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费订阅购买的是督促学习的约束力

有不少讨论认为要尊重知识产权,所以众筹一些付费订阅的内容,并将这些付费内容借着“分享”的名义“共享”出去,是不道德的。这些说法在作者的价值体系里也许是显然成立的,但想把这种“政治正确”的价值观,“强加”给别人,通过价值理念去说服别人,似乎效果并没那么明显。

若是站在众筹群的读者的角度考虑,我觉得以下这个理由会有点启发意义:

付费订阅有助于督促阅读。

我曾经参加过两个众筹,其中一个群共享了得到APP上的全部付费订阅,还有樊登读书会,混沌研习社等内容,平时也不怎么计较它,周末会上网把分享的网盘内容挑些下载下来,打算着抽空看看。加入这个众筹群那个月,实话说,就根本没看那些内容。有一次,有人在群上问群主,说某个节目的内容,怎么跟前一天的一样呢,群主说自己也没听,晚上回去查对一下。其实我猜测,群里的人跟我一样,都不会太花心思认真阅读那么多高质量的共享内容。现在我早就退出那个群,也把下载的那些内容删了,反正我也是不会看的,省得占我硬盘空间,眼不见心不烦。

参加众筹群之前,我自己就够买过得到APP的一个付费订阅。在参加众筹群那个月,我几乎没怎么看众筹群的共享内容,而这个我自己付费订阅的,却一期不落。再忙,也会在排队,饭后,睡前等插空听下内容,并且务必要让自己有所收获。我的心理活动很简单,那可是花钱买来的,不看就亏大了。纸质书吧,实打实的书本占着我的物理空间,很真实。这个付费的电子内容,不从中收集一点输入,那也太不值了。现在我付费订阅了得到APP的7个内容。

这里说的就是沉没成本谬误,你为一个东西付出越多,就越倾向于继续付出。众筹群的共享内容,基本上不怎么花钱,我为它支付的价格很低很低。自己付费订阅的内容,相对来说,还是能感觉到的,就是这个付费的沉没成本,让我继续为这个订阅的内容付出时间。这就有助于督促我用心去学习这个内容,而不仅仅是下载一堆电子内容在硬盘里,根本与自己的大脑知识结构无关。

从我们的出发点看,无论我们选择自己付费订阅,还是参加众筹群共享内容,其实出目的应是说我们要获得高质量的输入,至于是付费,付多少费,因人而异。我现在想问的是,若是让你支付200RMB,购买一种约束力,督促你去认真学习一点东西,你愿意支付吗?

一年200RMB购买一种沉没成本的束缚力,督促你认真(当真)学习一点东西。你越是觉得这200RMB很贵,这个约束力就越强,你也会越当真。

昨晚我统计了一下李笑来财富自由和万维钢精英日课付费订阅数和部分文章的阅读率(阅读次数/订阅数*100),其实阅读率也只有70%左右。也不见得付费订阅了,就真的会打开去阅读下。可能有很多原因,内容不吸引人?太忙没时间?看了没啥改变?

我猜那些能随便支付200RMB的人,不会因为支付了200RMB而获得约束力去阅读这些订阅的内容,他们需要其它理由去阅读这些东西。如果200RMB对你不是那么随意的一件事,那么从庆幸的角度看,能用200RMB购买一股督促自己当真学习的约束力,还是挺划算的。

当然付费订阅还有很多好处,比如内容在你自己的APP里面,可以随时翻阅,方便你反复阅读,比对践行。比如可以培养你的付费阅读习惯,下次遇到更高价格的付费订阅,你可以毫不犹豫地付费,很大概率上有助于你获得高质量的输入。

至于说,尊重知识产权;若是我们不付费,作者没有动力生产出高质量的内容,从长远看不利于我们获得高质量的输入;或者说一个付费200RMB,有4万人订阅了,我们就估算下这个内容可是值8百万的,我们只是付出了0.0025%的价格,赚了老大便宜呢,这些显然很有道理,但都是要跳出众筹群价值体系去说事。付费订阅其实购买的是督促学习的约束力这样一个角度,可能更有启发意义,毕竟,省钱不是目的,学习成长才是目的。支持版权的说法在某个层面上看,可以算锦上添花,不是决定性因素。

2016/8/28, Su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