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子力学的最后一课

量子力学的最后一次课,梁老师看到原本空空的课堂一下子多了那么多新面孔,就笑着说:“这些新同学是来听我划考试范围的吧,不过已经太迟了。”大家以为他会说“平时上课的内容就是考试的内容,没有特别的重点要划”,结构梁老师冒出惊人之语:“你们已经错过最精彩的部分了。该讲的平时都讲了,这次的总结课只是平时的潦草回顾,没什么好听的,你们可以随时离开。”

从“最精彩的部分已经错过了”这句话可以看出梁老师的学习观点,他也跟我说过,做理论物理就是为了好玩,不然为了什么呢?他说,如果一个人做事情,既没有钱,自己有不喜欢,那不是很难过。就是启功前辈的那句话“你不乐?多冤呀!”关于梁老师,还有一个很有趣的故事。在上电磁场哈密顿量的写法那节课时,老师说到,“学分析力学时你们不知道为什么牛顿经典物理方法那么好用还要搞出一套如此复杂的分析力学来,现在明白了吧?看看,在量子力学这里用上了……”,他也跟我讲过,其他学院的学生问他学物理有什么用,那就说可以趁机用一下高数,不然发那么大力气学的微积分就没有用处了……关于梁老师,还有许多有趣的故事,有两件小事让我受益极大。

最后量子力学的答疑课,我问老师说,解对称势阱有些复杂,我可不可以用势阱平移的方法来解?他说,你问的这个问题没有意义,你只要把你用到的结论交代清楚,把你的解法说清楚就可以了,不必考虑这些没有意义的东西。

说得夸张点,那一刻我突然明白了什么是大学要培养的思维。当一个人看到一个问题,在寻求解决方案的时候,不再是第一反就从记忆中搜寻答案,看自己记不记得有相似的问题,相关的解决方法,而是具体分析问题、考虑具体解决方案。思维就是考虑问题,而不是从记忆中搜寻答案。也是梁老师的话,给了我足够的自信去按自己的思路考虑问题,按自己的理解去表述答案,而不必拘泥于别人是如何如何的答案。

还有一件,量子力学考试时候,有同学问,“这道题要不要写出具体的原因,要不要……”,梁老师说:“这个问题你自己考虑。”然后对着全班同学说:“你们要自己考虑如何答题,不要问我如何写答案,你们要自己判断怎样的答案是最佳的。”

考完试之后,我想了一下,其实我经常问这样的问题,明明题目写得清清楚楚,就是因为自己没见过类似的要求而不敢确定是否该那样答题,于是就问别人或老师“是否该这样这样”。反思一下,原来我还不具备读题能力呀,只记得是小学时候不识字,考试时老师才读题目的,后来就一直是学生自己看题目写答案的了。没想到,到了大学了,竟然返璞归真了,要老师读题。

想想这最后一课,也是我在珠海的最后一课,既是我大学两年的结束,也会是我之后的学习的开始。

2008/7/23, W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