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极心理学课程随笔

让连贯性见鬼去

2012-5-9-Wed-8:55-11:00

周欣悦:积极心理学

课上讲到收入与幸福感关系,她弄了一个福布斯富豪榜与幸福感排行榜来对比,最后说明低收入幸福感随着经济收入增加而上升,而中高收入之后,经济收入增加很难再提升幸福感,这类似与经济学的边际效应递减。

我不满意,举手提问,如何界定幸福感?凭什么判断一个人的幸福感排序比另一个人高?老师就解释说,这个排序问题,有好些,然后解释一通各种影响排序的条件,我还不满意要继续追问。这时候一个同学插话,说能不能不讨论了,他不想听老师为我一个人解释东西,他说讨论可以留到课后进行,现在让老师讲课,以便知识的逻辑性很完整性,总被我打断,这样课堂显得很不连贯。我只能客气致歉。

接下来的课,我就不再发问了。

讲到最后一节,老师说,这部分内容,她期望能连贯地讲下去,不希望被大家打断。我看着她会心一笑,闭嘴一直到她讲完。

讲完课后,进入讨论,老师问,同学问有什么问题现在可以提问,大家哄堂大笑,老师提示我,“这位同学,你有什么问题吗?”我说没有。

我现在想说,让你的“连贯性”见鬼去。

一个研究生,竟然会说别人的提问影响了知识进入他脑子里面的逻辑性与完整性。要完整,看书去,别来上课,要不被打断,听磁带去。完整性?你以为高中呀?

我本科开始就被教育“质疑”了,你一个研究生,面对我质疑老师讲述的类容,没有任何一点感想,不参与讨论就算了,还鬼扯什么连贯性,见你鬼去,这是中大,滚回你那个对知识唯命是从的鬼地方去。

还有老师,也鬼扯什么连贯性,你上课的目的是什么?讲完上头给你安排的教学内容?念完你的PPT?你不是来炫耀自己对这个知识的理解有多深刻的,而是向学生解释这个知识,以你自己的方式,而不是教材的方式,你的任务是引导学生思考,协助学生理解知识。我们理工院,连我最看不惯的老师,都至少能表现出很欢迎学生随时提问的样子。

悲剧的课堂,让你的连贯性见鬼去。

2012-5-12-Sat-17:35

消极的善意

2012-5-11-Fri-8:55-11:30

王雨吟:压力与应对

王老师讲到压力管理的几个方法,包括:强健体魄,简化事务,及时修整,建立习惯,社会支持,学会放松。

关于社会支持,解决了一个困扰我很久的问题。

她说,当你做了某某事,别人给你的反馈若是消极的,比如对方反馈“你怎么会这样做呢?你这样做不对……你做错了……真是奇怪……”等等,这种社会关系,可说是负面的,会让你沮丧,给你造成压力。

回想起来,我似乎没少给人造成这种由消极社会关系引起的压力,也相应地承受了不少这方面的压力。早在一个多月之前,我就开始有意识地“善意”地对待他人了,不是出于减少他人的压力,而是出于善待他人是对的。我告诉自己,待人友善是对的,刻薄是不好的。居于Do the right thing,我克制自己的坏脾气,友善待人。更确切地说,那是在做一件对的事。

只是,消极社会关系给我的压力,没见少。而我出于“善待他人是对的”,我做这件对的事,不能因为对方的消极反馈而改变。我晕,也就是说,即使对方消极反馈,只要他不直接伤害我,我就会做一件对的事:善待他。这样子,总是搞得我很郁闷。

后来我学会的一点就是:不介意。以往的郁闷,稍许缓解了些。

现在,我知道了,我郁闷的原因可能不仅仅是我的在意,而是从心理学上,无论我在不在意,这种消极反馈都会给我造成压力,所以才会郁闷的。

对于这种消极社会关系,我就该采取“消极的善意”,也就是尽量与之保持距离,免得给自己造成压力。之所以还是“善意”的,那是因为这是对的事。我不能因为别人的不善意甚至刻薄就以牙还牙,没必要跟这种人一般见识,打个不恰当的比喻,疯狗朝我狂吠,我没必要对他反吠的。

我坚信罗素说的“Love is wise, hatred is foolish.”在坚守此原则的前提下,为了缓解消极社会关系会造成的压力,我对部分人保持距离,采取一种消极的善意的态度,一种缺乏热情的友善。

