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考验自己

人各有价,这是经济学的可替换原理。别说有些原则性问题自己绝不妥协,那也许只是对方出价太低。这里的价,并不单指金钱。张五常说他的灵魂都可以出卖,只是要价很高。

有人说生命无价,不换。但过马路其实就是冒了生命危险,尤其是闯红灯的时候。只因为觉得出交通事故的概率低,所以人宁愿冒生命危险,也不愿意等红灯。若是小孩跑到公路上,越是车流穿梭,父母越是愿意冒生命危险去抱回小孩,这是在用自己的生命换小孩的安全。加班工作,也是冒着“生命危险”,换取不被辞退、升职加薪的机会。

有人说,绝不做违法的事。经济学家加里·贝克尔(Gary Becker)却认为,犯罪也是一种理性选择。有一次他赶着参加学生的论文答辩,找不到停车位,于是他就违章停车。他觉得,违章停车顶多是罚钱,但学生的论文答辩,在他看来是天大的事。事实是,犯罪率会根据执法情况,惩罚力度不同而变化,犯罪也是权衡得失之后的理性选择。

马基雅维利量表

世界上的人大概可分为三类:君子、小人、伪君子。君子和小人都表里如一,前者只做“好事”,后者只做“坏事”。伪君子,心口不一,看利益大小决定做好事还是坏事。这些人平时爱做些好事,潜伏着,往往是最后时刻,做一件大坏事,让事情无法挽回,让人防不胜防。这个社会很少纯良君子,也极少真小人,倒是很多不同程度的伪君子。若是我们愿意承认自己就是伪君子,那简直就是君子了(心口如一)。

很难真的区分这三类人,但有个马基雅维利量表,可以大概测出,一个人更倾向于哪一边,总共20个问题:

  1. 至善是可能的。
  2. 诚实永远是最好的策略。
  3. 绝大多数人都是勇敢的。
  4. 绝大多数成功者都过着干净、有道德的生活。
  5. 如果想让别人为你做事,最好告诉他真实原因,而不是那些最能影响他的原因。
  6. 身患疾病无法治愈的人应该有权选择无痛苦地死亡。
  7. 讨好大人物是明智的。
  8. 总的来说,除非被迫,否则人们不会努力工作。
  9. 除非说了有用,否则永远不要告诉任何人你做一件事的真实原因。
  10. 只做有道义的事。
  11. 如果不在这里或那里搞点小动作,想成功很难。
  12. 所有人都有残暴的一面,遇到机会这一面就冒出来。
  13. 罪犯跟其他人的最大区别就是他太笨被抓到了。
  14. 撒谎没有任何借口。
  15. 绝大多数人忘记去世父母容易,忘记亏钱难。
  16. 绝对信任别人是自找麻烦。
  17. 绝大多数人基本上是良善好人。
  18. 对付别人最好的办法就是说他们想听的话。
  19. 每分钟都有新的傻子降生。
  20. 谦卑诚实比自大撒谎要好。

这些问题是社会心理学家从马基雅维利名著《君主论》里摘出20句话(中文翻译来自王烁《30天认知训练营2019》)。每个问题按认同与否,分为五档:不同意(1分)、有点不同意、中立、有点同意、同意(5分),统计总分,算出马基雅维利指数。一个人对这些话的认可程度越高,分数越高,他就越倾向于马基雅维利主义。马基雅维利认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才是美德。但正常社会无法公然接受这种价值观,个人最好别跟社会对着干,最好把自己的真实想法藏起来,一方面表现成一个君子,另一方面按《君主论》进阶。(这里须区分社会规范、个人原则、应然、实然等概念。)

可以在网上直接测试,算出自己的马基雅维利指数:

中文:https://www.wjx.cn/jq/4074085.aspx

英文:https://openpsychometrics.org/tests/MACH-IV/

我的测试分数是71分,偏马基雅维利多一点:

别考验自己

为了防止自己暴露出伪君子那一面,最好不要考验自己。别让自己落入有重大利诱的局面,警惕自己,也许他并不像想象中那么有原则。比如要你出卖商业机密,一百万不干,那一千万呢?十亿呢?钱不行,那色诱呢?不同的人,对自己的Integrity要求不一样,道德说教没用。最好尽快让自己增值,提高自己的“售价”,省得一点蝇头小利就把自己的Integrity给卖了。尤其是当自己一文不钱、不得志的时候,小心别被所谓的伯乐“笼络”。

君子不处于危墙之下。不要信自己的自律,怕失身,最好就不去夜店,而不是一厢情愿觉得自己能做柳下惠。不让自己掉入一个堕落的环境,身边是积极上进的榜样,我们自然能养成上进的习惯。危邦不入,乱邦不居。身处一个非正义的环境,很容易就会被同化,如入鲍鱼之肆, 久而不闻其臭,近朱则赤近墨者黑。

对于别人,无论他是君子还是伪君子,尽量避免把重大利诱一次性暴露。给别人做君子的机会,而不是用利诱考验别人,证明他人就是伪君子。对伪君子的行径,不用瞧不上,也无需理解,那是人性。

附上Dalio在Principles中写的一段关于政客的话:

Nonetheless, I came to respect most of the policymakers I worked with and to feel sorry for them because of the terrible positions they were in. Most are highly principled people who are forced to operate in unprincipled environments. The job of a policymaker is challenging under the best of circumstances, and it’s almost impossible during a crisis. The politics are horrendous and distortions and outright misinformation from the media make things worse. A number of the policymakers I met—including Draghi, de Guindos, Schäuble, Bernanke, Geithner, Summers, and many others—were real heroes, meaning that they put others and the mission they committed to above themselves. Unfortunately, most policymakers enter their careers as idealists and leave disillusioned.

2019/2/16, Sa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