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成一件完整的事

初中就开始记日记,记了十多年,一直到研究生,觉太琐碎太费时间,停了一年,又断断续续开始写。

刚开始,为了锻炼文字体力,非要写到1500以上不可,写了十多篇又断了。后来改成每天写千字文,写了一个多月,因为要将时间用于学机器智能的东西,又停了。一个月后,觉得还是得写点东西,不写不开心。写东西在我看来,能很大程度缓解压力,一两个小时,就能看到自己做成了一件完整的事。

现在看我日记本的东西,简直太琐碎了,基本上就两类东西。一类是各种有的没的情绪宣泄人生感想啥的。事后看来,完全是小题大做,“想多了”的产物。另一类是自我激励型的励志宣言,或读书感想。鼓励自己努力学习,不可自暴自弃之类的,新年计划,读书看到经典段落的感想等等。写这种东西,太容易,没有主题,没有目的,就是宣泄。现在看来,不全算是浪费时间吧,但基本是碌碌无为,没观点,没见解。唯有把那十多年的日记本摞在一起的时候,不去在乎内容,单纯从厚度上看,才能给我一种成就感。觉得自己虽然一事无成,但毕竟还是做成了一点小事,至少坚持了十多年写日记。写十多年,才能给我这种做成一件事的满足感觉,太低效率了。

要想每写一篇东西都能有一点成就感,唯有把写的东西公开出来。每写一篇东西,就发布出来,接受读者的质疑。因为有读者存在,我就不能恬不知耻地随意宣泄自己的情绪,客观上我就能约束自己至少让这每一篇东西看起来都是完整的一篇文章。

和菜头在《开始写作》中写到,“把文章公开给世人看,这才是写作所能带来的真正压力。写日记锁在抽屉里没有压力,有些人甚至乐此不疲。但是,当文章面对公众的时候,内心的感觉会完全不同。你会面临根本无人点击的压力,然后是有人批评的压力,最后是长期无人问津的压力。基本上,这是一个自我不断收到挫折,遭遇伤害的过程。”我从来都相信“困学成才”,没有见过世面,没受过挫折,就不知道自己的斤两,也锻炼不出自由的灵魂。把写的文章贴出来,无论是否有人阅读或评论,都至少获得了一种真实的反馈,而不是躲在自以为是的角落里顾影自怜。

我的日常工作是搞科研,要想频繁获得成就感太难了。为了弄清楚一个问题,需要历经无数挫折,我都不知道自己是靠什么坚持下去的。写文章则不然,随便什么东西,都能写出来,都敢贴出去。若是有点追求,做到整篇文章逻辑自洽条理清晰就可以了。并不需要像搞科研一般,提出假说,再实验验证,验证的过程中,不断证明自己是个傻逼,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论证了自己做的东西很有用之类的,而细想之下却发现实际情况事是然并卵。最后考量的就是谁的功力深厚点,能从一个很邪门的角度切入,眼光独到地让本来low到爆的东西焕发出高大上的星光。让旁观者听完之后豁然大悟,又或勉为其难地感慨道,“这么说,还挺有用的”。我不敢妄谈科研,我只是痛恨自己水平太次,无法作出真正有价值的东西,也无法频繁地从科研中获得乐趣。最后的效果就跟我写日记一般,各种琐碎,不忍卒读。唯一能聊以自慰的,就是当我不去计较太多的时候,自己做的研究作为一篇论文而存在的时候,我可以安慰自己,毕竟我是做成了一件事的,那就是发表的那篇论文。

相比较而言,写作文就容易点。围绕一个主题,写一千个字,done。inner peace,管它有用没用,至少自己是做成了一件完整的事。即便是针对科研的论文,当我写完abstract时,当我写完整篇文章时,无论它看起来多糟,我都能获得一种满足感。这就是做成一件完整的事才能体会到的inner peace。

若有人跟我一样苦闷,读了这些文字能找到一点点安慰,知道还有我这样一个SB在这苦苦作死,也就心里好受点了。在我看来,这就是我的这些碎碎念对读者来说可能会有的意义。对我自己而言,但求每写完一篇,都能体验到做成一件完整的事才能获得的inner peace,让我在这忙碌又虚无飘渺的科研生活中获得一点生机。

2016/12/29, Thu

和菜头《给幸福的少数》中摘抄一段:

为什么明白了所有的道理却依然过不好一生?因为在你过活的每一天里,弄明白一百个道理都不如动手做好一件事情。完成一件事情本身,蕴含着成就的力量。正是因为在无数小事里累积的微小成就,使得我们获得了对外部世界的控制感。知道我们心有所动,能够采取怎样的行动,会得到怎样的结果。而所有这样的技术操作背后,都需要心灵的自由。

受到束缚的心灵永远不会得到自由,这才是烦恼和痛苦的根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