2012-5-12-Sat-20:00

5分钟起步法

2012-5-11-Fri-8:55-11:30

王雨吟:压力与应对

王老师讲到了一个5分钟起步法应对拖延症。

她说有一个学生对她讲,“老师,我交不上作业,因为我有拖延症。”她还讲了她在北大的一个同学,在北大普遍直博生5年无法正常毕业,延期被看成理所当然的事的大环境下,她一个好友,竟然4年半提前毕业了。

她的朋友跟大部分人一样,有个随身携带的记事本,日程安排用的,上面列着今天要做的各种事情。不同之处在于,她朋友的记事本很乱,经常看到一件要做到事被划掉,改成另一件事,里面一团糟,她也不知道这朋友究竟在干吗,很难想象怎么会有那么“善变”的人。就是这样一个人,提前毕业了。

因为她朋友不会等到万事俱备才开始做事,而是一开始就动作起来。想到什么,不考虑那么多,先写下来再说,后续有新的想法,有更深入的思考,再改就可以了。

现在普遍存在的“拖延症”有部分原因就是源自大家期待万事俱备才开始。比如她的学生,总在看文献,也不见动笔。她就说,论文哪里看得完呀,有点小想法,先写下来,再改,不要等到自己想得很周到了,万无一失了才动笔,那样只会越想越乱,越想问题越多,越不敢动笔。

她说有一个“5分钟起步法”挺好用的。万事开头难,你做什么事,当发现自己很不想做的时候,告诉自己,先做5分钟。5分钟之后,你就会发现自己其实是可以做下去的,问题也不没想象的那么难的。

我正在使用这种“5分钟起步法”做这个积极心理学的课程论文。我猜,课程结束后会要交一个报告,先点点滴滴把现有的想法记下来再说。到时候,改改,交上去就可以结业了。

2012-5-12-Sat-20:30

顺其自然,为所当为

2012-5-15-Tue-14:25-17:05,王雨吟,积极心理学:走出抑郁。

讲抑郁症,讲自杀,讲用ABC理论提前做好防范。A-Affect,情感;B-Behavior,行为;C-Cognition,认知。讲到了不要压制各类情感,最好还是疏导;行为方面,建立起习惯是个不错的选择;认知方面,最好不要倾向于总把事情概括抽象,比如别考个低分就觉得前途一片黑暗。

王老师解释,人类的各种情感、情绪,包括愤怒,沮丧等,被传统认为不好的情绪,现在要改变视角,情感没有好坏之分,只有正负之分,各种情感都有它的意义。而且,正负情感都是由大脑同一个区域处理,若是刻意压制负面情感,比如,装得好像自己极其有修养脾气很好从不生气,或表现得生活态度相当积极从不郁闷压抑,这种克制同时也限制了正面情感比如开心等。

那种认为“别人可以怎样怎样,但是我绝对不允许自己如何如何”的想法也被王老师认为不合适,她说最好还是接受自己是个人的事实,接纳自己的各种感受。

我基本同意她的说法,我只是觉得,我的情绪是我私人的事,不能让它影响力我与他人的交往。我可以很生气,但是我不能迁怒,迁怒是极其没有素养的行径。

情绪也不能影响我已有的关于各种问题的观点。建立一种关于常态的观念会比较有益。比如,我生病了,心情很不好,看什么都不顺眼,什么也不想做,可是我知道,这不是常态,这种由于各种原因导致情绪低落的非常态,熬过去就好了。虽然我伤心的时候不太想过往的开心事也不展望未来的光明,但是我很清楚,这种非常态,熬过去就好了。各种空虚,无所事事的感觉,也偶有出现,但只把他们当成非常态,熬过去就好了。我毫无理由就认定了,我的常态应该是积极进取,有所作为的。

而且,情绪也不能影响我做事的进度。我十分清楚,行动可以改变世界,也唯有行动可以改变世界,无论你想改变的世界究竟有多大。情绪低落总不能成为不做事的借口吧。李敖开过玩笑,他的写作是专业,不需要有感觉才写,一坐下来,就可以写,就如妓女接客,是不需要说有性欲才能做的。这就是专业了,不带情绪的专注。我们每天都要面对各种问题,大的小的,远的近的,问题只能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得到解决。情绪低落就什么也不做,等情绪好转?这样总不太好,得做点什么,做点能让情绪好转的事,而不是等。实验进展也只能在做实验过程中取得,不可能说我花点时间去调整一下情绪,我很积极地看文献,就有进度了,而恰恰是类似的这种避重就轻逃避问题的行为,导致了越来越严重的心理压力。

2012-5-16-Wed-14:45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