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生笔记‐做研究生最重要的是交流与质疑

这个学期开学初,低温楼迎新会,会上按以往惯例,每个同学各抒己见,谈谈“做研究生最重要的是什么”。我的回答是:想法与尽心。

要有想法才能做实验,并且往往是one idea change the world。同时,做研究生嘛,就得干活呀,要么有自己的想法,为验证自己的想法而干活,要么按别人的想法去做,为验证别人的想法而干活。我选择有自己的想法,为验证自己的想法而干活。

做实验一定要尽心尽力,只要你把任何事都当成“自己的事”,而不仅仅认为那只是替导师工作,为了完成导师布置的作业。

我就是按着这两个想法来做实验的。邵老师告诉我,现在样品分散性不好。我就想办法解决分散性,考虑了表面活性剂比例、煅烧、表面改性等n 多方法,有n 多idea,也是把实验当成自己的事,尽心尽力,自己问心无愧,发了大量时间看文献,做实验。最后还是效果不佳。7 月底到11 月底,4 个多月,一直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

最近,多亏实验室师兄师姐约到大量SEM 时间,并且师兄师姐帮忙制样帮忙看SEM,实验取得了实质性的突破。我发现,之前的问题根本就是胡扯,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不是分散性问题,而是成形问题。根本就不成形,如何分散得了,本来就是一大坨的东西,你再怎么分散还是一坨,大不了变成一小坨呗。当我拿到李幸师姐的数据时,才发现,李幸师姐已经发现了Gd 的加入影响到了MCM41 的成形,而她没告诉我,也没有告诉邵老师(或者告诉过邵老师,但是邵老师只是看好的结果,只要好的结果,所以,不理会,也不告诉我),我很气愤。还好,花了4 个月的时间,终于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从中,我也吸取了教训,不可轻信任何人,包括老师。现在,老师或者师兄师姐只是一个称谓而已,像名字一样,没有其它的代表意义了。我需要质疑,质疑任何接触到的知识。

同时,我也深刻地理解到了胡昌吉师兄在迎新会上说的,做研究生,最重要的是交流,就是因为我于李幸师姐的交流沟通不够,所以没有把握所有的实验细节。

对于这些进展,也没什么值得骄傲的。这是破坏性的工作,质疑了李幸师姐的工作,质疑了邵老师对实验的不理解。真正让人骄傲的是建设性的工作,就看明天下午的SEM 了,1 到6号样都是Gd2O3‐MSS,成形了,就是建设性的,若是不成形,那就又陷入了黑暗,要继续调研实验工艺。

今天下午李幸师姐把更多的数据与参考文献给了我。

我现在正在进行两个极具挑战性的工作:一、质疑李幸师姐的工作;二、构建自己的实验。质疑工作进展顺利,构建工作,明天下午就可以得到初步结果了。无论成形与否,我都要打一个能谱,若是得到了成形的纳米颗粒,那么我就立刻拿这批样品去做TEM,看介孔以及内包的Gd2O3 的形貌。

另外,明天下午我就可以知道,用于MRI、小鼠毒性分析以及BET 测试的样品是否成形了。

这些进度都有赖于SEM,其实,经历了这些事,我明白了,实验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而实验成效有赖于表征手段的使用。

总结,交流、质疑、实验、表征

2009/11/29, Su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