我根本就没有吸引力,也许工作后我会花一个月时间来掌握你大学四年掌握的一些能力,你所谓的人脉资源,搞不好也只是你的一厢情愿吧?所以,我不参加什么社团,也没有多少的社交活动要参加。大学,时间是如此宝贵,你不安心多研究些学问,花时间去搞什么活动,打什么电脑游戏,值吗?

我是个简单的人,简单到乏味,也要求自己的生活简单点。以至于我理解的生活也没有什么诱人的色彩,而只是让人心烦的问题。不知是谁说过,真正的英雄主义,是认识了生活的真相以后,依然热爱的生活。我想,我认识了生活,而且我也依旧热爱着生活,因为这里还有让我心动的东西。

我曾经无数次的地为知识的精彩应用而兴奋。以往,我着迷于哲学的思辨魅力,现在我沉迷于物理的绚烂。也许没有人会像我这样理解物理,物理最精彩的部分也是最让我着迷的地方就是,它猜都可以猜出答案,如果你不信,那好它就用数学证明给你看,用实验演示给你看,而且,它表述的如此简洁,它的原则如此简单:只要符合实验就行。这就是让我心动的东西。

虽然我理解的生活是一堆堆的问题,但是我还是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问题去解决的,也正是因为这样,人生才值得一活。因为,我在处理完一堆堆无法回避有让人心烦的“一地鸡毛”以后,还可以做一些让我心动的东西,并且,这些让我如此着迷的问题,也许还蕴含着“瞬间辉煌”呢?人类多少次进步的关键点,不就是在解决这样一些让人着迷的问题中取得的吗?我想“柴米油盐酱醋”的问题不会导致这些精彩吧,那些“饭饱思淫欲”的“才子佳人”美梦也不会导致这些成就吧,更无法想象,打电脑游戏能打出一个思想大师或是一个科学巨匠。

另外一个关键点就是,你要知道你到底要什么,你到底在乎什么,你想从生活中得到什么。如果你希望被人认识,希望在大家面前表演,那么你就去表演好了,你就去参加那些活动好了。如果你讨厌吵杂的活动,不参加不就得了吗?一句话,你干吗在乎别人怎么想呢?如果别人的那些想法是没有实际意义的,我就不该在乎。只要你能从从中得到乐趣就行了。我想,生命本身就是个奇迹,来这世上走一遭也不容易呀,你不乐?多冤呀。你真的不需要刻意地按别人或社会的某某想法去活的,你根本没有责任去成为别人认为你该成为的那个角色的。

我的这种对生活的看法,是很有意义的,不是无聊的思辨游戏。

首先,它解决了,如何看待随时可能到来的死亡问题。生命是短暂的,不仅是说有限的几十年人生相对于人类历史如此短暂,还包括,你下一刻就可能丧命。如果你认为你是为了一个伟大的理想而活的,那么你如何对待这可能随时到来的死亡呢?如果你根本就熬不到理想实现之时呢?我告诉自己,我要做的只是解决现在所面临的问题,并且我要从中获得乐趣,这就够了,也许我有什么理想,也许我根本就来不及去实现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那只不过是一个问题而已,一个无法解决的问题。如果一个问题无法解决,你总不好让它一直烦你吧。我把这些让我心动的问题当作一件件作品去完成,我只是想把它们解决好,这个过程就很让我安慰了。

其次,它解决了,一个平凡的人为什么学习的问题。我是个没什么崇高理想的人,我是不会为了某某人类的共同理想而努力的,但是我会很努力去学习,我要让自己具备解决问题的超强实力,因为我的根本目的就是要解决问题,所以我学习的目的也就很明确了,知识对我的价值也很清楚了。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会去学一些不知有什么用的专业课的原因了,因为我必须掌握这些东西,这些东西可能是我未来解决问题的工具。

再次,这个想法让你活得很真实。你每天要做的事就是解决“一地鸡毛”的琐事,然后去解决那些让你心动的难题。并且你知道的十分清楚,伴随着问题的解决,你的能力会得到极大的提高。总有一天,你会发现,一些对别人来讲十分棘手的事,你解决起来简直跟玩似的。“谈笑间,樯橹灰飞湮灭”,难道这种境界不让你心动吗?余秋雨说,一个人的生命热度和深度就看他被多少深刻的课题溶解过。我真的不知道整天打游戏会让人多么深刻,不过,那些让人头痛的学术问题的确会让你变得高明点。

我发现这样的生活没什么不好呀。每天醒来,发现自己还活着,很好,那么就开始解决问题咯。刷牙洗脸吃早餐。去听课,嗯,也许会学到解决某些问题的新方法,也许会发现某些有趣的问题值得花心思去解决。或是去自习,看会书,做一下作业,看看自己有没有真正理解不久前学到的东西,如果做不出作业,那么再认真看看书,直到真正理解那些知识,可以用来解决问题为止,或是思考一下那些一直困扰我的问题,看现在又能解决多少。就这样过我的大学生活呀,每天有解不完的问题,也许是老师布置的作业,也许是自己一直没想明白的某些有趣的问题,在这些过程中,应用已学的东西或是去学些新的技巧,能力就无形中提高了,是实实在在的进步。

我发现这样的生活才是真实的。整天活蹦乱跳、古今中外地畅想,那是做科普的行为,不是科学的态度。我不喜欢科普,那太假了。

2008/5/31, Sa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