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向塑造

师兄H博士说,自己工作的很大部分时间是给手下一群没有编程基础的人review代码,不胜其烦。需要花大量时间给零基础的人讲解。我觉得,一个博士的优势应该是有能力重新定义问题,思考问题本身的价值,而要避免被各种琐碎细节缠身。具体做事、解决问题当然很重要,但若是大部分精力都用来对付这些具体的小细节,就没时间与精力去思考一些更长远的问题了。特别是整天给一群零基础的人讲解,即使能锻炼自己用简单语言解释问题的能力,但是这也同样会反向塑造自己的思维,限制了自己对复杂问题进行深入抽象的思考。后来他换工作了。

因为这种反向塑造的存在,我曾经为自己整天要对付一些有的没的破事而痛苦不堪,觉得自己在浪费生命。甚至走火入魔。比如,我就想,我的导师会不会因为整天要对付我这种笨蛋而抓狂。

我导师是一个极其聪明的人,学生找她讨论问题,一般都只有被她教育的份。有一次一个同学被导师教育了一通,回来让我安慰。我却觉得需要被安慰的是导师,而不是事实上受教成长了的那个学生。有幸跟高手过招,被打伤是难免的事,但从效果上看,能快速提升自己水平。被训,被人说“你动脑想想就知道”,是会很受伤,但看开点就好了,也没什么好安慰的。反倒是那个出招的高手,就如跟臭棋篓子下棋一样,很有可能跟笨蛋交往多了,她会被反向塑造,变笨。我就一直很好奇,我的导师整天花那么多时间指导我们这种比她笨的人,她会不会很难过,觉得自己在浪费生命。我自己不够聪明,也没见过世面,理解不了她的想法。就把这个疑惑在”MacTalk读者群“小密圈问了池老师的看法。

我写订阅号关于科研的那些文章,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不想对同样的问题反复解释。刚来实验室的学弟学妹,他们会遇到的问题,我大概都遇到过。把我遇到的困惑和思考写出来,若是有同学遇到同样的问题,我就塞一篇千字文过去,简单省事。

但是写着写着,就发现,自己很容易被读者“反向塑造”,我会不自觉地要去讨好读者。比如一个高中老师给他的学生推荐了我的订阅号,吸引来一些新读者,我就立刻会想,今天要写点什么,符合他们的需求。昨天池老师转发了《让世界比想象的更大》,给我增加了一些新的读者,我今天就又忍不住想,该写点什么,才能使这些因池老师而来的新读者受益。

我曾经因为这种困扰写不下去。那时听了李笑来老师的写作课,他说”写作的目的是沟通而不是表达”。我能听懂,但我不想为“读者”这个抽象的概念写作。由于李太有影响力,我没敢贸然否定这个写作目的,就拿这个问题在《槽边往事》向和菜头提问“如何看待这样一个观点:写作的目的是沟通,最后是为了构建影响力”。他的回复是:

不看待。我能做到,并不意味着人人能做到。目的并非所有人都一致,讨论别人的目的,和自己没什么关系。

这才缓解了我对写作的压力,重新按自己的节奏,我手写我心。我忌讳“杀君马者道旁儿”的事。

后来为了不浪费读者的时间,我都不敢(也不会)写诱人的题目,省得别人点进来失望。那些不管题目,总是会点进来的读者,我就当是朋友好了。既然是朋友之间的闲聊,就不必每次都非要交换个什么信息,谈成个项目之类的。

我一直就有个困惑,该多大程度上迁就读者的需求。在自我与读者之间应该是如何的一个平衡点?文章中的“我”应该控制在多大份额才合适?也许每个人的答案都不一样,不同人不同时候写作的目的是不一样的。我写论文的时候就不敢这么放肆。但“反向塑造”这个情况,我是极力避免的。

2017/3/16, Thu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