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没有导师

昨天写完《行动的勇气来源于内心深藏的恐惧》,忽然觉得有点鸡汤文的感觉。朋友说这是人生导师订阅号。C说你自己那样想也是挺好的,但说出来就有点肉麻。

以前也有过一段时间,觉得自己看了些书,对某些问题想多了,有点不一样的想法,忍不住要拉别人讨论。后来发现,其实我并不是真想讨论,而是想倾述、刷存在感,或想改变别人的想法。而且我还能给自己找出一套冠冕堂皇的说辞:

跟人讨论,恰恰是因为我不确定自己的想法是否对。若别人的想法更接近事实,讨论之后,我会修正自己的错误想法,“真理”得以传播到我这里;若我的想法更对,那就又多了一个人知道这个想法,“真理”得以从我这传播出去。无论是别人修正我的想法,还是我修正别人的想法,都是真理因得以发扬。至于有多少人会因为讨论而改变固有的想法,我能影响一个人就影响一个人吧。

讨论多了就发现,其实大家都不缺想法。很多时候这些想法并没有对错之分,而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那些抽象的说理,对具体生活并没有多大指导价值。比如说,不是每个人都对“电车难题”感兴趣,碰上它的概率也少之又少。在我看来是“真理因得以发扬”,在别人看来是“添乱”。别人送我一句“你想太多了”,也算是对我客气,给我面子了。

可能别人看我整天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却又一直坚强地活着,还每天总有忙不完的无聊事;头发越来越少,却未曾一天停止过胡思乱想,就从我绝望的神情里看到积极的曙光。觉得这么惨还这么坚强,正能量。所以偶尔把我当知心大妈,要从我这寻求一点安慰。刚开始我还觉得自己毕竟能影响那么几个人,挺好。后来才意识到,其实别人找我问建议或倾诉,大部分时候只是想说说自己的想法,找个人倾听,最多不过是希望我能说出他们想听的话。能把他们鼓励起来、让他们开心的,无非就是转移话题,谈点别的事,或者说说我自己的悲惨遭遇。别人觉得我这么惨还这么乐观,也就心里好受点了。其实我并没有解决他们的问题。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替代我这个知心大妈都角色,只不过是因为我“好为人师”,所以别人会第一个想到找我诉说。

渐渐的,我恨透了自己这种好为人师的品行。每当一次知心大妈,我就臭骂自己一次,越来越沉默封闭,别人看我痛心疾首的样子,也就不太找我倾诉了。

真正让我闭嘴的,是蔡康永谈出柜的那次失声痛哭。听完他的哭诉,我才意识到自己之前“好为人师”的那些做法有多不负责任。有艺人想出柜,通过各种关系找来,问蔡康永建议。他自然希望多一个人跟他一样出柜,而不是每次谈到这个话题时就只能举他一个人做例子。但他知道这条路有多艰辛:

你说我活生生地鼓励着这些要面对家庭巨大压力的人,怂恿他们说,你们就勇敢地出柜吧。可是事后我照顾不了他们,他们万一信了我的话,说,好,我跟爸爸妈妈出柜,我接下来照顾不了他们,他们如果被村子里的人欺负,他们被学校里的老师同学排挤,我的手伸不过去救他们跟保护他们……

我没有蔡康永那样大的影响力和智慧,但也有自己一整套价值理念。关于科研、事业、人生、房子、车子、结婚、生小孩,各种事,都有自已的看法。看了蔡康永这段,我就不太愿意再多说我自己的想法了。不是介意说服不了别人,而是怕说服了别人。万一别人接受了我的某种看法,却没有背后那套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支撑,到时候因为一个临时的选择,遇到后续一大串诡异的问题,该怎么办呢?

即便是对我的亲人,我也不敢给人生建议。因为所有建议背后的支撑是三观,三观不一致,建议就是误人子弟。而灌输三观,在我看来不仅无效,而且不符合我的价值理念。

实验室来新的学生,Prof Zhao有时候会关照说,让我去跟他们谈谈某个课题的研究方向。我猜测她的意思,是让我鼓励学弟学妹用心做那个课题,让我告诉他们那个课题意义多么重大。可是我也只是知道个大概,并不知道那个方向的具体情况。我自己做柔性压力传感器就掉过各种坑,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一点与众不同的研究思路,而且还被各种警告说,这样做下去很难界定清楚自己的contribution。

我把自己不敢误人子弟的想法说了出来,Prof Zhao回应,“当然不是要你负责,每个人要为自己的决定负责,你只是说出你对这个课题的看法。”她自己却忘了,因为她是Professor,所以她说的每一句话,即使错的,我们也会当真,费尽十二分精力去应对。我也怕自己作为师兄的身份和提前的知识积累,构成了超越于真相本身的说服力,最后耽误了学弟学妹。是每个人要对自己的选择负责,但作为Professor、作为师兄,难道不要为自己说的话负责吗?

如今我只敢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特别提防那些抽象的讨论,最怕用大词。一旦听到别人用大词思考,我就赶紧躲开。听到“人生导师”这个词就起鸡皮疙瘩。那些动不动就用大词把我所做的事做一个盖棺定论的人,习惯于给他们遇到的一切人和事都贴上标签,以便于维护他们自己认知世界的秩序,省时省力,节约脑力。那些人生导师,并非希望我找到自己的生活方式,而只是在鼓励我活成他们的样子。

以电影《蒙娜丽莎的微笑 Mona Lisa Smile (2003)》中男主说女主的一段话结束那些好为人师的建议:

《蒙娜丽莎的微笑 Mona Lisa Smile (2003)》电影截图

You didn’t come to Wellesley to help people find their way. I think you came to help people find your way.

你不是来帮别人找到他们自己的生活方式,而是来帮助别人找到你的方式。

2017/2/11, Sa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