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作品呢?

昨晚四个小时,一动不动,看罗永浩的《长谈:让我把话说完》,多次被触动。比较起他做锤子科技之前的演讲和语录,整个采访少了很多“愤世嫉俗”“快意恩仇”的言论。老罗已经是一个成熟的企业家了吧。

我不是锤子手机的粉丝。T1发布的时候预订过,直到坚果发布,才实际上开始使用锤子手机。因为T1有货且降价了,才从苹果4s换成T1。T2发布的时候,不算贵,但竟然就是不想更新手上的T1。而当时Kindle Oasis发布的时候,我都没犹豫就把手上的Kindle Voyage给换了。

后来因为T1耗电太快,换回了苹果5SE。用回苹果系统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离不开锤子手机系统了。不习惯苹果的圆角矩形、无法隐藏图标名称、无法滚动截屏、无法截屏裁剪编辑……所以M1一发布,就立刻抢购,把才用了几个月的5SE淘汰掉了。

我现在也不是锤子手机的粉丝,我只是习惯了,喜欢上了锤子手机的操作系统。是它的产品做得好,赢得了用户粘性。表面上我会被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感动,也会谈那些东西,但骨子里我是个十分现实的人。有点理想,但绝对不是理想主义,所以经常被认为不接地气。我从来都不是什么“主义”的粉丝,没有坚实的产品,我是不可能买单的。

从硬件上看,现在M1L电池已经能够撑够一整天的使用了,但摄像头没有苹果好。不过,也不用太急,看看锤子科技的历史:

  • 2012年5月28日成立;
  • 2013年3月27日发布ROM;
  • 2014年5月20日发布T1;
  • 2015年8月25日发布坚果;
  • 2015年12月29日发布T2;
  • 2016年10月18日发布M1。

一切都需要时间,需要耐心。锤子科技,只用了四年,就让M1从软件系统到硬件设计,都已经达到旗舰水平了。特别是锤子系统,在我所用的那些功能里,秒杀苹果。就如罗永浩在M1发布会说的,别人年轻的时候念四年大学,他就去打台球追妹子,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现在他苦心孤诣四年,终于做出来一款功夫颜值肌肉都不错的手机。那些键盘侠呢?他们的作品呢?

锤子手机的宣传语:

  • T1:天生骄傲
  • T2:以傲慢与偏执回敬傲慢与偏见
  • M1:锤子科技的一小步,智能手机进化的一大步

别人看来是依旧吹嘘,贩卖情怀,我看到的却是越来越收敛。记得当初M1发布的时候,他把M1L硬件配置顶到头,并解释说:

自己虽然不是一家卖硬件的公司,但是若单纯讲软件系统,讲情怀,用旧的硬件,难免别人会质疑,所有的一切,无非就是在586流行的时代,在鼓吹486的好。

跟这个世界解释是没有用的,公众没有义务也没有时间去理解一个企业家的想法,他们不关心真相,他们也只能理解自己的逻辑。作为一个成熟的企业家,拿出作品就好了。

当我换了M1L的时候,身边还有人跟我说,其实罗永浩说的那些软件功能,不用M1也能实现。是呀,所以,他的意思是,M1的硬件再也挑不出毛病了?现在锤子科技不再是卖情怀的了,所以开始信他们是卖软件的公司了?罗永浩的作品已经给他赢得了与公众对话的机会。成功是时间问题。

不禁想起我悲惨的科研经历。现在没有发出高影响因子的文章,而过早地卖弄自己的科研价值观,就难免让人觉得是酸葡萄心理,别人也不会把我的价值理念当真。在别人看来,我所做的一切,无非就是要掩盖我发不了高影响因子文章的无能而已。按照罗永浩的思路,遇到这种质疑,千万不要觉得委屈,因为我是见过世面的人。要赢得认可,我就该发篇nature material,不然就少谈那些虚的有的没的,没人会当真的。

作品才能为人赢得尊重与话语权。一个人没听过老罗语录,没看过他的演讲,甚至没读过多少书,只是看了几篇媒体报道,自然就觉得罗永浩就是一个相声演员,大家都很忙,当个笑话看就好了。在我却是不一样的理解,因为我听过他全部演讲,而且是反复听,看过他的书,看过他推荐的书。

无论是工作还是搞科研,都是一样的道理,要用作品说话。不是要放弃我们坚信的价值理念,而是先要做到有话语权的程度再谈科研价值。要么不在乎这个世界怎么看,要么要用作品赢得别人的认可。

要赢得注意力,要拥有话语权,首先要做到公众能理解的第一流水平,然后就可以跟他们谈理念了。就如《血战钢锯岭》的道斯,凭一己之力,救了75个战友,做成了别人能理解且向往,又做不到的事,这之后,别人才愿意听听他的那套信念。

当然,若是不当真,也就无所谓了。想怎么喷就怎么喷,反正喷不喷都改变不了任何事,当个键盘侠就好了。若是想当着,还是拿作品说话吧。

2017/4/8, Sa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