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的理由

如果阅读需要理由,陈寅恪先生给出的理由最符合我心意“士之读书治学,盖将以脱心志于俗谛之桎梏,真理因得以发扬。”

若不念书,那我仅能凭借自己的经历见识做思考,这视为现实。通过阅读,我能借鉴不同作者的见识,等同于我翻倍了自己的经历,有了更多的思考角度,可以使我跳出当局者的困境,更为立体地思考一个问题,视为超凡脱俗。权当我的大脑是一个跑马地,让不同作者的思想在我的大脑里赛马,胜出者或我借此马培育出的更具竞争力的马匹,视为我认识的边界,是当下的我所谓的真理。

虽然我不著书立说,却可以身体力行,至此先辈的思想已经对我这个后辈产生了影响。与我交往的人,势必要从我身上看到某些独特的品行,产生见贤思齐见不贤内自省的效果,进而影响到他本人的行为举止。从而,先辈的思想借由我的身体力行而影响到了即便不阅读的后生,这该算是真理得以发扬。

2014/11/16, Su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