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都是工作狂

为了避免每天工作8 小时,我经常性地一天工作16 小时,为了避免早九晚五,我早五晚九。说的都是工作狂的行径吧。

有个故事,说是两个职员与老板共进午餐,途中阿拉丁灯神给他们三个没人一个愿望,两个职员抢着说,一个“要去巴哈马群岛,开快艇,与世隔绝”,另一个要“去夏威夷,躺在沙滩上,有私人女按摩师,免费续杯的冰镇果汁朗姆酒,还有一生中的最爱”。他们都实现愿望了,轮到老板许愿了,老板说“我要那两个蠢货午饭后马上回来工作!”当然,这个故事的寓意说是“永远让你的老板先开口”。不过,我们倒是可以从中看到工作狂的影子。

真正让我受到冲击的,不是这些不大相关的故事,而是我身边的工作狂。实验室课题组的几个老板,都是工作狂,整天与工作狂共事,我都崩溃了。

19 号答辩完了,21 号论文定稿上交了,昨天看了一天的电影,今天早上9 点才到实验室(以往我都会在8 点之前到),发现,我的老板陈老师,已经在办公室了,今天可是星期天呀。整个实验室,就他一个人,我无语,冲击太大了。

想想昨晚,我9 点就回宿舍了,刚出实验室大门,就碰到显材实验室的佘老师,打着伞,背个书包,穿着拖鞋,去他的实验室。我无语,当我“下班”回宿舍之时,他又开始工作了。更麻烦的是,我借着答辩完了需要放松,况且星期六是我一直的假期,所以“上班”其实我在看电影,哎呀。

再想想,课题组的何老师,邵老师,都是工作狂呀。星期六还会跑实验室上班的。

当然,我怎敢与这些大老板相提并论呢?

我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没日没夜地忙实验的事,看文献,设计实验,好是煎熬。当时,我的寄托就是睡觉,开玩笑说,睡眠是我的精神支柱,你不让我午睡,那不是把我的人生根基打没了吗?但是呢,现在,我不午睡了。

我一直把星期五晚上加星期六一整天当成我的铁定假期,这段时间,我爱干嘛干嘛,可以丝毫不理会实验的事,并且也做到了坦然面对这一整段时间的流逝而毫无愧色。但是,我要改。

“我本来人就笨,再不勤奋,就等着被淘汰吧。”这是我认识的一个极其优秀的女子说的。她白天上班,晚上回宿舍不上网不看电影,我就问她都干些什么,她说看书,我惊叹“那么勤奋”,她给了上述回答。

哎呀,我对自己宠得有点离谱。对一些可有可无的事情,花费了太多的时间,还自我安慰地说,不可以整天绷着同一根弦。我大二培养出来的,任何时候都可以坐下来静心看书的习惯,就这样子慢慢变得不再习惯了,一到星期六,就无所用心,不好。

2010/5/23, Su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