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哲之大用

学量子力学,梁老师说,这是一门你只有在理工院才能学到的东西,所以要认真学。从这个逻辑讲,我们所学的是“有中国特色的马克思主义”,是一门只有在这个时代的大学才能学到的东西,你能不认真学吗?

不单是马哲,现在我们学得任何东西,除了实验,都是些从课本到习题的东西,考试是他们唯一的功用。我的辅导员就教育我们,只有到了社会,接触到了真正的工作,你才知道所学有没有用,与其到时候后悔没学到本事,不如现在好好学,她这番话是针对理论力学说的,我想对马哲一样有效吧。

我们的马哲课本很烦人吧,如果这么烦人的东西你都能够硬着头皮读下去,你的意志力一定得到了极其高级的训练。这么麻烦的课程你都能做,还有什么干不成功的呢。这是我借鉴了《士兵突击》中史今劝许三多他爸不要让许三多当兵的话:“如果他当了这个兵,他就得玩命,如果他连这个命都能玩,他干啥玩意儿干不成呀?”,也是借鉴了我学《模拟电子技术》的体会,现在我遇到麻烦的课程,就对自己说,连模电都能想明白,还有什么学不明白的呢?于是又自信起来了。学马哲的这份经历是不可多得的呀,要好好把握!

不是说马克思是千古第一人吗?老师说,虽然我们可能成不了伟人,但是伟人的那些品质还是值得借鉴的。我想到了上唐诗鉴赏的张老师的话,他说,那些最智慧的人们是不会单一地信仰任何一门宗教的,也不迷信任和一门学问,他们精通任何一门学问,并且站在了极高的位置上俯视人类文明。学马哲也是呀,不是为了让你对马克思顶礼膜拜,而是提高你的品味,给你一个俯瞰古往今来哲学的一个高度,让你“一览众山小”,让你“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我想到了陈寅恪先生,一个提出“思想不自由,毋宁死耳”“惟此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历千万祀,与天壤而同在,共三光而永光”的大师。1954 年,中国科学院历史研究所请陈寅恪北上担任中古所所长,郭沫若院长和李四光副院长亲笔写信并委托陈寅恪的心爱弟子转达,他提出要毛泽东和周恩来亲笔写纸条,“允许中古史研究所不宗奉马克思主义,并不学习政治”、“不止我一人要如此,我要全所的人都如此”的条件。这就是以后学界流传的“陈寅恪公然提出不学马列”的来源。所以在学马哲的同时,你也知道一下自己与伟人马克思及陈寅恪先生的差距。

所以,我认为学马哲是有用的。还是引用我量子力学梁老师的话,他说,量子力学,有用没用,就看你以后从事什么事业,如果不搞研究,那么量子力学没有很实际的用处,但是你学好了它,一生都有用,它会影响你思考做事的方式,这就是素质教育,如果学不好,连素质教育你都够不上,那学它简直就是浪费生命。梁老师说,教育分三个层次:专业教育、素质教育和够不上的教育的浪费时间。我想马哲也一样,如果你改天不从事马哲研究,那么把它当成是素质教育好了,认真学,它会影响你一生,不然你就是在浪费青春。如果梁老师是对的,那么你要素质教育还是浪费青春呢?

2008/3/31, Thu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